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章 给脸不要脸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青山市是东省的省会城市,历史文化悠久,名胜古迹众多,自古就被人称为人杰地灵之地,数千年的历史上,曾经涌现过许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有流芳百世的,自然也不缺少遗臭万年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千佛山上下来时,天色已近黄昏,夕阳的金红色光芒斜斜洒下来,为群山建筑都披上了一层金色衣裳,群鸟啾啾的叫着,开始归林。

    李南方肚子也有些饿了,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家酒吧,决定先进去喝两杯,再去超市购买所需要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就像提供饮食的茶馆那样,酒吧也有这种服务。

    李南方找了个角落坐下,点了一打黑啤后,又要了一个(套tao)餐,边欣赏着窗外走过的美女们,边慢悠悠的独斟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,满意的点上一颗烟,李南方抬手打了个响指:服务生,结账。

    很快,随着高跟鞋敲打地面的脚步声响起,(身shen)穿红色侍女服的服务生走到了他背后,微微弯腰柔声说:先生,您总共消费了一百八十元。

    这儿刷卡吧?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回头,就愣了下,笑了:哟,是你?

    这个服务生,赫然是开皇集团总部前台客服的小妹,隋月月。

    李南方早上调戏人家时,隋月月可是说下班后还得去看孩子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满酒吧的客人,应该不是她的孩子——

    隋月月也没想到,会在这儿遇到李南方,脸色微微一变,就回复了正常:李副总,您好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知道李南方自称副总是在吹牛,这样称呼他也有些讥讽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在意,嘿嘿笑了下随口问:隋月月,下班后不去回家看孩子,怎么来酒吧当服务生了?

    利用工作之余,来挣点(奶nai)粉钱。

    隋月月神色淡然的说:李副总,您总共消费了一百八十块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没兴趣跟李南方(套tao)近乎,关系太熟了就不好意思要钱了,一百八十块,比她一晚上的工钱还要多。

    好,那就刷卡吧。

    看出隋月月是啥意思后,李南方也没了继续交谈的兴趣,拿出银行卡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隋月月随(身shen)就带着pos机,接过金卡后点了几下,请李南方输密码。

    为避嫌,她特意转头看向了别处,等李南方说好了时才回头,看了一眼就微微皱起了眉头:李副总,您卡上余额显示为零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李南方愣住:余额为零?

    您自己看。

    隋月月把刷卡机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仔细一看,靠,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余额为零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在回青山市时,老头可是给了他三万块钱的,昨天住酒店买衣服才花了几千块,现在怎么就归零了呢?

    傻楞片刻后,李南方隐隐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有顾客喊结账,隋月月就催促他:李副总,现金支付也可以的。

    咳,那个啥,我带的现金不够,还有不到三十块。

    李南方干咳了声,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带钱?那我叫老板过来,你自己跟他说吧。

    隋月月眉头再次皱了下,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转(身shen)抬手向那边挥了挥:虎哥,麻烦你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靠,这丫头也太不给面子了吧?

    就算哥们没带钱,看在咱们还算是熟人的份上,你也该主动替我垫付了,明天再还你不好吗,干嘛张嘴就要叫人啊,搞得我好像吃霸王餐的那样。

    隋月月的表现,让李南方很不爽,却又说不出什么来,毕竟人家也没必须借钱給他的义务。

    虎哥三十岁左右,光头,脖子里戴着黄澄澄的大粗链子,胳膊上描龙刺虎,满脸横(肉rou)的模样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说话的主。

    怎么了,月月?

    这位先生忘记带钱了,一百八十块。我去那边看看,有人结账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小声说完,又面无表(情qing)的看了眼李南方,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哟,哥们,来酒吧消费竟然忘记带钱了?

    虎哥双手抱着膀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南方,一副皮笑(肉rou)不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真忘记了,能不能通融一下,先记账,明天我给你送来,加倍?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用商量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草,你特么想得美,我认识你是干鸟的,就赊账?

    虎哥脸上的似笑非笑,立马就变成狞笑了。

    你嘴里放干净点。

    李南方承认,自己确实有些赖账的嫌疑,不过虎哥的态度也太恶劣了,也就自己有些理亏,要不然早就一脚把他踹出去了。

    卧槽,小子,我嘴里还就是不干净了,你能咋地?

