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章 小姨,你走光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表面很温柔的隋月月,可不是个好欺负的,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在遭到非礼后,直接大嘴巴抽过去了,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撕开衣服,尖叫声后想都没想,抬起穿着细高跟小皮鞋的右脚,狠狠踢在了金少裤裆部位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金少发出一声母鸡被踩断了脖子的惨叫,双手捂着裤裆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都愣住了,谁也没想到隋月月会这样狠,敢把人往死里踢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金少只是一般客人,敢在蓝天酒吧闹事被隋月月狠虐了,虎哥不但不会责怪她,还会拍着手的叫好,再冲上来一顿拳打脚踢,揍得连他老娘都认不出。

    可这是大有来头的金少啊,虎哥要是得罪了他,蓝天酒吧明天就得关门,沙比般的张大嘴巴楞了片刻,抬头看向了隋月月。

    隋月月小声的哭泣着,手忙脚乱的掩着衣服,转(身shen)就向门口那边跑。

    打了金少就想跑?

    卧槽,想的倒是美,你特么的跑了,老子咋办?

    虎哥腮帮子鼓了下,当机立断冲上去一把采住了隋月月的头发,不管她尖叫着挣扎,向回猛地一拽,撞向了旁边的桌子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隋月月后脑重重磕在桌子上,眼前金星直冒,翻着白眼出溜到了地上,刚掩住的衣服又敞了开来。

    张张虎,今晚不把这小婊砸玩死,老子明天就让你关门大吉!

    金少嘶哈着冷气坐了起来,脖子上的筋崩地老高,嘶声怒吼。

    金少您瞧着,保证让您满意!

    张虎狞笑着咬牙,抬脚就对隋月月肚子上踢去。

    虽说他早就眼馋隋月月的美貌,舍不得这样对她,不过更清楚美色与权势相比起来就算不上什么了,打定主意今晚必须得让金少满意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就在张虎右脚即将踹在隋月月肚子上,一个啤酒瓶子就像地对空导弹那样凌空飞来,准确在他后脑勺上爆开,玻璃茬子四溅开来,在灯光下散出一道道绚丽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愧是打杀惯了的主,虎哥后脑勺被砸了一啤酒瓶子后,才不会像隋月月那样翻着白眼的数星星,最多也就是呆愣一下,满脸都是不相信的抬手,扒拉了下开始出血的脑袋,转(身shen)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虎哥刚转(身shen),还没看清是谁敢拿酒瓶子砸他呢,有人就扑上来,挥拳重重捣在了他左眼上。

    在虎哥闷哼着砸倒在桌子上时,他手下几个看场子的小弟,总算是醒过神来了,纷纷怒喝着抄起椅子扑向那个人:卧槽,你特么的敢打虎哥?

    弄死这小比养地!

    这是要当救美英雄啊,先去死吧!

    面对面目狰狞扑上来的众小弟,李南方真想用无比诚恳的语气告诉他们,说自己才不稀罕当啥子救美英雄,只是看不惯这么多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罢了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女孩子是对他很‘绝(情qing)’的隋月月,他该抱着膀子满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好戏,才对得起他为人处事的大原则,可如果真那样做的话,李南方晚上就会失眠。

    男人同女人一样,总失眠会变老的,特别珍惜自己这副臭皮囊的李南方,实在不想未老先衰,所以只能暂且把私人恩怨放一边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很明显,小弟们是不会听他解释的,也不会給他解释的机会,连声虎吼中几把椅子劈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李南方不想当英雄也得当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小弟在他眼里,那就是土鸡瓦狗般的存在,李先生只需动动小手指,就能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——正要抬脚把最先扑上来的小弟踹出去时,李南方忽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打翻所有小弟,再带着隋月月飘然离开的样子,诚然会潇洒出尘的不像话,可别人最多会也就是说他很强大,就该当英雄,却会忽略他见义勇为的伟大(情qing)((操cao)cao)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隐藏实力,与众小弟一番惊心动魄的苦战,最好再受点伤啥的,最终才打败这批败类,救走美女呢?

    人们就会被他‘虽千万人,吾往矣’的英雄气概所倾倒,称赞他,崇拜他,说不定还会有三两个围观美女,哭着喊着的要以(身shen)相许——岂不美哉?

    最起码,隋月月会更加感激他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了要做某件事,那就尽量从中得到最大的利益,这句话是某位高人说过的,李南方始终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李南方缩回刚要抬起的右脚,弯腰抬手假装躲避不及的样子,任由一个双手举着椅子高高跳起砸下来的小弟,把椅子狠狠砸在了后背上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大响声中,狠狠砸在李南方后背上的椅子四分五裂,围观者中有人大声惊呼:啊!

    起效果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暗中满意的点了点头,脚下踉跄着扑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弄死他!

