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0章 别打脸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白灵儿算是看出来了,这小子就是个滚刀(肉rou),泥腿,人渣!

    以往肯定做过许多坏事,进过很多次局子,要不然对付警察的经验不会这样丰富。

    可惜啊,你这次遇到的是我白灵儿,饶是你(奸jian)似鬼,也得喝姑(奶nai)(奶nai)的洗脚水!

    白灵儿银牙紧咬的冷笑着,懒得再跟这厮费什么口舌,抓住他的双肩猛地向左后方地上摔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个猪抢食的扑倒在了地上,白灵儿跟着就一脚狠狠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晚白灵儿带着两名手下,是刚从外地调查一宗案宗回来,穿着警裙,半高跟小皮鞋,大力踢出这一脚时,也肯定知道这样会走光的。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她现在满脑子就是想狠虐李南方,至于别的都是次要的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被反铐在背后,其实依着他的本事,很轻松就能挣开铐子,把这小辣椒给制伏。

    但他肯定不会这样做,唯有脑子进水的人,才会在警察面前显摆他有多牛比,那纯属麦糠擦(屁pi)股,自找不利索。

    很明显,在惨声嚎叫这个法宝失效后,李南方还没有((贱jian)jian)到任人宰割的地步,无法反抗但能躲啊,比方在地上乱滚,任由小辣椒出腿有多快也不管用,恰好还能看到她裙下穿的是黑色蕾丝小裤裤。

    啧啧,轮廓很清晰啊,给人一种饥渴难耐的错觉,让李先生在滚到第八圈时,(身shen)体某部位就很可耻的硬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能怪他,李先生还是个思想很崇高的人,闵柔小美女光着(屁pi)(屁pi)‘(诱you)惑’他时,人家不也是思想坚定的把持住了,最多只差点流鼻血,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吗?

    区区一个小女警,休想用她那双雪白的腿子等邪魔道具,打动李先生那颗纯洁无瑕的心!

    接连踢出李南方都没提到后,白灵儿彻底暴走了,一个虎扑就趴了下去,(娇jiao)声喝道:你滚,你再给我滚!

    李南方没法滚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没办法,论谁(身shen)上跨骑了个美女后,也没法滚了,看来唯有退而求其次,被她不痛不痒的搞几下了,惨声叫道:别打脸,我还得指望它来泡妞呢!

    好,那我就不打你的脸,我打你这儿可以了吧,可以了吧!?

    白灵儿被李南方这句话给彻底气疯了,左手采着他衬衣领子,右拳狂风骤雨般落在他(胸xiong)口,肚子上。

    打肚子最好了,只要用力得当,是看不出伤痕来的。

    要想打李南方的肚子,跨骑在他(身shen)上的白灵儿就得向后坐,坐在了他双腿之间,为增强拳头的力道,当然得指望腰间的力气了,小蛮腰急速左右摇摆着,好像通电了那样。

    被气疯了的白警官,并没有注意到惨叫连连的李南方某处,正顶在她最敏感的部位,虽说双方都穿着衣服,不可能像主动送货上门的岳梓童那样,借助水的润滑(性xing)滋溜一下——但夏天里的衣服能有多厚啊?

    她又穿着警裙,俩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一条裤子两条小裤裤的隔阂罢了,完全可以被卑鄙无耻的李南方给无视掉。

    有道是做任何事的最高境界,都在于形式上而不是实质(性xing)的,眼前就这么个(情qing)况,白灵儿疯狂扭动腰肢时给李南方造成的刺激感,那绝对是笔墨难以形容的。

    啊,啊,啊——

    白灵儿扭的越急,李南方叫的越欢。

    就连他都觉得自己可能太((贱jian)jian)了些,竟然能从白警官的狂风暴雨中,真切体会到不一样的风(情qing),唯有用无比肆意的惨叫,才能抒发真实愉悦的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爽!

    太特么的爽了,快点,再快点,马上就要来到了!

    这种相当刺激的快乐,让李南方的叫声都变声了,外面的人听到后,都以为他在被白灵儿拿小刀子凌迟。

    这个白灵儿是怎么搞得,简直是胡闹台!

    急匆匆赶来市局的张洪刚局长,听到审讯室内传出的惨叫声后,又急又怒,喝令两个手下:把门打开,快!

    跟在张局后面的岳梓童,也是俏脸发黑,双手抱着膀子眼神(阴yin)冷的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站在她(身shen)边的闵柔,则急得又跺脚,又抹眼泪的。

    无论岳梓童有多么不待见李南方,现在都不能袖手旁观,在来时的路上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张局那儿,简单说了下(情qing)况,麻烦他来市局一趟,亲自处理下李南方袭警一案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岳梓童的来头,(身shen)为青山市局老大的张局,要是也不知道她是岳家的千金大小姐,那么他干脆直接交辞职报告退休好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掐着点来的,琢磨着李南方被收拾一顿后,才恰好与飞车赶来的张局,在市局门口相遇,一起来到了审讯室这边。

    是,岳梓童承认她现在越来越讨厌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但讨厌归讨厌,在亲耳听到李南方被人给整的杀猪般惨叫后,还是愤怒的不行,这就好比大人揍自己不听话的孩子,咋收拾也行,可外人你给我动一指头试试,我保证去你家放火。

    砰,砰砰!

