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6章冒犯

时间:2018-07-12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这是来找茬的吧!

    凤仪好不容易把星辰师徒这两条鱼兜到碗里,哪里能容忍北晟明目张胆的来抢。凤仪到了老年,越发笑口常开,轻易不露怒容,而现在,他的脸上却布满愠怒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轻易开口,连最知君王心意的杜少傅,也不知因何而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太叔夜走上前与宫北君两厢对峙。他面容淡淡地说:“三皇子好大的口气,一开口就索要我们楚国最珍贵的宝物。瑶光帝姬本身就是一位剑道王者,强者的威严不容侵犯,三皇子在我国做客却如此无礼,便让我来领教一下三皇子之所以放肆的底气吧。请!”

    宫北君够傲气,瞥一眼太叔夜,将其明晃晃的无视,冲高台上的星辰大声道:“瑶光帝姬,我乃真心求娶,请看一看我的诚意!”

    修者之间的切磋动辄毁屋平地,祭祀重地不容亵渎毁损,太叔夜和宫北君在皇宫演武场对决,君臣移驾观看。

    北晟君王的修习功法,与一般君王的仁道不同,他们走的是霸道的路子。君王使用的兵器一般是剑,以仁者之剑君临天下;而北晟君王是皇族中的特例,他们以刀为兵器,横扫天下。

    宫北君是北晟最有希望接任君王之位的皇子,他修炼的功法是北晟每一代君王必炼的传承宝典,皇族武气呈现冰冷霸道的银白色,凝聚成的形象是一头凶神恶煞的圣兽白虎,与刀附为一体,随时准备噬杀对手。

    太叔夜拔出腰间的佩剑,青色的玄门道气化为腾飞的巨龙,亢吟一声猛地扎下来,依附到剑刃之上,剑刃的表面浮现出一层层的龙鳞,看起来既锋利又坚硬。

    宫北君是远来的恶客,恶客临门刀剑相待。太叔夜先手出击一剑挥出,龙头从剑刃中钻出,咬向宫北君,剑尖却直取其心脏;宫北君冷哼一声,一边扬刀格挡攻来的剑势,一边猛虎出笼与巨龙缠斗。

    双方都通分心二用之术。

    朝臣惊异地低声议论:“没听说宫北君七品了啊!”

    能与太叔夜战的不相上下,宫北君毫无疑问是七品了。凤仪与朝臣一样,很担忧这场胜负。万一太叔夜没赢,不知他新封的帝姬会怎么选择?

    他试探星辰:“星辰,你认为北晟三皇子其人如何?”

    星辰笃定地道:“不如太叔夜多矣。”她相信太叔夜不止这点本事。

    凤仪惊疑地看着星辰,又开始担心她看上太叔夜。太叔家族日渐势大,虽然太叔夜和太叔澜父子两个退出了朝堂,仅仅领了公侯的虚职,除了家族所在郡县之外,而没有相应的食邑,但就凭这父子两人,也可保证太叔家族两百年兴盛。

    太叔澜还回老家培养家族子弟去了,而两百年够他们培养出多少个天才?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倘若星辰嫁给太叔夜,又会给太叔家族增加多少砝码!让凤仪无奈的是,在整个楚国,还真的找不出比太叔夜更优秀的年轻人,来吸引这位姑娘的目光。太叔夜实在太优秀了,他的优秀,让与他同时代的青年才俊都显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真要从实力论起来,也只有他们两个才足够匹配。

    但是凤仪的良心早就没了,不存在昧着良心说话这种事。

    他畅声大笑一会,用小儿女讲悄悄话的贴心姿态,跟星辰说:“你年纪还小,没开窍呢,还在武者的眼光看男人,等你开窍了,品尝到爱情的滋味,就会明白怎样的男人更适合你。太叔夜,他不是做丈夫的好人选啊。”

    演武场上的对决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太叔夜的青龙鳞震碎了宫北君的兵刃。两人的刀剑都是出自名家之手,材料也是好材料,在武器上鼓旗相当,宫北君的刀碎了,只能说明他技不如人,不论是真气含量,还是真气的运用技巧,他都逊太叔夜一筹。

    太叔夜拱手道: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他胜得太轻松了,谁都看得出来;而宫北君鼻青脸肿的狼狈,则更是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宫北君涵养还可以,目光紧紧地盯着太叔夜,认真地回了一礼:“盛名之下无虚士,受教了!”

    他回转身冲星辰大声道:“瑶光帝姬,我的刀虽然碎了,但是执着于帝姬的心,却仍然还在跳动!北晟愿以宝贵的和平为聘礼,求娶美丽高贵的帝姬!”

    太叔夜只狠下手轻了,让他还有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星辰轻轻一笑,眸光潋滟地说:“我要的丈夫,是要能陪我看大漠落日、观潮起潮落的男人。他只能忠贞于我一人。如果你能卸去继承人之责,每日断瀑挥刀一万次,持续一整年风霜雪雨无阻,那么我会给你追求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朝臣和使节团发出深深的吸气声。

    使节团的副使站出来道:“尊贵的帝姬,你的要求未免太苛刻,挥刀一万次,还要一年风雨无阻,这世上又有谁能做的到?更何况,我国三皇子如何能卸去继承人之责?!”

    “本宫可以。”

    星辰轻拂广袖,华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再次悬于头顶。

    即使朝臣们已经看过一次这把剑,却还是忍不住为此剑强大的力量和美丽的外表而动容,更何况是第一次见到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使节团,他们更是目光痴迷!

    星辰直言道:“我自从拜师后,日练一万剑,七年不曾有一日懈怠,直到横断万仞银河。我能做到,那么我要求我的丈夫也拥有不逊于我的意志,这并不为过。他必须是一个能与我并肩站立的男人,否则我不会倾心于他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缓缓地步下台阶,达摩克利斯之剑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,最终她站在宫北君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被我的外表所迷惑,想把我收藏到你的宫殿,成为你宫殿里的一个装饰品之一,你却不知道我会在今日以后,褪去这一身沉重的华服,穿着简陋普通的衣服,继续我的修行之路。这样的你,有什么资格妄言娶我?请收回你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宫北君为这份美丽与强大而心动,却又明确地知道自己应该给予星辰应有的尊重,否则这不仅仅是对她的亵渎与冒犯,更是对自己的轻贱与鄙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为自己的失礼,郑重躬身致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