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5章 我最适合吃软饭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李南方总算知道不敲门就闯进别人房间,是一种多么没品位的坏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打算改——话说如果敲门等获许后再进来,能看到美女换衣服吗?

    能看到美女受惊后把手里的衣服扔地上,小白兔般的在地上跳脚,上下其手不知道捂哪儿的可(爱ai)样子吗?

    这孩子,还真是被吓坏了,一会儿捂(胸xiong)口,一会儿又捂住两条****中间,可捂住下面就捂不住上面那两个小兔子,捂住上面就捂不住下面那——李南方真想借给她一双手,实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看不出她还(挺ting)有料啊,得有36d了吧,与小可(爱ai)的模样严重不符,简直是逆天了哈。

    直勾勾盯着闵柔那一只手捂不过来的部位,李南方咕噔咽了口口水时,女孩子开始哭泣了:出出去啊!

    哦,对不起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如梦初醒,连忙转(身shen)出门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受惊吓过度那样,他倚在走廊墙壁上,俩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,抬手轻拍着自己的心口,一个劲的喃喃吓死了,可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闵柔的惊叫声那样刺耳,对面办公室内的岳梓童不可能听不到,说不定就从猫眼里向外看呢,李先生必须得装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,来证明自己刚才只是不小心犯错,可没有耍流氓的意思。

    幸亏现在是十点左右,是各科室最忙的时候,也没谁来总裁办公室这层楼,要不然闵柔得羞愧的去跳楼,那就是造孽了。

    等了足足半小时后,李南方才抬手在秘书办公室房门上轻轻敲了下。

    自然是没人答应,不过也没听到有哭泣声传来。

    唉,到底不是岳梓童那样的厚脸皮啊,敢主动跑进男人浴缸内献(身shen)——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,再次敲了下门板。

    这次闵柔在里面说话了,带着颤音:谁谁?

    闵秘书,是我,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低声回答:我能不能进去?有事,是真有事,工作上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进进来吧。

    闵柔又沉默好久后,总算(允yun)许他可以进去了。

    女孩子坐在窗前的办公桌前,侧脸看向窗外,就像后脑勺也长了眼睛似的。

    咳,那个啥,闵秘书,刚才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搓着手,有些尴尬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你刚才,什么都没看到,对不对?

    闵柔依旧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看到什么啊?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茫然的样子:闵秘书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女孩子装傻,李南方当然得配合着卖呆了,这法子虽说很有自欺欺人的嫌疑,不过却是当前唯一能化解尴尬的办法。

    闵柔这才回过头来,小脸上还带着我见犹怜的泪痕,一字一顿的说:李南方,以后我要是听到丁点的风言风语,我就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拍着(胸xiong)脯的保证道:我就杀人灭口。一人说,我就杀一人,两人说,我就杀一对!

    如果是你说呢?

    我怎么会说?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奇怪的样子:我又不傻,看到好东西后怎么可能会跟别人分享?

    闵柔苍白的小脸攸地涨红,伸手抓起签字笔就砸了过来,声音里带着哭腔:李南方,你卑鄙!刚才你还说什么都没看到的!

    开个玩笑,嘿嘿,闵秘书,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,别当真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抓住签字笔,满脸欠揍的讪笑,赶紧转移了话题:咳,那个啥,闵秘书,我这次来找你是岳总吩咐的,她说你会给我安排具体工作的。

    虽说闵柔当前的状态不适合谈工作,不过好像也唯有谈工作,才能转移她的尴尬,接过李南方小心翼翼递过来的签字笔,又拿起纸巾擦了擦脸颊后,才说:你去小车班上班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很失望的样子:啊,不是去当副总?

    副总?

    闵柔愣了下:岳总说过安排你当副总的话吗?

    没,她小气吧啦的,怎么可能会安排我去干副总?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很遗憾的说:是我自己以为的。

    哈!

    闵柔再次被李南方的不要脸给折服了,实在忍不住哈的一声笑:你自己以为的?李南方,你怎么没以为岳总会把总裁位子让给你呢?

    李南方认真的说:其实我倒是觉得,我最适合当总裁了。

    厚脸皮。

    闵柔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一笑,心想:我要是不厚脸皮,能哄你开心吗?

