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7章你知我意

时间:2018-07-12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册封典礼结束了。

    晟国使节团回到供使臣居住的四方馆。副使臣见宫北君回来以后一直神不守舍,就说:“殿下何必如此作态,瑶光帝姬虽拒绝了你,你就追到她点头答应为止!”

    宫北君叹息说:“你说的我如何能不知道?只是我有一种预感,不管我怎么做,只要我做的,不是她所说的,她就不会随我回到晟国。”

    副使臣不以为意地道:“殿下,别看她说今天说的信誓旦旦,女人一旦动情就什么也顾不得了,你若令她爱上你,还怕她不跟你走?只怕到时就是你赶她,她也不愿意走!”

    人总是善忘的,离开了庄严的环境,没有了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他们便会逐渐怀疑起星辰的话。

    星辰暗地相会春湖,一番深入的详谈后,总算对目前的局势有了更准确的把握,此前他们虽然也有通信,但是信件篇幅有限,不能说得详尽。

    过去春湖一直隐于暗处,他明面的身份是西楚三皇子的门客,经过十多年的经营,他深得西楚三皇子的信任,是其最为倚重信任的谋士。春湖以谋家为主,兼修兵家,集各家之长化为已用,在星辰的谋划之下,他在数年前拜得名师,身份地位不可与往日相比。

    夏池也是如此,在六年前结识了一位可靠的前辈,如今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老江湖。星辰与他们的关系也逐渐发生转变,从过去臣属的主仆关系,逐渐发展成浓厚的亲情。

    至于星辰的兄长骆魁,因为习武的天资有限,纠结一段时间后,辗转拜入草婆婆门下,投入墨门成为一名墨修,天工格物学得飞起,有时候他的脑洞,离奇古怪的连来自现代的星辰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而在太叔夜和星辰的运作之下,有关未来的预言也以各种神异的方式,流传天下被人熟知,连三岁稚子都能唱出他们编的灭世童谣。

    五更天时送走春湖之后,星辰独坐在月亭里沉思,不知不觉天色大亮,藤王公府的侍女过来禀告:“殿下,长夜公到访。”

    “带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侍女犹豫了一会儿,领命去了,不一会儿却一个人回来。没有完成主人的吩咐,侍女的神色有些紧张:“殿下,长夜公说内院之地外男不可轻入,他说在花厅等您。”

    星辰有点懵逼:长夜公不就是太叔夜吗?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,太叔夜一直是挺不要脸的形象,360度无死角装逼,这种狠劲儿和坚韧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而现在,这个挺不要脸的家伙,居然跟她讲起礼节和客气?

    星辰一脸稀奇得来到花厅,盯着太叔夜绕了一圈又一圈。太叔夜忍了忍,见她一直如此,无可奈何地问:“作何如此看我?”

    星辰这才满足地坐下,眼含戏谑地说:“自我们相识以来,你什么时候跟我客气过?今天日头打西边出来,我自然要好生瞧一下这千古奇观。你若真那么守礼,作何又要登门?我一个女子孤身呆在府里,好柔弱好危险的~你这样上门,人家说闲话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声音娇声娇气。

    太叔夜被这声音刺激的,冷不丁给呛到了,咳嗽了两声缓一缓气息,脸颊都泛起了红晕。他看起来有些紧张,长吸一气说:“你在大典之上说的,可是当真?”

    星辰不明所以地眨一眨眼睛:“你指哪一句?”

    “关于你对丈夫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太叔夜更紧张了,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星辰。

    就好像黑夜里划过的一道亮光,星辰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,然后就被他的紧张给感染了,因为她忽然发现,一旦换一种角度和思维方式,以一种全新的身份和可能性,来看待太叔夜这个人,她就完全没有办法坦然地面对他了!

    紧张得大脑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思考。

    她的脸腾地红了,声音结结巴巴:“你、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太叔夜的心蓦地软成一滩水,眼睛注视着星辰躲闪的双眼,声音柔情似水地低诉:“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”

    星辰的脑袋里嗡一声炸开一朵烟花,她一拍桌面晕头晕脑地站起来:“啊,险些忘了,我还有事没做!”

    危险!要老命了!

    太叔夜条件反射地追上去抓住她的手腕,把人抓的实实的了,心脏才开始后知后觉地狂跳:差点就教她跑了!

    就凭星辰藏匿的本身,真教她跑了,想要找到她可就不容易了。她若诚心想躲,可教他上哪儿找去!心头的那阵后怕过去之后,太叔夜又忍不住想笑:这么多年了,她这一遇到危险就逃的性子,还真是一点也没变!

    “还没回答我的话呢,你就想跑去哪儿?”

    他靠在她的身后,距离近得能感觉到两人的体温在某种物质的反应下急速飙升。这种奇怪的反应,让他也变得奇怪起来,促使他越靠越近、越靠越近,声音也变得更加低沉沙哑。

    星辰的脑袋已经变成一团浆糊,思考是什么东西,她不知道;他有问什么吗,她记不起来;只觉得他靠得太近太近,身后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炙烤自己,似乎要把她的身体点燃,这一刻身体特别敏感,他的一点点气息,都会使她由内而外的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你、你太近了,离、离我远一点!”舌头也捋不直了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太叔夜的一颗心却稳稳落回肚里:不是只有他动心,她对他也是有意的。这无疑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看星辰这样,太叔夜心里有点不落忍。但是该逼还得逼。她习剑多年,他本以为她的性子改了,但如今看来,显然她的本性依旧还在。而以星辰滑不溜手的性格,这次如果放过她,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,才能让她接受与他的关系的改变。

    但他到底不愿看她难过,如她所愿的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“但求比翼鸟,唯愿连理枝。星辰,你知我意,那么,你的答案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含笑道:“好,我等你。”他从来不是想要逼她立刻做出决定,只是想让她明白地意识到一点:他心悦她!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他会竭尽自己所有来追求她,赶走她身边的每一个觊觎者,直到她心甘情愿地接纳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