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8章 小子,你敢袭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闵柔都快吓哭了,怎么着也没想到,有人会把她当做是应召女郎,在大街上就对她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我不是,你误会了,我不是干那行的!

    闵柔连连摇着手,拼命向后躲,希望那些等车的人能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旁边等车的人不少,其中也不缺乏见义勇为之辈,不过正如中年男人所说的那样,刚才也有人看到她与李南方拉拉扯扯的,还给了她两百块钱。

    夜色下的酒店门口,一个女孩子向男人要钱,除了所要服务费还能有什么事啊?

    刚才闵柔说暂时不需要李南方非得还钱时,人家还以为是她嫌给的钱少不要呢,有正义之辈还撇嘴:真是瞎了这副相貌,怎么就去干那种肮脏的活儿呢?

    所以在看到她被中年男人缠着要带走时,不但没人管,甚至还脸上带着厌恶神色的向后退,生怕会沾染上晦气那样。

    草了,妹子,还嫌钱少啊?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把扯住了闵柔胳膊,使劲向怀里拉,很豪气的叫道:只要能把哥伺候好,钱不是问题,想要多少就给多少!

    滚滚开呀!

    闵柔极力挣扎,只是就她这柔弱的小(身shen)板,怎么能挣的开,被男人连拖带拽的走向旁边一辆黑色路虎。

    救命啊,救命!我不是出来卖的,我不是

    精虫上脑的男人现在是力大无比,拉开车门就把闵柔往车里塞时,她才看到后座上竟然还坐着个中年妇人,立即大叫救命。

    可那中年妇人却冷着一张胖脸,只用恶毒的眼神瞪着她,不管。

    麻了隔壁的,这时候你给我装贞洁烈妇了!

    看到闵柔大哭着死死抓住车门拒绝上车,男人的老爷脾气终于发作了,抬起右手就向她脸上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,吃硬不吃软,不给她厉害尝尝,她是不会变乖的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男人举起的右手被人抓住,再也抽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谁呀,特么的多管闲事!

    男人怒了,回头还没看清是谁这么大胆,敢坏他郝老板的好事,(身shen)子就飞了起来,像被狂风吹起的稻草人那样,呼地一下就砸到了路虎车前面挡风玻璃上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大响,郝老板重达接近两百斤的(身shen)子,一下就把挡风玻璃给砸碎了。

    旁观众人都呆了:卧槽,这谁啊,这么猛!

    李南方——呜,呜呜!

    已经绝望的闵柔忽然看到李南方狂风般的出现,一下子就把郝老板给摔到车上后,狂喜之下接着就是嚎啕大哭,一把就抱住了他胳膊。

    先在旁边等着,看我怎么收拾这孙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闵柔后背,把她拉到(身shen)后再看向郝老板时,脸上已经带上了狞笑。

    别看刚认识闵柔才几天,她还帮着岳梓童耍过李南方,可他却能看出这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,现在竟然有肥胖如猪的男人当街欺负她,还真以为没王法了?

    就算真没王法,李南方就是王法,草!

    麻痹的,你特么的敢打我!?

    到底是皮糙(肉rou)厚,郝老板被李南方狠狠摔了一下后,竟然还能挣扎着爬起来,抬手指着他嘶声吼骂:小比崽子,你这次死定——啊!

    郝老板话还没有说完,伸出来的右手食指就被李南方一把抓住,猛地向上一掰,随着他杀猪般的惨嚎声,那根粗胖的手指头就贴在了他手背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才不管他快疼的昏死过去了,抓住他手腕向下一拉,采住他头发狠狠撞向车盖,咣,咣!

    完全把郝老板的脑袋当锤子用力,每在车盖上狠砸一下,上面都会出现一个大坑,还有鲜血。

    旁观者车彻底傻掉,就连闵柔也吓呆了,张大小嘴巴傻呆呆的望着李南方,浑(身shen)都开始打哆嗦。

    凶残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个字之外,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所有人,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词汇,才能形容李南方的‘恶行’,没看到胖男人在被砸到第三下时,连惨嚎都发不出来了吗?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在酒吧装比,还是在教训那些司机,他都是在闹着玩儿,但现在他是真动了杀意,激活了隐藏在(身shen)躯内的那个恶魔:杀了他,杀了他!

    住手,住手!

    坐在路虎车后座的胖女人最先反应了过来,跳下车后尖声大叫着,抡起手里的小包就砸向李南方:你个小畜生,你敢打我老公?

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,李南方的眼睛开始发红了,格格怪笑着,劈手夺过她砸过来的小包,抡圆了胳膊带起一阵呼呼的风声,狠狠抽在了那张搓了名牌化妆品的胖脸上。

    抽的那叫一个响,郝太太仰面咣当一声摔倒在车门上,出溜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住手!