    这会儿已经变成熊猫眼还又满脑袋鲜血的虎哥,也清醒过来了,怒吼着与几个小弟一起,围攻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招右架,双拳难敌四手的狼狈样子,就像一艘(身shen)处惊涛骇浪中的独木舟,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海浪打翻在海底,可特么的就偏偏不翻,偶尔还踢出一脚,让某个小弟惨嚎着大喊我的妈啊。

    唉,这些土鳖,看到如此精彩的群殴场景,怎么就不知道拿出手机来拍照录像,传到网上,让更多市民看到老子的英勇行为呢?

    后背又挨了虎哥一记椅子后,李南方心中遗憾的叹了口气时,隋月月扶着桌子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,战场上的最后胜利者那样。

    她还没站稳呢,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,咣——砸在了金少脑袋上。

    刚要站起来的金少,立即惨嚎着再次出溜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是个硬茬,哥们喜欢,卡姆,来吧,与哥们并肩作战吧,那样才能结下伟大的战友(情qing)——李南方心里深(情qing)的吼了一嗓子,正考虑该怎么与隋月月‘并肩战斗’时,却看到人家转(身shen)就冲出了酒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懵((逼))了:我靠,就这样走了?

    他开始强烈怀疑眼前这一切是不是在做梦了,为了救美,他这儿都打得满脸血(鲜血是从虎哥衣服上蹭的),眼看支撑不住就要英勇就义了,隋月月竟然自个儿脚底下抹油跑人了?

    这算啥事啊?

    李南方顿时就有了种被人当傻比给玩了的快感,立即羞恼成怒,再也没心思与虎哥他们玩下去了,他要奋起神威把这帮傻比都统统打翻,再追上隋月月,义愤填膺的问问她,这是为什么!

    隋月月的不仗义行为,让美梦破碎的李南方稍稍呆愣了下,被虎哥抓住了机会,狞笑着好像魔鬼那样,举起半截啤酒瓶子狠狠刺向他小肚子。

    犬牙交错的啤酒瓶子,可是比刀子快多了,真要是刺在人(身shen)上,不死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稀罕祖坟上冒青烟,眼中闪过一抹寒芒,正要抢先一脚把虎哥踢到爪洼国去呢,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黑色的残影,就像一根木桩那样,重重鞭打在了虎哥下巴上。

    虎哥长声惨叫着,挥舞着手里那半截啤酒瓶子倒飞了出去,足有三五米远,把一张桌子都砸塌了。

    哇噻!

    在围观者的齐声惊讶声中,李南方看到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一(身shen)黑色(套tao)裙,半高腰马靴的岳梓童,犹如神兵天将,双手按住李南方的左肩,一条修长的右腿左踢右踹,动作轻盈的就像在跳舞,无比的出尘夺目。

    刚才还凶狠异常的虎哥等人,这会儿彻底蜕变成了衬托品,纷纷惨叫着向后飞出,有的还仰面朝天左右摇摆着腮帮子,喷出一口带有后槽牙的血雾

    帅。

    岳梓童揍人时的动作,简直是帅呆了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眼里,岳梓童当前展现出的凌厉,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罢了,不过对付虎哥这种市井混混倒是游刃有余的。

    把最后一个小弟踢翻在地上后,扶着他肩膀的岳总****高抬,摆出一个酷到掉渣的‘朝天一柱香’造型,缓缓扫视着虎哥等人,冷冷地问道:谁还敢上来?

    没有谁敢上来,包括那个再次爬起来的金少,这会儿都不敢叫唤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女的太厉害,太变态了,把四五个男人当沙袋踢,谁能受的了啊?

    岳梓童很享受这种‘唯我独尊’的感觉,眼神更加犀利,正要冷笑一声时,却觉得有只手在偷偷拽她的(套tao)裙裙摆,李南方弱弱的声音响起:小姨,你走光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一呆,这才想起自己是穿着(套tao)裙的,现在这pose潇洒是潇洒了,可人家也能看到她裙下的风光啊,幸好今天没穿(肉rou)皮色的,要不然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shutup!

    岳梓童俏脸一红,低声骂了句闭嘴,赶紧放下了右腿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好心的提醒道:我看到那边穿花衬衫的小子偷看了好几眼,要不要把他眼珠子抠出来?

    再不闭嘴,连你一起打!

    岳梓童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,抬手把他推开转(身shen)就向外走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不是她法律上的丈夫,就算这厮被人大卸八块,她也不会来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等等!

    金少忽然扯着嗓子吼叫起来:这就想走?

    岳梓童停步转(身shen),看着金少冷笑着问:怎么,你想找揍?

    看着雌威四(射she)的岳梓童,李南方真想跪下来膜拜她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