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7章 以后少招惹他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小胡子给姐夫打完电话后,也没擦嘴角的鲜血,这可是控诉李南方对他施暴的主要证据。

    其他司机也没动,大家伙或站或坐的,都直勾勾盯着桌子上那部电话。

    在大家伙想来,用不了多久电话就会响起,主管后勤的领导就会召唤李南方去他办公室,接下来——自然是让这家伙滚蛋了。

    虽说被他赢走了四五千,可只要能让这家伙滚蛋也行,话说大家都是良民,跟一刑满释放人员混在一起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叮铃铃,电话如约响起,侯在旁边的小胡子一把就抓起来,放在耳边:我是小车班的张威,姐夫——什,什么?

   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

    齐副总在那边训斥了一句,接着语气变缓:张威,忍了吧,以后少招惹他,那是闵秘书的关系。

    闵柔在开皇集团的官方(身shen)份,远远比不上齐副总,可人家是岳总的嫡系心腹啊,都说是宰相门房七品官,为了表弟去得罪岳总的红人,齐副总这种人精唯有傻了才会那样做。

    姐夫都惹不起了,张威更没得罪闵秘书的胆子。

    大家伙听不到齐副总在电话里对张班说了些什么,不过看他满脸沮丧的样子,就猜出这个刑满释放人员,应该很有来头,还不是姐夫能惹得。

    再看向已经呼呼大睡的李某人时,大家伙眼里就带有了些许敬畏之色:有背景的,坐过牢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昨晚做了一晚上的(春chun)梦,李南方是真累了,躺在沙发上觉得比睡酒店还要舒服,等他被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唤醒时,天色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小车班值班室里一个人也没有,唯有空调冷气的嘶嘶声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这些小子,真特么的不仁义,都说是开午饭时喊我一声了,却让老子睡到现在。

    打哈欠流泪的坐起来,瞪着门口发了会呆,李南方才站起(身shen)走到水盆前洗脸。

    冷水一激,精神头上来了,肚子叫的也更欢了。

    哟,李南方,真来小车班上班了,厉害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走出值班室门口,正带着两个人巡逻的王德发走了过来,满脸都是羡慕的神色:这么晚了,才走?

    坚守岗位,以公司为家,才是我辈应遵守的光荣职责。

    喊了句口号,李南方问:今晚值班?

    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李南方有些遗憾的说:唉,真不巧,还想请你去喝一杯呢。

    我可以脱岗的——

    那可不行。老王啊,咱们员工最注重的是什么?就是必须得对得起岳总发给我们的薪水。改天,改天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拍了拍老王肩膀,抬头看了车水马龙的公路,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岳梓童昨天可是跟他说好的,今晚去她家下榻,怎么下班时也不喊他一声呢?

    女人啊,总是说话不算话,这是毛病,得改。

    站在路边,李南方拿出手机拨通了岳梓童的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老大会儿,岳梓童才接听,淡淡地语气一点亲戚感(情qing)都没有:有事?

    你好像说过,今晚我可以去你家里的。

    那你来吧,花园别墅区37号别墅。

    我还没吃晚饭——

    你觉得,我会伺候你?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打断李南方的话,直接扣掉了。

    切,我也不稀罕你伺候我,谁敢保证你不会在饭里下耗子药?

    李南方按了下咕噜叫的肚子,抬手摆住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花园别墅区。

    李南方上车后先说出目的地,又说:哥们,有些饿了,随便找个能吃饭的地方停下,先喂喂肚子再走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门前这条街上,基本都是职业写字楼,几乎没酒店,更别提李南方最(爱ai)的烧烤摊了。

    前行几公里左拐是顺路,有个四星级的酒店,口味不错。

    的哥扭头看着他,看似很随意的问:去那儿吃?

    哥们,你看看我穿的这(身shen)衣服,像是能吃得起四星级酒店的人吗?

    李南方揪住自己的蓝衬衣哆嗦了下,心想:这家伙肯定是专门向那个酒店拉客,从中拿回扣的。

    果然,司机哥们重新打量了李南方几眼,就垂下了眼帘,不过还算有点良心:酒店停车场前,也有烧烤摊的。

    行,就去吃烧烤——哥们,你还没吃晚饭吧?