    又是一声暴喝声从背后传来,有人抓住了李南方肩膀,也是个女人的声音,很清脆,也很好听。

    现在的李南方才不会去管,只感觉背后有人伸手要来拉扯他,抬起右肘向后用力捣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结结实实捣在了(身shen)后女人(身shen)上,好像恰好捣在了(胸xiong)脯上,软绵绵的超有弹(性xing),抗压(性xing)能应该很出色。

    白灵儿做梦也没想到,(身shen)为青山市局刑警队副队长的她,在街头上制止一起打架斗殴案件时,某混子竟然给她(胸xiong)膛上狠狠来了下,捣的她眼前发黑,气都喘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别动手,这是警察,警察!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连警察都揍了后,闵柔真吓坏了,赶紧一把抱住了他,提醒他揍人时能不能睁开眼瞧瞧啊?

    啥,警察?

    在被闵柔抱住后,女孩子迷人的体香,就像炎炎夏(日ri)下的一股清泉,让李南方神智猛地清醒了,瞳孔的血色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无边的倦意袭来,倚在闵柔(身shen)上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刚才被他狠狠在(胸xiong)口捣了一下的就是个警察,还很年轻,正抱着(胸xiong)口往地上蹲呢,疼的她那漂亮的脸蛋都扭曲了,光洁的额头更是有冷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靠,小子,你敢袭警!

    有两个男警察从路边一辆车前扑了过来,其中一个更是直接亮出家伙对准了李南方,厉声喝道:双手抱头,趴在车上不许动!

    靠,老子还真把警察给揍了,这算啥事啊?

    这个小女警也真是的,你在制止老子别动粗时,就不知道大喊一声不许动,你是警察吗,一看就是不专业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在国外,警察如果敢拿枪指着李南方,他就会让警察先生见识下什么叫暴民——这是在盛世华夏,不到万不得已时,再给李先生八个胆子,他也不敢跟英勇的人民警察对抗,唯有双手抱着脑袋,乖乖趴在了车头上。

    恰好可以休息下,让蛰伏在心底的恶魔滚开。

    警察同志,请先听我解释——

    闵柔还试图给警方解释一下,这是误会呢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不听她在说什么,拿出手铐喀嚓一声,戴在了李南方手腕上,又在他(屁pi)股上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搞定李南方后,一个警察才去照看不住咳嗽起来的小女警:白警官,你没事吧你?

    咳,没没事,还死不了!

    白灵儿能感觉出,自己左边那个小白兔,这会儿估计变成小花兔了,关键是刚才她嗓子眼里有些发甜,那是要吐血的征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就只有白灵儿欺负别人,别人哪敢动她一根手指头?

    青山市局那么多牛比到不行的警察,除了几个局座之外,哪一个看到她后不都是腆着脸的主动打招呼,真以为霸王花这外号是白叫的啊?

    好啊,现在终于有人敢碰她了,而且还是在她正常执行公务时袭警——她发誓,无论这个混子是谁,她不把这厮的蛋黄整出来,她就不姓白!

    看到白队眼冒凶光后,俩警察就开始为李南方默哀:小子,你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警察同志,这是误会,误会!

    闵柔还试图解释什么,就被人家不耐烦的随手拨拉到了一边,一把抓住李南方被反铐起来的手腕,猛地向高里一提。

    李南方大叫:哎哟,轻点,轻点,疼,疼!

    疼?

    混蛋,不疼我还不提呢!

    白灵儿咬着牙的冷笑一声,刚要再往高里提,李南方破口大骂了:草了,小心老子告你们野蛮执法,脱掉你这(身shen)虎皮!

    哈!

    白灵儿气极反笑:行啊,小子,袭警在前,威胁警察办案在后,还真是反了你了——我特么的就是野蛮执法了,你去告我啊,你告我啊!

    霸王花狂怒下,从旁边同伴手里抢过警棍,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坏了,白队上这小子的当了,当街殴打嫌疑人,这是要背纪律处分的——那俩男警察相互对望了眼,连忙阻拦。

    他们不拦还不要紧,算是彻底激起了白灵儿的野蛮(性xing)子,抬脚就把他们踹一边去了,大有宁可被开除警察队伍去坐牢,也得把李南方弄死的狠戾。

    干什么你,有你这样执行公务的吗!?

    闵柔急了,一下子扑倒在了李南方后背上,双眸狠狠瞪着白灵儿:有本事,连我也一起打!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被警察狠虐后,闵秘书急得要命,不管不顾的扑在他(身shen)上护着她。

    她哪儿知道,趴在车头上权当白灵儿在拿棍子給他捶背的李南方,感受到女孩子紧贴在他后背上那俩小排球,竟然那样有弹(性xing)后,开始想入非非了:这要是攥在手里来回的捏,得有多**?

    幸好闵秘书没有能洞察别人脑思维的超异能,要不然肯定会与白灵儿一起,把这人渣直接揍到十八层地狱里去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