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1章 闵柔会感激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警方当然给岳梓童一个说法,无论李南方犯了什么事,白灵儿都没有肆意殴打他的权利,更何况还想掐死人家呢?

    岳总,请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张局强笑了下,接着板起脸对一个手下喝问:韩军,事(情qing)搞清楚了没有?

    这个韩军,就是跟随白灵儿制止李南方痛扁郝老板的两个手下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白灵儿带走李南方后,他负责处留在现场调查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郝老板欺负闵柔这件事,现场有好多目击证人,韩军很快就调查清楚了,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向白队汇报,现在听张局喝问后,哪敢有丝毫的隐瞒,站在客观角度上,把事件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闵柔更是直接当事人,自动补叙了郝老板对她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这个案子很简单,就是喝大了的郝老板,无意中看到李南方还钱给闵柔后,就误以为她是那种职业女(性xing)了,见人家生的(娇jiao)俏可人,借着酒劲就要把人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要说郝太太也很奇葩,明明坐在车上,却不管丈夫当街泡妞,但在李南方出现后,想到她是郝太太了,试图阻拦来着,结果却被李南方拿包抽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现在郝连庆夫妇都已经被送起了医院,小马负责跟进。

    韩军说到这儿后,眼角余光看了下白灵儿,低声说:当时我们恰好看到这位先生正在殴打郝连庆,白队就去制止。这位先生在失去理智下,不小心误伤了白队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打断了他的话:你说李南方误伤了白队?呵呵,既然是误伤,那么我就不明白了,白队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李南方。韩警官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,在你们没有破门而入时,你们都没听到他叫的有多凄惨。

    韩军嘴巴动了下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有局座在,还轮不到他来给与岳梓童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局座看向了白灵儿,问:白灵儿,韩军所说的属实吗?

    不,不属实!

    白灵儿很想吼出这句话,向世界人民撕下李南方卑鄙无耻的面具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说,只能用力咬着嘴唇,眼神凶恶的看向岳梓童怀里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冲她得意的眯了下眼睛,翘起的嘴角上更是带着‘你过来咬我啊’的嚣张,但别人却没看到。

    我要杀了你!

    白灵儿疯了,啥也不管了,尖叫声中伸手从腰间拿出手枪,对准李南方就要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放肆!

    局座被吓坏了,横向斜跨一步挡住了枪口,反手点着自己的鼻子,厉声喝道:来,白灵儿,对这儿打!

    局座那张怒到极点都开始扭曲的脸,就像一阵吹散雾霾的狂风,让白灵儿心头再次恢复了清明,嘴角用力抽抽了几下,颓然放下了手枪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白灵儿,现在我宣布,你已经不再是刑警队副队长了,取消你的配强资格,等候局里的最后处理!

    局座伸手就夺过白灵儿的手枪,把弹夹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灵儿转(身shen),推开韩军,用双手捂着脸,风一般的冲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重重叹了口气,张局转(身shen)看向岳梓童,强笑道:岳总,真的对不起。这样吧,先把李先生送医院检查一下?医药费,以及他所受的物质损失,都有市局来承担。

    所谓的物质损失,当然是指李南方那(身shen)破了的行头了。

    不用,这点钱我我们开皇集团还是能拿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说了句,可能是觉得这态度对局座有些不妥,语气稍稍放缓:张局,多谢你能查明事(情qing)真相,确定我的人并没有犯错。至于那位郝老板——

    张局马上说:岳总你放心,我们警方的宗旨是不冤枉一个好人,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我会亲自抓这个案子的,到时候肯定给岳总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人家局座都把态度放得这么低了,岳梓童背景再大也不能得理不饶人,再次道谢后提出了告辞。

    感觉怎么样?

    岳梓童问在闵柔帮助下才上车的李南方: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?

    不不要紧的,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行了。

    为表示自己真得好好休息几天,李南方还故意剧烈咳嗽了老大会儿。

    闵柔满脸的担心,小声说最好是去医院检查下。

    可不能去医院,在先进的医疗设备检查下,李南方肯定得露馅的,自然得坚决反对去医院了,还搬出他从小就最怕打针的借口——

    既然他极力不去看大夫,岳梓童也没勉强,开车先把闵柔送回她所租住的小区,嘱咐她别胡思乱想,一切有岳总罩着后,这才掉转车头向花园路别墅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,岳梓童都没说话,秀眉微微皱着好像有什么心事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然更不会说话了,现在正回味白灵儿带给他那独特的爽感呢。

