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9章 特么的,给我闭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白灵儿再怎么怒不可遏,也不敢当街殴打闵柔的,只能恨恨地扔掉棍子,一把抓住李南方的肩膀,拉着他向车子那边走。

    她准备把这小子带回市局后,再好好收拾他,那边可是她的地盘,审讯室的铁门一关,别人就别想进去了,想把李南方搓成圆的扁的,还不是她说了算?

    至于满脸血昏迷在车头上的郝老板,一下子被李南方抽成猪头的郝太太,有两个手下在,白警官是不会管的。

    闵柔倒是想一起跟去市局,只是人家白灵儿根本不理睬她,把李南方塞进车子后座后,就跳上车子呼啸着跑了。

    问那俩警察,人家在打电话呼叫救护车,也没空跟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郝老板满脸鲜血不知死活的样子,闵柔就双腿发软,想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很无助的要死:李南方是为了救她才做这些的,现在被那个暴怒的白警官给带走,傻子也知道得被虐成狗,可她偏偏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幸好闵秘书是有组织的人——她没办法,不是还有岳大老板吗,那可是李南方的未婚妻,平时没少与官面上打交道,就算救不出李南方,总能说得上话是吧?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一点都不愿意说话,懒洋洋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,右手夹着一支香烟,左手端着个高脚杯,一双秀美的小脚搁在案几上,睡袍滑下露出半截白花花的小腿,整个别墅内都弥漫着一股子慵懒的没劲。

    电视里演了些什么,岳梓童压根不知道,她脑子里始终在反复回放着今天上午看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李南方猜的没错,当他不敲门走进秘书办公室,把正在换衣服的闵柔吓得尖叫时,岳梓童就听到了,立即站起来冲到门前,开门——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对面秘书办公室内,闵柔光着(身shen)子上下其手的乱捂,李南方则傻楞在门口,直勾勾的瞅着人家不动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智商相当高,很快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了,确定李南方不是在故意耍流氓,都是他那个不敲门就进屋的臭习惯惹得祸。

    想清楚咋回事后,岳梓童没敢出去,马上就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如果出去了,厉声呵斥李南方赶紧滚蛋,闵柔会羞死的,倒不如装作谁也没看到好处理。

    当时无论是羞愤异常的闵柔,还是呆若木鸡的李南方,都没注意到岳总曾经开门向外看过,小李最多以为她会从猫眼里向外看。

    岳梓童敢对漫天的神佛发誓,她一点都不稀罕李南方,尽管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啊?

    现在好多女孩子在结婚前,可都是与几个男人胡搞过,甚至都当做一种时尚了,她才与李南方来了半场呢,压根算不得事!

    从少女时代就开始厌恶某个男人,多年积攒的怨气,早就可以直冲斗牛,糊住她的双眸让她看不到男人的丁点好处了,只想他赶紧滚蛋滚蛋滚滚蛋!

    至于他会滚哪儿去,是死还是活,岳梓童半点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可是岳老爷子的强硬态度,却让岳梓童很是绝望,为了让这人渣主动离开自己,这才承诺帮他去泡闵柔。

    岳梓童明明是这样想的,但为什么在看到李南方对闵柔‘耍流氓’时,心里会忽然有股子酸水,哗的一声就冒出来了呢?

    难道说,她其实还是在乎李南方的?

    切,怎么可能!

    岳梓童对自己这个念头相当鄙视,她能肯定自己心里冒酸水,不是在乎那个小子,而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每天都会在心里骂他无数遍的非正常反应而已。

    厌恶一个人到极致后,就会演变成一种在乎了。

    岳总非常不喜欢这种在乎,用力晃了下脑袋,正要喝口酒时,案几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把早就熄灭了的烟头放在烟灰缸里,岳梓童拿起了手机,声音懒洋洋的:喂,小柔,你——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手机里就传来闵柔带着哭腔的声音:岳总,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!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她这小秘书有千般的好,长相漂亮,温柔善良外柔内刚,工作能力强,就是(爱ai)把芝麻事儿说成天大,比如前几天派王德发他们去收拾李南方那件事,闵柔就以为他们‘光荣殉职’了,立即打电话给她,让她赶紧收拾东西跑路。

    实际上啥事也没有,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孩子,没见过多少世面。

    小柔,又怎么了?

