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章 你要迎娶岳梓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金少当然不想找揍,没看到比他强壮的虎哥等人,都被美女很干脆的放倒了吗,就他这小(身shen)板的要是挨上一脚,还不得骨断筋折?

    他喊住岳梓童,纯粹是本着‘输人不输阵’的想法,就像街头上对掐的混子,某一方都被揍成死狗那样了,也得叫嚣着有种你别走,我大哥马上来了那样。

    你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金少被岳梓童犀利的眼神一扫,下意识缩了下脖子。

    小姨,他这是图谋以后报复你呢。

    岳梓童还没说什么呢,李南方就小人得志的样子,冲金少吐了口浓痰:我呸!你算什么玩意,也想知道我们岳总的名字?

    岳梓童真想一耳光把李南方的嘴巴抽歪:有这么说话的吗?你自个儿都说我是你们岳总了,你以为青山市姓岳的总裁很多怎么地?

    她忽然明白了,这小子就是故意说漏嘴,给她拉仇恨呢。

    行啊,李南方,你给我打电话说没钱,我快马加鞭的跑来给你送钱,对得起你了吧?看到你被人群殴痛扁后,又把你救出来,你就这样回报我?

    岳梓童眯起的美眸死死盯着李南方,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心虚,意识到自己这样做貌似不地道了,讪笑着挪开目光:嘿嘿,那个啥,纯粹是说漏嘴了哈。咳,我还欠人家一百八十块钱呢。

    银牙紧咬的岳梓童,拿出两张钞票重重拍在桌子上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二十块钱当小费,不用找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了句,赶紧(屁pi)颠(屁pi)颠的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所住的地方,距离这边也就三几里路,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快速赶来了,同时也证明人家还是很把李南方当回事的,如果她不愿意来,别说是三几里路了,就是三五十米也得用半小时再说。

    她这样‘在意’李南方,还是因为俩人之间那层别扭的关系在作怪,哪怕满心不想来,却管不住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她好心好意的帮这家伙,却被他给卖了,能不生气吗?

    小姨,你先听我解释,我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刚要解释,岳梓童忽地转(身shen),语气(阴yin)森地说:好,那你给我解释。解释不出来,小心我打掉你满嘴的牙!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抬手捂了下嘴,讪讪的说道:那个啥,咱们这下扯平了好吧?

    什么扯平了?

    岳梓童真不愿意理这家伙,却又忍不住地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嘿嘿一笑:你让闵柔假扮你来着不是?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恍然大悟,他这是还惦记着被耍的那事呢。

    她忽然很想哭,这么小气的男人,怎么就有幸被她遇上了呢?

    咳,下次绝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看她眼神一黯后,李南方有了些愧疚感,很认真的保证。

    下次就算你被人打死,我也不会再管你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(阴yin)(阴yin)的说了句,开门上车,车头猛地向前一窜,马达吼吼低叫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次,老子也不会再管了,特么的。

    望着灰蒙蒙的夜空,回头再看看趴在窗户玻璃上向外偷看的虎哥等人,李南方骂了句,没来由的意兴阑珊,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快步走上了人行道。

    嗡嗡嗡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回到酒店客房内,手机剧烈振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老头子打来的电话,有些烦躁的李南方接起电话,没好气的问:老头子,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什么什么意思?说什么呢,乖徒弟,师父我听不懂。

    老头子在那边装傻卖呆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师母的份上,李南方肯定会冲他伸出中指:少来,为啥把我银行卡里的钱都划走?让我连喝酒的钱都没有,今晚丢了个大人。

    我老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好?

    老头子理直气壮的解释: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唯有你(身shen)无分文你才寸步难行,才能乖乖待在梓童(身shen)边,为她的安全——

    打住,少嚼蛆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哼哼,你这是信不过我。老我李南方言出必行,既然答应你的事,就会做到,你有必要玩这种小技俩吗?

    区区铜臭之物,咱们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那边的老头很豪气的样子,话锋一转:小子,我老人家现在给你打电话,是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拿出烟盒想吸烟,才发现烟盒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他想去买——(身shen)无分文去哪儿买?

    幸好今烟灰缸里还有昨晚吸过的烟头,凑合着抽吧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没等到李南方说话后,老头只好说:你要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吸了口烟,李南方嗤笑道:切,我的麻烦还少吗?

    这次的麻烦不一样。

    哪儿不一样?难道有个三条腿的怪物要来咬我?

