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4章 你就是个破司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他叫冯云亭,青山市云世界房地产公司的少东家,听说(身shen)价上百亿,绝对的钻石王老五——哥们,你这是咋了,好像被人糟蹋了八百遍似的。

    王德发这才注意到李南方气色不好,蓝色衬衣的袖子都掉下来半截,上面好像还有黑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昨晚遇到了几只疯狗,跟它们大战三百回合后才侥幸逃跑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没脸说,这是他昨晚在装比时被人弄得,吸了下鼻子走向了冯公子那边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昨天,别说是什么贺兰公子,冯公子了,就算是阿猫阿狗的来追求岳梓童,他都不屑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行了,如果他在别人追求岳梓童时却无动于衷,师母肯定会很生气。

    再说这位冯公子,你在追女人时低调点,会死吗?

    咔咔咔,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大厅内传来,围在门口看(热re)闹的职员中,有人回头看去,心儿就是一跳:糟糕,岳总来了!

    都站在这儿干什么呢,不上班了?

    (身shen)穿黑色ol(套tao)裙的岳梓童,俏脸含霜的冷冷训斥道。

    呼啦一声,就像受惊的马蜂那样,那帮员工赶紧散开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哼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黛眉皱起看向大厅外面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冯云亭来了,只是不想理他,什么东西,还真以为有几个臭钱,就能追得上本小姐?

    不过后来听闵柔说,冯云亭木桩子般的站门口好久了,大有岳总不出去他就会站到天荒地老的决心,吸引了好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岳梓童一听就烦了,本来昨晚她就被李南方给气得不轻,到现在心(情qing)都不咋样,又有只苍蝇飞来惹人围观,哪儿还有心(情qing)工作?

    她觉得,是该与冯公子好好聊聊了,劝他省点力气去对别的女人献殷勤吧。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终于出现后,冯云亭笑容更加灿烂,抬手拢了下油光的三七分发型,轻咳了声正要说啥,有人从他(身shen)后走过来,踩在了那些鲜艳(欲yu)滴的玫瑰上,脚下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哎哟,谁特么的乱扔垃圾,害得老子差点摔跤?

    那个人滑冰似的舞着双手,脚下乱踢,嘴里骂骂咧咧的,好不容易才站稳了(身shen)子,地上那些玫瑰已经被践踏的一塌糊涂了。

    你你干什么呢你?

    为了摆好这些玫瑰,冯公子可是费了足足半小时的心血,现在竟然被人踩了个乱七八糟,呆愣片刻,狠盯着李南方那双眼里喷出的怒火,估计能把大楼点燃。

    干什么?走路啊,你眼瞎看不到啊?哦,我知道了,这些垃圾是你扔地上的吧?

    李南方恍然大悟,指着地上的玫瑰满脸痛心疾首的样子:看你穿的人模狗样,很有文化的样子,怎么就没有一点公德心?到处乱扔垃圾,你可知道保安大哥顶着太阳的打扫卫生有多辛苦?

    你你——

    冯云亭气得嘴唇都开始打哆嗦了,真不知道是谁的眼瞎,愣是把玫瑰看做是垃圾,如果不是岳梓童在场,他得维护自己君子的翩翩风度,早就一个耳光抽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青山市,还没有谁敢这样对他说话!

    好了,看在你虚心受教的份上,我也就不追究了,回家后自己好好反省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大度的摆了下手,回头对王德发叫道:那个谁,把你手里的家伙拿过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时,王德发正拿着小笤帚满停车场的打扫卫生呢,这也是个妙人,听他这样说后连忙走过来,把东西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我说年轻人,劳动人民挣口饭吃真的不容易。你没(爱ai)心帮忙,可也别添堵啊。尊重他人的劳动,才是尊重自己。

    好像冯公子长辈似的,李南方语重心长的教导着,把那些残花扫到了一起,又把冯公子怀里那蓬鲜花也夺过来,扔在地上拿脚在地上搓了几下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把清洁工具还给老王,很辛苦的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走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场浪漫求(爱ai),却被李南方给搅乱,冯云亭哪儿还有脸呆在这儿,更别提对岳梓童说什么了,眼神(阴yin)森的狠狠盯了他一眼,悻悻的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岳总,早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岳梓童,连忙点头哈腰的请安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十点了,还早吗?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快十点了?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不信的样子,回头看了眼已经老高的太阳:岳总,你不会骗我吧,趁机想找借口扣我奖金——我看看呢。

    说着,李南方就去牵岳梓童的右手。

    岳总右手上戴着个小巧的坤表。

    守着这么多员工在场,岳梓童怎么可能会让他碰到自己,连忙后退一步低声训斥:李南方,你给我放尊重点!