    闵柔肯定会很感激你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别墅门前,岳梓童拿遥控开门时,忽然这样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正在想好事的李南方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没有再说话,驱车驶进了院子里,熄火开门跳了下去,也没理睬李南方。

    既然这小子坚持不去医院,那么就证明他并没有大碍,区区皮(肉rou)之苦,没必要把他当伤员看待,能够借给温暖的怀抱靠靠,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。

    打开客厅照明开关,看到自己内里那件大尖领白衬衣上,被李南方给擦得乱七八糟,应该还有眼泪鼻涕后,岳梓童就觉得有些反胃,赶紧走上楼梯去卧室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别墅是二层小别墅,建筑面积不是很大,也就是两百平米左右,不过这已经足够岳梓童居住的了,简洁的欧式装修风格,以白色淡蓝色为主,由此可以看出她的(性xing)(情qing)偏向于冷漠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在大厅里,抬头扫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一个习惯,每到任何一个陌生的环境下,都会观察有几个死角,有几条退路,哪儿又是最容易被敌人突破的地方等等。

    这种良好的习惯,也帮李南方在过去数年中,几次死里求生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好的习惯就得永远坚持下去,比方进人屋子之前不敲门

    怎么样,这居住环境还满意吧?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走到窗前向外打量时,已经换上一(身shen)黑色睡袍的岳梓童,出现在了二楼走廊护栏前,声音虽说依旧那样平淡,但却透着一丝丝的得意。

    显摆自己精心装饰过的房间,是每一个女孩子最喜欢做的事。

    还行吧。

    还行?仅仅是还行?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不满意了,居高临下望着他的双眸中,带有明显的讥讽之色,仿佛在问:土包子,你这辈子恐怕都没住过这么高档的别墅吧?

    据她所知,大姐当年与大姐夫私奔后,深感没脸的岳家震怒,发誓不认这个女儿,两口子就一直住在东北某小山村,始终过着贫穷的(日ri)子。

    很好,外瑞股得。

    只需嘴皮子就能满足女人某些要求的这种事,李南方从来都不吝啬,马上就翘起两手大拇指,赞叹道:沙特王子的王宫,估计也就这档次了吧?

    岳梓童这小别墅,当然没有沙特王子的王宫豪华,拍马坐飞机也追不上的,李南方可是亲自去过——现在沙特王室满世界高额悬赏的某件珍宝,就是被他偷走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当然也很清楚,不过所有女孩子都不会在意男人用太夸张的语言来称赞自己,最多也就是故作不屑的撇撇嘴:想不想,以后总住在这儿?

    想啊,当然想!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点头,也不怕顿断脖子。

    两个办法,你可以彻底拥有这栋别墅。

    岳梓童手里拎着个纸袋,慢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向前走了两步,腆着脸的说: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第一个办法,就是你主动从我(身shen)边消失。

    还是说第二个办法吧。

    第二个办法呢,就是想得美。

    嗯,这个好,毕竟想得美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哼一声,把手里的纸袋扔了下来:你住楼下靠门的那间客房,以后没有我的(允yun)许,不许踏上楼梯一步。要不然,腿子打折。

    你也一样,在没有我的(允yun)许下,不许去我房间。真少了什么东西,你得双倍赔偿。

    李南方针锋相对着,走过去弯腰拣起了纸袋,里面盛着一双鞋子,以及男士休闲服,白衬衣,都是国际名牌。

    切,求我进你那狗窝,我也不会进去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嗤笑一声,转(身shen)刚要回卧室,就听李南方问:你家里,还住着别的男人吗?

    胡说八道,就我自己在这儿住!

    岳梓童回头皱眉,看了眼他手里的纸袋:这(身shen)衣服,是我以前外出执行任务时穿过的,好几万呢,算是便宜你了。

    我这人最(爱ai)占便宜了,嘿嘿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心的笑了下,拿出那双皮鞋比划了几下。

    岳梓童明显是在撒谎,她那双小脚李南方又不是没见过,就算女扮男装外出执行任务,好像也不能穿这么大鞋码的鞋子吧?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不打算拆穿她,毕竟女孩子有时候为了面子撒个小谎,不但不会讨人厌,还会让人感觉很温馨的。

    正如李南方不打算告诉岳梓童,他在屋子里发现了男人刻意擦拭过,但没擦干净的脚印,而且还很新鲜,应该就在今晚他们回家之前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特工,只要常在河边走的,就没有不湿鞋的,所以有人找上门来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当然了,说是很正常那是以前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已经正式住在这个家里,那些男人再来瞎几把哆嗦,肯定会倒霉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