    这次,有人要把你当(情qing)敌对待了。

    (情qing)敌?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,不明所以:什么(情qing)敌?

    唉,一言难尽啊,听我给你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老头在那边叹了口气:小道消息,有个青年俊才不久就会去青山市。特么的,贺兰家的公子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凭什么为了追我小姨子,就把我徒弟当成是(情qing)敌?娘的,是可忍,孰不可忍——

    在老头子爆出的一连串粗口中,李南方总算明白咋回事了,有个复姓贺兰的家伙,不(日ri)即将来到青山市,手捧鲜花的追求岳梓童。

    那个贺兰公子,是岳梓童在国安时的教官,早就对她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据说,贺兰公子在京华也是数得着的顶级才俊,啥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等形容男人的褒义词,就像专门为他而发明的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(身shen)出豪门,长的又风(情qing)万种的,在不发脾气时——贺兰公子追求她也在(情qing)理之中,没啥奇怪的。

    本来,无论哪个男人追求岳梓童,都不管李南方毛的事,关键是他现在要对她贴(身shen)保护,甚至晚上都得同她住在一起,那么他们的关系,肯定会被人误会,就算他解释,别人也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绝不会解释,还很高兴的说:好啊,好啊,那家伙肯定是个相当牛比的人物吧?让他来保护她,我恰好可以趁机脱(身shen)——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完,老头就打断了他:不行!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老头蛮横的说:我说不行,就不行。

    老头,你给我说清楚,怎么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烦,正要说等那个贺兰公子来了后,就会立马离开青山市时,老头忽然说:因为你要迎娶岳梓童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哈的一声笑:老头,你没喝多吧?你竟然让我迎娶岳梓童?握了个草,你还是什么话都敢说啊,就不怕风大扇了舌头?

    老头淡淡地说:这是你师母的意思。她不希望除了你之外的任何男人,去(骚sao)扰梓童。至于你听不听话,那是你的事,我只是传达下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上的讥笑,马上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等他脸上的肌(肉rou)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后,才发现老头那边已经扣掉电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抓起柜子上的水杯,把里面的凉水一口喝干,仰面躺在了(床chuang)上,脑子里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隐隐的,他猜出师母为什么非得让他来保护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也许,岳梓童根本没有所谓的危险,师母让他来,就是为了让他们试着先相处一下,等到适当的时机时,再把这件事挑明。

    但那个贺兰公子的出现,打破了师母循序渐进的计划,这才让老头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岳梓童那么讨厌自己,却又偏偏让自己留下后,李南方更加确定自己所想的了:她可能早就知道什么,不过却不告诉我。

    师母让我迎娶她的小妹当老婆?那,那我还跟老头岂不是成了两乔,乱了辈分?

    李南方无比的头疼,双手抱着脑袋,在(床chuang)上翻来覆去的,很久才睡着。

    今晚他做梦了,梦到好些个看不清脸的女人,(身shen)无寸缕的晃着(胸xiong)脯,好像狐媚子似的来勾引他,害得他第二天早上醒来后,发现某处湿漉漉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幸亏他没有睡觉穿裤头的怀习惯,不过肯定会被酒店洗衣工咒骂,被骂两句也没啥了不起,大人大量的李先生听不到时是不会介意的。

    做了一晚上(春chun)梦的李南方,眼圈发黑无精打采,脚步虚浮的来到开皇集团时,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,比正常上班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刚走进停车场,他就看到大厅门前的地上,摆放了一大圈鲜艳(欲yu)滴的红玫瑰,一个(身shen)穿米色西装的年轻人,怀里还捧着一蓬白玫瑰,满脸都是恶心的微笑,抬头看着大楼高处。

    这是求(爱ai)的,土鳖都能看出来,不过也唯有土鳖才会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,李南方也没在意,晃((荡dang)dang)着(身shen)子正要绕行时,王德发从旁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跟他勉强也算是熟人了,笑着点头打了个招呼,随口问:这哥们追求咱公司哪位美女呢?

    他啊——是追求咱们岳总的。

    老王回头看了眼,才做贼似的小声说:你没看到圈里面,还用献花摆了一行字吗?

    追求岳总的?

    李南方的困意立即烟消云散了,瞪大眼睛看向了地上的鲜花,看到了里面那行字:梓童,生(日ri)快乐!

    卧槽,这就是那位贺兰公子吗?

    李南方又看向了那位玉树临风的青年才俊,问老王:他叫啥名字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