    李南方一脸关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已经吃过晚饭的出租车司机,好像从他的关心中听出了什么,赶紧摇头说:没有啊,还真饿了。

    唉,干这一行,还真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低头看起来,再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司机哥们感觉好像被玩了,脸一下子沉了下来,脚下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,车子马上呜呜的叫了起来,好像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赛车似的。

    正如司机说的那样,几公里后果然有家四星级酒店,停车场内停满了各种车子,生意看上去很红火。

    人行道上有个烧烤摊,吃货不少,戴着白帽子不像边疆同胞倒像哭丧的老板,正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不一起下车吃点?

    打开车门时,李南方很礼貌的邀请司机,见人家不(爱ai)搭理他后,也没过于(热re)(情qing)了,笑了下走向了一张小桌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,出租车不走时,乘客也得按分钟付款的,只是打折罢了,他可不想让‘居心不正’的司机占他便宜,要了几十个烤串四瓶啤酒,准备速战速决,顺便让别的食客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吃货。

    烤串上来时,李南方已经灌了两瓶啤酒了。

    都说啤酒能当饭吃,在不撒尿的前提下,李南方对此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用几乎是每分钟十根串的速度,李南方很快就结束了战斗,买单后正要走呢,就看到几个青年男女说笑着从酒店内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穿着白色长裙,黑发披肩,在灯光下看上去好像仙子那样。

    咦,那不是闵柔吗?

    李南方认出了女孩子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时,他可是借了人家两百块钱的,现在有钱了就该还账,正所谓好借好还,再借不难不是?

    今晚闵柔来酒店会餐,那是因为高中好友请客,她推辞不掉才来的。

    慧慧,再见,路上开车慢点。

    挥手目送几个同学的车子跑远,闵柔双手抓着小包放在小腹前,走到站牌下翘首向左边张望,这是在等公交车呢。

    嗨,闵秘书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叫自己在公司的职务后,闵柔回头看来,就看到李南方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上午时被这家伙看光了的那件事,闵柔俏脸一红,随即装作没事人那样,笑道:李南方,你怎么在这儿?

    吃了点烧烤。怎么,今晚与好朋友聚餐了?

    嗯,高中的同学请客。

    闵柔点了点头,抬手把垂在肩膀上的秀发向后拢了下,问:我听说,你今天上午在小车班打架了?

    那几个小子欠揍,欺负我是刚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说他打架,是因为赢光了人家的钱,他觉得闵柔应该很反感赌博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着来吗?你现在刚刚出来,最好是别惹事。

    闵柔劝说他的语气,很像大姐姐在劝犯错的小弟弟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享受这种感觉——没姐的孩子,心里苦哇。

    见李南方总是笑,闵柔也不好把话说深了: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,你赶紧回去休息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伸出手:给。

    什么呀?

    闵柔一看,是两百块钱,笑了:还钱呢,你哪儿来的钱?

    跟同事借的。

    干嘛还要借钱还钱呀,我又不着急花,你先拿着吧。

    闵柔摇头,又说:行呀,刚上班一天就有人敢借你钱,这说明你人缘不错嘛。

    那是自然,你不也借给我钱了?

    李南方嘿嘿笑着,来回的又推辞了几番,动作自然的牵起闵柔左手,把两百块钱拍在了她手心里:拿着吧,等我以后混不下去了,再借你的。

    下次再借可真要长利息了。

    见李南方态度这样坚决,闵柔也没再勉强,把钱收起来与他挥手再见。

    她虽说帮小姨欺骗过我,不过是个好女孩,要不追她试试?

    李南方上车后回头看了她一眼,有些心动了。

    哥们,你总共停了不到二十分钟,就按二十分钟算了,要多收你四块钱,到时候你别——

    的哥启动车子后,闷声闷气的提醒他时,李南方拿出一张面额五块的拍在了仪表盘上:欺负哥们没钱呢?多出来的这一块钱,算小费了!

    的哥肯定是第一次收到一块钱的小费,心里无比郁闷,脚下一踩油门刚要提速,李南方却叫道:停车!

    把司机吓了一跳:怎么了,这地方不许停车。

    草,那你走吧,别想要车钱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不管车子还在行驶中,推开车门跳了下去,吓得司机赶紧刹车,吼道:你特么的不要命了?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理他,落地后脚下一个踉跄,顺势前扑向站牌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赏给的哥一块钱小费后随意回头看了眼,恰好看到有个男人凑到等车的闵柔面前,对她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妹子,别特么的装良家妇女了,刚才那哥们给你钱时,我可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,把一叠钞票塞进闵柔怀里,伸手就去搂她的脖子,满嘴喷着酒气:跟哥走,一晚上三千,高于市场价三成,你就知足吧你!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