    张局脸色铁青的大发雷霆下,那些手下敢不从命?

    自然是大力踢门,高声吆喝:白队,张局来了,快点开门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李南方的惨叫声,忽然猛地高亢了下,随即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卧槽,不会是出人命了吧?

    大力踢门的俩警察,相互对望了下,随即玩命的拿肩膀狠撞,咣咣的犹如打雷。

    李南方最后一声惨叫过后,白灵儿高举起的拳头,也僵在了半空中,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,慢慢低头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白警官虽说还是黄花闺女,可这不代表着她不懂男女之间那些破事,在感觉的下面忽然一(热re),李南方惨叫一声后好像泄气了的气球样子后,如果再猜不到刚才经历了什么,那么她就不是女人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在我收拾他时,趁机亵渎了我?

    望着李南方那张大爽过后就想来颗事后烟的臭脸,白灵儿咕咚一声,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后,嘶声尖叫着张开双手掐向他的脖子:流氓,我要杀了你!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在两个警察玩了命似的猛撞下,审讯室铁门的铁门插,终于被撞的开焊了,铁门呼地一下重重撞在了墙壁上,收不住脚步的那俩哥们,齐刷刷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白灵儿,你敢!?

    张局在门外就看到白灵儿脸色很吓人,正双手掐住李南方的脖子拼命摇晃,而双手被反铐在背后的苦命孩子,只能张大嘴巴伸出舌头翻起白眼,一副随时都会去见马克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到白队真要杀人后,扑倒在地上的那俩警察,哪敢再怠慢,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,连滚带爬的扑上去,抱腰的抱腰,掰手的掰手。

    白灵儿力气再大,也扛不住两个大男人,只能怒骂着滚开,踢踏着双脚,被架到了一旁后,马上就一个右钩拳,狠狠打在了一哥们下巴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白灵儿一拳打开同事后,刚转(身shen),冲进来的张局抬手就给了她一大嘴巴。

    当头棒喝下,总能让人迅速恢复冷静的,白灵儿这才看到张局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平时那么关心她,把她当侄女后背来大力培养的张局,这会儿脸色铁青的吓人,指着她鼻子的手都在发抖:白白灵儿,你你太让我失望了!

    张局,我,我——他,他

    白灵儿很想告诉张局,说她并没有把李南方太怎么着,反倒是这个混蛋,借着她发怒时,趁机对她做了那么没脸说的恶心事。

    既然是没脸说,白灵儿怎么能说出口?

    总不能掀起裙子来给大家伙看看,她那儿都湿了吧?

    还是告诉大家,那个混蛋渗透了裤子的污渍,根本不是被吓揍尿了的,而是那个啥啥啥啊?

    不能说,宁死也不能说啊,这就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退一步来推理,就算白灵儿豁出不要脸了说出来,但别人也得相信才行啊?

    没看到李南方现在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吗,一个衬衣袖子都被撕下来半截,扣子都崩没了——再没良心的人,也不会相信人家都这么惨了,在挨揍时还有心(情qing)做那种事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白灵儿说什么,都不会被人相信她才是受害者,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被虐成这样后,岳梓童在愤怒下也有那么点的心疼,在警察把他扶起来打开手铐后,立即走过去问:你没事吧?

    啊,呜呜!

    李南方嗓子里发出一声惨嚎,忽然趴在了岳梓童怀里,双手用力抱着她的小蛮腰,再也顾不上男人的颜面,竟然低低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全(身shen)还瑟瑟发抖,好像寒冬中杨树上的那最后一片树叶那样。

    这孩子,真吓坏了,也是,差点被白队给掐死不是?

    围观的那些警察,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,暗中摇头叹息,觉得白灵儿这次做的也太过分了,事(情qing)还没搞清楚,就这样狂虐人家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想推开李南方,她特别看不起怕事的男人,被一女人揍到这么恐惧的境界,她都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可也看出他真是怕了,再想到刚才他差点被掐死——也就把温暖的怀抱借给他用一次吧,下不为例,再这样没男人气概,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唯有闵柔一双忽闪着的美眸中,透着纯洁的无知,她是真不相信,这还是把重达两百斤的某老板,当稻草人般狠虐的李南方吗?

    那时候的他,脸色狰狞好像恶魔的样子多吓人啊,现在却忽然变成了一只需要人保护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前后反差太大了,闵柔真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没看到李南方狠揍郝老板是的凶残模样,只是冷冷看了眼白灵儿,淡淡地说:张局,我需要警方给我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