    牺牲自己的脸皮来哄美女开心,李南方仿佛看到了自己伟岸的形象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小车班,与保安值班室一样,都在总部大楼的一层,不过一个在西边,一个在大楼东边。

    小车班里有十几号人,都是清一色的大老爷们,而且每个司机都是有来头的人,不是这个副总的小舅子,就那个部长的表弟。

    干活不多,工资待遇却不低,一个人顶那些保安两个还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,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这样子,哪个领导不想拉扯下自己的亲朋好友?

    岳总暂时还没有明确安排你开哪辆车,可能是想先让你熟悉一下工作环境,顺便与同事们相互认识一下。

    听闵柔这样说后,李南方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昨天岳梓童可是跟他说好了的,等他正式上班后就会给她当专车司机,那样也方便跟她一起上下班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还没有((贱jian)jian)到非得去给她开车的地步,他更希望能在小车班混吃等死——等死是不行的,他还无比的期盼,师母能改变那个不切实的主意,放他去外面那个世界中自由的翱翔呢。

    闵柔可不知道李南方心里在想什么,又嘱咐道:你去了小车班后,可得注意点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:注意什么?

    小车班里的司机,都是有背景的

    她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李南方嗤笑着打断:切,他们背景再深厚,能比得上我吗?

    闵柔皱了下眉头:我知道你以前犯过错误,三观有些扭曲。不过,你就不能长点志气吗?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:长什么志气?

    感觉你就很像个吃吃软饭的。

    (性xing)(情qing)温柔的闵柔,还是第一次这样说男人,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张开了嘴巴,反手指着问道:你看我牙齿的质量怎么样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小子有口好牙,雪白整齐的让闵柔都羡慕,以为他在显摆他牙齿好,就故意歪曲事实:都快糟烂了,比八十岁老太太的好不了哪儿去。

    嘿嘿,闵秘书你还真是慧眼如炬。

    李南方嘿嘿一笑:这样的牙口,最适合吃软饭了。

    闵柔真不愿意跟这种厚脸皮说话了,挥挥手:行了,走你的!

    商量个事。

    说。

    给点钱花。等发薪水了,保证还你。

    没钱。

    五百块就行。

    一分也没有。

    闵柔嘴里这样说着,却从小包里拿出两张钞票,拍在了桌子上:别忘了到时候还钱,逾期不还要长利息的。

    真小气,才给两百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过钞票,在手里拍打了下。

    就这么多,不要拉倒!

    闵柔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她包里总共一千块钱,这可是她七月份的全部生活费,刚才就考虑借给李南方两百后,月底那几天该怎么熬了,没想到这小子还嫌少。

    蚊子再小也是(肉rou),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长脖子往她包里看了眼,闵柔慌忙抬手捂住:贼兮兮的看什么呢,女孩子的包包也是你能随便看的?

    我只看钱,谁在乎你里面那个安尔乐了?

    李南方抢在闵柔发怒之前,兔子般的窜到了门口,开门迈出一只脚后又回头说:哦,对了,还有个事没跟你说。

    婆婆妈妈的真像老太婆。

    闵柔黑着脸,不耐烦的问:还有啥事,说!

    我没有驾照,去小车班上班能行不?

    不等闵柔说什么,李南方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在撒谎,他是真没有驾照,不过他能保证能把飞机安全开上天,开个小车自然是闭着眼也能玩了的。

    这丫头在经济上应该有难言之隐,能借我两百块还真算是大出血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才伸长脖子往人家包里看去时,一眼就看到了里面那些零碎东西,无论是口红手机,还是妇女必需品啥的都是廉价品。

    闵柔既然是岳梓童的秘书,薪水福利待遇肯定要比一般员工高很多,长的这样漂亮,正处于最(爱ai)美的时代,如果经济上没什么难处,怎么会用那些廉价品?

    不过他没打算多管,因为从这些东西上,他能看出表面温柔的闵柔自尊心很强,可不像某些崇尚物质享受的女孩子那样,为了钱啥事都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小车班值班室的门是两扇玻璃门,从外面就能看到里面有好多人围着桌子,手里高举着钞票,大呼小叫的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们在打牌赌博。

    这小(日ri)子,过的还真是滋润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些司机就不是人,而是一群待宰的肥羊,正在向他这头恶狼显摆满(身shen)膘呢。

    闵柔不是跟他说过嘛,小车班司机薪水福利待遇好,还都是有背景的皇亲国戚,最关键的是(热re)(爱ai)赌博啊,为了两百块钱就舍下老脸来借钱的李先生,如果能放过他们,估计老天爷都会耻笑他不成器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