    虎哥没想到李南方还嘴硬,气极反笑伸手就来抓他衣领子:小比养的,你这种人我见多了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他刚要动手,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女孩子的惊叫声,接着就是耳光声响起:啪!

    本能的,虎哥与李南方同时向那边看去,恰好看到隋月月被人一把推在了旁边桌子上:小婊砸,你特么的敢抽我!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看到有人在自己酒吧闹事后,虎哥也顾不上李南方了,大喝一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工作,特容易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客人,都是李南方这样的君子——刚才吆喝隋月月去买单的那桌客人中,有人明显喝多了,看到她很漂亮后就忍不住手((贱jian)jian),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隋月月惊叫一声后,下意识的抬手就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被打的那人明显不是个善茬,抬手把她推出去后,接着站起(身shen)抄起个酒瓶子,劈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幸亏隋月月反应还算灵敏,匆忙中翻(身shen)一滚,酒瓶子狠狠砸在了桌子上,发出砰地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虎哥此时及时冲了过去,喝骂道:草,给我住手,你特么——

    他骂了一半就不敢骂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他惹不起,连忙陪着笑脸:哟,这不是金少吗?哪阵风把您给吹到我这小破店来了?瞧瞧我这双招子真该废掉,竟然没看到您。

    别看虎哥在普通市民面前很凶悍的样子,但在有来头的人面前,却是比孙子还要客气。

    那是个(身shen)材干瘦的小年轻,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很是弱不(禁jin)风的样子,却抬手点着虎哥的鼻子大骂:尼玛的张虎,你这家酒吧还想不想开下去?

    看到这儿后,李南方没兴趣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幕,他用脚丫子也能猜的出来,无非是虎哥说好话,让隋月月给这位金少道歉,说不定还会把她当场辞退。

    说起来,李南方该出面帮隋月月,毕竟大家也算是熟人了。

    可刚才在李南方说没钱时,她这个熟人好像并没给予应有的照顾,还把很凶悍的虎哥喊来——李南方不是那种小气男人,不过在该小气时,他也没必要去大方。

    唉,看来卡里的钱都被死老头子给划走了,就是担心我三心二意,这才从经济上掐断我腾飞的翅膀,让我必须依赖岳梓童。好吧,这次算你狠。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找到了岳梓童的手机号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想麻烦岳梓童的,如果隋月月帮他垫付,或者虎哥通(情qing)达理的话。

    话说他在离开总裁办公室时,人家还曾经问他有钱没有,那时候他可是很装比的样子,说啥区区铜臭之物,不劳费心的。

    曾经的豪言壮语还在耳边回((荡dang)dang),这会儿就得打电话求救了,也确实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依着李南方的本事,他如果想赖帐,十个虎哥也留不住他,但是他不能那样做,喝酒就得给钱,硬赖账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电话嘟嘟了好几声,那边才传来岳梓童淡淡地声音:有事就说,我忙着给你收拾房间呢。

    哟,同志,你辛苦了。哎,先别挂电话,是真有事。那个啥,我在酒吧喝了两杯,买单时才发现咳,那个啥,你懂得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尴尬的讪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还真怕岳梓童说不管,那样他就必须得使出草上飞的绝招了。

    幸好岳梓童还算有点良心,稍稍沉吟了片刻就问道:你现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千佛山正门,向东走五百米,有家蓝天酒吧。

    知道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淡淡回了句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死老头子,玩的这一手也太黑了吧?

    李南方喃喃骂了句,正准备打电话给老头子兴师问罪时,不远处又传来耳光声。

    耳光天天有,今晚特别多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感慨着抬头看去,就看到隋月月抬手捂着左脸,虎哥正点着她鼻子吼叫:快,给金少道歉!

    隋月月反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低着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特么的,你聋了?

    隋月月的不听话,让虎哥很没面子,正要再给她一耳光时,却被金少抬手拨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小婊砸,既然给脸不要脸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酒精上脑的金少(淫yin)笑着,伸手采住隋月月的衣服,猛地向两边一扯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响,伴随着女孩子的尖叫声,白花花的(胸xiong)膛就露出了大半截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