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8章噩耗

时间:2018-07-12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近日都城流传最广的八卦,就是北晟三皇子锲而不舍地追求瑶光帝姬的风流韵事。北晟三皇子的追求手段之丰富、花样之繁多,足以列为男子追求女子的科普教科书,凡是一般男子追求女子的手段,都被他应用过,教都城人看足了热闹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太叔夜就显得很低调,除了两个当事人,基本没人知道他的心意。然而若叫星辰来说,他那根本不是低调,而是闷骚!小动作可多!

    星辰通常没那么早睡,习惯在月亭里静坐一会儿,直到二更末才会去歇息。这一晚,天上飞来一盏蓝色的孔明灯。孔明灯飞到府邸的上方,忽然从天空上飘落下来,悬浮在月亭前面的空地上方。

    孔明灯的下方携带着一卷娟帛,是一本关于天工造物的奇书,关于这本书,她听阿兄念过很多次,这次意外成为帝姬,有许多人巴结她,她便往外透了些消息。

    娟里夹了一页君子笺,上面写着风雅洒脱的字体:闻君喜爱天工典籍,以此相赠,盼君心悦。另有数本,待抄本集齐,一并相赠。

    星辰瞅着信笺,心里直乐:他还有空干这个?

    太叔夜是真的每天在挥剑一万次,他又是个大忙人——毕竟不能真放着未来的危险不去管——处理事务之后,光是挥剑的时间都不够,居然还能腾出时间抄书?

    孔明灯能准确地落在她的面前,那么灯的主人肯定就在附近,他不会把这种亲密的事情交给别人代行。星辰飞到屋檐之上,视线一扫发现了太叔夜。

    太叔夜坐在前方的屋翎上,手里提着一小坛酒,从他的位置看过去,能把她休息的小院全部俯瞰在眼底。

    星辰到他身边坐下:“你怎么这时候来了?怎么,放弃啦?”往常这时候他应该还在挥剑一万次,这会儿看见他,教她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仔细瞧一瞧他的神色,发现他似乎有点疲惫。星辰的心情很复杂,有失落,也有不舍,她虽然总嫌弃太叔夜爱装,但其实心里头是肯定他的心性和品德的。如果他真的要放弃,她也不会说什么,只是从今以后,她心里难免会有点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太叔夜狠狠弹她一个脑崩儿,气笑了:“你在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看准的媳妇儿还能跑掉?不可能!

    “有点事情想不通,到你这里坐坐。心有杂念,还不如不练。”

    星辰的心情瞬间好了,好奇地问道:“能难倒你的事情是什么?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饮了一口酒,说道:“我有个认识的锻剑大师失踪了,查了查我才发现,其实一直有锻者在失踪。”

    星辰猜测:“会不会是晟国在暗中打造更多的兵器?”这是合理的怀疑,因为晟国对外扩张的姿态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奇怪就奇怪在这里,他们的失踪应该确实和御兽师有关,但是我却找不出晟国可疑的地方。我记得你请了一位锻剑大师帮方荣修复他的剑,记得提醒一下你的那位朋友,最近要注意一下安全问题。他们已经不满足于一般的锻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的那位大师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缓缓地放下酒瓶,头痛地揉一揉额角,发出一声痛苦的呻/吟:“你上辈子莫不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女人就不能铸剑啦?!”

    太叔夜喃喃道:“很好,看来还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喂,过份了啊!”

    月夜下的小争吵别有情趣。

    数日后,星辰接到夏池的一封信,信上的内容触目惊心,星辰连夜赶往信中的地址——长霞岭。

    长霞岭位于北晟国境内,星辰日夜兼程,饿了吃干粮,渴了喝溪水,终于在这日午时赶到了事发地点:墨门的门派驻地。

    草婆婆深受重伤奄奄一息,看见星辰她颤巍巍地伸出手。星辰连忙握住,含泪喊了一声:“草婆婆。”

    老人艰难地道:“是我……连累了阿魁……”

    星辰泪眼朦胧声音哽咽:“您放心,我会把阿兄找回来的!他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草婆婆的眼睛看向一旁伺候的墨门弟子,那名弟子擦擦眼睛转身捧出一柄剑递给星辰。星辰回头看一眼老人,在老人期望的眼神中拿起这把剑。

    草婆婆挣命似的留下最后一句遗言:“……好……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在担忧和忧虑中去世了。

    星辰崩溃大哭,哭了两声却又压抑住声音,悲伤的泣声被扭曲成细碎的抽噎,让听闻到的人倍觉心酸。

    她强行收拾了情绪,询问事情的详情。在墨门弟子的讲述,以及夏池留下的信件中,她勉强拼凑出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她出关回谷的时候,兄长已经前往墨门深造,谷里只有草婆婆和以前人间四月天的一帮人,她接到师父的信件离开山谷之后,一向深居山谷的草婆婆,接到师门的来信后第一次踏出山谷。

    原来,有个神秘人找到墨门,拿出一卷古老的天工图,希望墨门能够制作出图上的东西。草婆婆不欲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而到了这个时候,那个神秘人却图穷匕见,强行逼迫草婆婆参与建造,感觉受到欺骗的墨门长老,在忿怒中与神秘人发生争执,草婆婆为救同门师兄而亡,几位长老和星辰的兄长也被抓走。

    至于图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,剩下的墨门弟子却不知道。星辰想,假如他们看过那张图,恐怕他们也活不下来。

    星辰验看打斗之处,想从痕迹中找出对方的信息,却什么也看不出来,她行走江湖的经验太少了,对各家的武功特性和招式也不熟悉。

    欧西查看过环境回来。星辰问它:“查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欧西不停地打喷嚏,语气里带着一股烦躁:『我讨厌这个地方!这里好大一股的狗骚儿味儿!』

    星辰喃喃:“夏池没在这里等我汇合,想必是发现了什么追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欧西急切地想要离开这里,立刻道:『要追上他吗?他的气味还有残留,应该来得及!』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星辰和草婆婆做了最后的道别,拜托墨门弟子好生收敛草婆婆的尸身。在她烧最后一叠纸钱时,旁边一个祭奠其他身亡同门的墨门弟子,一边流泪,一边跟亡者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走了,晚上谁陪我一起巡夜?你一直说要养几条狗,这样就可以不用巡夜了,现在你死了,到了下面也用不找巡夜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一惊:“这里没养狗吗!”

    墨门弟子一脸迷惑,不知这个问题从何而来,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门中不曾养狗,连只野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没有养狗,那么欧西讨厌的狗味儿从哪来的?不是妖兽,不是野狗,它们不会轻易进入人类的地盘,进来了也会被发现、被赶走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