    没牵到那只小手,李南方有些遗憾,讪笑着正要说什么,岳梓童纤腰一拧,转(身shen)咔咔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算看出来了,这厮就是个不要脸的,如果不赶紧走人,鬼知道接下来他会胡说八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李南方刚才的表演,岳梓童当然知道他是故意的,不过她不在意,这是她最喜欢看到的。

    我靠,哥们,你真牛比,敢得罪冯公子。

    王德发跑了过来,伸出手:认识一下,我叫王德发,公司保安队的队长。

    哈,什么风公子雨公子的?都是狗(屁pi)。他也不撒泡尿看看他那副尊荣,哪儿配得上咱们如花似玉的岳总?

    李南方打了个哈哈,跟王德发握了下:李南方。今天第一天正式上班,职务待定,有可能是公司副总,也有可能是小车班的司机。

    公司副总与小车班司机能相提并论?

    应该是司机吧,看来这哥们跟我一样,也喜欢给自己脸上贴金,算是同道中人了——王德发满脸得遇知己的笑意,说以后有空请他喝酒,好好交流下某方面的经验。

    对别人请喝酒的好意,李南方从来都不会拒绝,自然是满口答应,特意询问人家几号发薪水后,才走进了大厅内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门口时,客服台后的隋月月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绝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,不过也没有‘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’的伟大(情qing)((操cao)cao),他就觉得隋月月昨晚的行为,是对见义勇为行为的亵渎,理应受到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比方当众说出她昨晚的道德败坏嘴脸,让她从中吸取深刻的教训,免得让‘英雄们’胆寒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走过来后,隋月月立即低下了头,双手紧攥着圆珠笔,手指关节都发白了,由此看得出她心里很紧张。

    李南方胳膊肘靠在前台上,也不说话,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她。

    与隋月月同班的那个妹子,有心帮她说几句,不过一想到李先生是个刚放出来的,哪敢没事自找麻烦,低头装作查看登记表。

    咳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咳嗽声,听在隋月月耳朵里就像是晴天霹雳,(身shen)子猛地颤了下,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知道,李南方接下来就会当着同事的面,开始质问她昨晚为什么要那样做了,如果让人知道她晚上去酒吧打工,她就会被开除的。

    隋月月。

    听到李南方叫自己的名字后,鼻尖上已经有细汗冒出来的隋月月抬起头,强作镇定的笑问:李副总,有事?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,也不想解释昨晚为什么那样做了,在称呼李南方为副总时,嘴角带上了明显的讥讽笑容。

    现在几点了?

    李南方问。

    隋月月本能的看了眼手机:差一刻钟,就十点了。

    我靠,还真是快十点了?

    李南方吓了一跳的模样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了电梯那边。

    望着李南方的背影,隋月月愣住了:他过来,就是为了问问我几点了?

    唉,我总是这样善良,这毛病得改。

    走出电梯后,李南方摇着头的叹了口气,走向了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出隋月月那样紧张后,李南方觉得如果再问她昨晚为什么那样不仗义,就是一种残忍了,是要遭雷劈的,毕竟现在是夏天,老天爷说打雷就打雷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把隋月月换成岳梓童的话,李南方肯定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话说小姨可是相当彪悍的,抗击打能力也很强。

    关键是态度,好像这辈子都不会给李南方一个笑脸似的,在他推门进来后,话都不说一句,只是抬手指着门外。

    小手白生生的,食指更是葱白也似的好看,很想让人咬一口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愿意了:我不敲门,你就不会让我进来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地回答。

    那好,我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倚在了门框上:我就是来问问,我的办公室在哪儿。

    岳梓童想笑,更想抓狂:你一个破司机,能有什么办公室?

    话可不能这样说,正所谓工作没有贵((贱jian)jian)之分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:说破天,你也就是个破司机。

    行,我就是个破司机,那你以后别指望坐我这个破司机开的车子。

    面对岳梓童的打击,李南方无所谓的耸耸肩:那你总该告诉我,去哪儿上班吧?

    去找闵柔,她会安排的,对门就是秘书办公室!

    岳梓童说完后低头继续工作,不再理他了。

    切,很了不起吗?

    李南方小声嘀咕了句,大力关上房门,转(身shen)走到秘书办公室门前,抬手推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有女孩子受惊吓的尖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