    岳梓童叹了口气:唉,有话慢慢说,天塌不下来的。

    岳总,李南方打人了,还袭警,现在已经被警察抓走了。

    闵柔说到后来,再也压不住所受的委屈与恐惧,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一下子来精神了,腾地坐直了(身shen)子:先别忙着哭,你在说一遍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的,闵柔就把刚发生的事,从头到尾的简单说了一遍,最后哭着说:岳总,我我能看出那个白警官是存心要整死李南方,你赶紧想办法救救他吧,再晚了,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哦,原来这小子又英雄救美了啊,呵呵,他的运气倒是不错,总是能找到逞能的机会——岳梓童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她赶去蓝天酒吧给李南方送钱时,就看到隋月月发现她到场后,脸色大变急匆匆跑掉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接手开皇集团后,曾经明确规定,客服前台小妹工作之余,不许去酒吧歌厅夜总会这种乱七八糟的场合打工,或者鬼混,因为她们代表着集团的形象。

    为此,岳总特意给她们提高了薪水待遇,并警告说谁若是违反规定,就会立马开除。

    所以那晚隋月月一酒瓶子夯倒金少后,才发现岳总忽然到场了,生怕会被认出来开除,这才连忙颜面疾奔而去,让见义勇为的李先生大为不忿。

    隋月月是真不想丢了工作。

    正所谓法力不外乎人(情qing),岳梓童在蓝天酒吧发现隋月月违反规定后,念在她平时工作不错的份上,也就高抬贵手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依着她的智商,当然不难猜出李南方被虎哥等人狠虐,是因为隋月月的原因——假如这小子没有在事后故意给她拉仇恨,岳梓童说不定还会夸奖他几句呢。

    昨晚这厮刚表现过,今晚他又遇到这种好事了,惹得乱子比昨晚还要大,竟然连警察也打了,嘿嘿,还真具备为护花连天也敢通个窟窿的胆儿呢!

    小子,眼光不错啊,开皇集团就数这俩美女最出彩,都被你给抓住机会了。

    扣掉闵柔的电话后,岳梓童嘿嘿冷笑几声,才没有火烧(屁pi)股般的冲出去捞人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最好是被那位白警官把腿子打断,这才合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不能不管,假如她真袖手旁观,岳家老爷子肯定饶不了她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可以把墨迹当沉着啊,半小时以后再出门也不晚,怎么着也得让那小子受点苦头再说,反正警察肯定不会像闵柔所说的那样,敢把他怎么着。

    说半小时就半小时,只多不少,足足四十分钟后,换上衣服的岳梓童才开着她那辆‘粗牢笨壮’的奔驰600,慢悠悠驶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从花园路别墅区这边到市局,估计得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岳梓童决定慢点开,必须得遵守交通法规,宁停三分不抢一秒。

    她驾车离开别墅二十分钟后,有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她家门口东边的街灯下,车门打开,两个(身shen)穿黑色运动衣的男人先后下车,躲在(阴yin)影里四下里看了片刻,相互对视了一眼,穿过绿化带来到了花墙前。

    就像两只狸猫那样,俩人灵巧的翻过花墙,贴着墙根快步来到了别墅东边的窗下,侧耳倾听了片刻,其中一人打开纱窗,微微纵(身shen)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手里都拿着枪,枪管上(套tao)着消声器,开枪时发出的声音,三米之外就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就算三十米,中间还隔着一扇厚厚的铁门,都能听到李南方杀猪般的惨嚎声,让来往警员们都觉得蛋疼,小声询问:谁在搞人呢,这么残忍?

    嗨,除了咱们的霸王花白警官之外,谁还敢有这么大的胆子?

    嗯,我猜也是。哪个倒霉蛋落她手里了,认识不?

    不认识,不过听说那家伙袭警了,还是袭的霸王花,据说冒犯的是她这,这儿,嘿嘿。

    卧槽,那小子这是找死啊——不过,他也算是个有福气的。只要能吃到霸王花的豆腐,就算被打残了也值得啊。

    那你怎么不试试?

    我还有(娇jiao)妻幼子,可不敢。

    这个警员看向审讯室那边的目光里,带着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的羡慕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不抗拒风流,但更不愿意去死。

    别说是死在一棵牡丹花下了,就算死在花的海洋里也不行,所以在看出白灵儿要把往狠里收拾后,不等人家手指头碰到呢,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嚎。

    特么的,给我闭嘴!

    李南方的矫(情qing),让白灵儿更加愤怒,咬着牙的狞笑着,就像个要霸占良家妇女的恶棍那样,一步步把他((逼))到了墙角:小子,收起你的小花样吧,在姑(奶nai)(奶nai)面前玩这个,白搭!叫吧,就算喊破嗓子也没人来管的!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闭嘴,在不能用武力反抗暴力时,扯着嗓子嚎叫,就成了他唯一捍卫自己的武器了。

    闭嘴?

    小辣椒,你跟老子开玩笑呢,真以为我不知道我闭嘴后,你下手就会越狠?

    别别过来!啊,啊!

    退到墙角已经退无可退的李南方,用更大的声音惨嚎起来,凄惨悲凉,让铁石人闻听后都会忍不住的凄然泪下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