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4章帝姬

时间:2018-07-11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剑修拔剑回头看一眼星辰:“瞧好了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了!一种锋利的剑器之感将他的身体物化了,他的动作缓慢地抬起手臂,似乎手中之剑重逾千斤。

    清冽刺骨的剑气源源不断地包裹住剑刃,逐渐在剑刃的外层套上一层由剑气构成的壳,青色的壳在一息之间巨大化,有超过一百米那么长!

    剑修大呵一声,举剑挥下,百米巨剑化为一道巨大的弧形剑气横扫出去,剑气宛若狂暴的天象巨怪,生生撕裂对面三座坚硬的石峰。

    石峰一座一座的崩塌,飞鸟群群振翅,动物惊惶失措,巨大的声响回荡在群山之间。

    剑修眉飞色舞地道:“怎么样?不错吧!要不要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星辰在前世再惊心动魄的场景都见过,但她也不得不承认,仅仅凭借肉身凡体,没有异能的人类却可以修炼出这样的杀伤力,确实令人震惊!

    有人教导总比自己摸索强!而且这人还这么厉害!她爽快地道:“行啊!我答应你了!师父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剑修的下巴快要骄傲得翘到天上去:“从现在开始,你要叫我师父!至于为师的名姓,等到你出师那日,你才有资格知道!”

    对强者的崇敬,使星辰忘记了谨慎,轻易许下拜师的诺言,一脚跌进了人生的巨坑之中。她这师父是个丢三落四的性子,偏又喜欢特立独行的山野生活,还美其名曰:远离红尘一心修行!

    师徒两个住在石峰之颠,随意挖个风格粗狂的沉积岩洞穴,就是师徒俩的小窝。

    师父说:“身为剑修!你的意志必须坚如磐石!”

    于是星辰必须每日清晨徒手攀岩,爬到被削平的山顶挥剑一万次,一年四季风霜雪雨无阻!

    师父说:“身为剑修!你的精神必须硬如钢铁!”

    于是星辰每夜被扔到万仞瀑布之下,挥剑斩断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倒挂银河,冬去秋来两千五百多个日夜坚持不懈!

    师父说:“身为剑修!你的心境要开阔!不要在意那些没用的!”

    于是星辰不得不时常面临自己被粗心大意的师父,忘在冬日上冻的河水,落在狂风肆掠的风雪中,自己挖草根吃树皮偶尔还要欧西接济的日子!

    那个老混蛋!

    七年后,星辰完美返祖,修炼成为一名光荣的人类祖先——山顶洞人!

    临近出师的日子,老混蛋不知又溜达到哪里玩去了,星辰知道自己大概又被忘记了,便收拾收拾行李,自行离开住了七年的万仞石柱之巅。

    此去数里之外的山峦脚下,春湖的手下在那里开了一家客栈。星辰写了一封信,让店老板转交给春湖:她准备回谷看过草婆婆后,就去都城找他们。

    知道了太叔夜所说的未来后,她不得不多做一些打算。

    在谷里住了一段时间,她忽然接到混蛋师父的一封信,混蛋师父说给她讨了一件好差事,让她速去都城拿好处。

    星辰对此深表怀疑,她并不想去,可惜她还没有拿到出师证明,又一想,反正也正要去都城,就两件事一起办了方便。

    山上的枫叶红了,星辰告别草婆婆,一人一驴一猫一鸟,踏上去往都城的路,慢慢悠悠走了半个月,这一日到达都城外的三十里长亭。

    七年不见,长亭破旧许多。长亭里有一个仪仗队,不知是谁在那里告别。做了七年的野人,星辰对瞧热闹的事格外感兴趣,便抻着脖子多瞧了一眼,却发现里面没有别离之人,他们反倒像在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亭里的人察觉到她的注视,三个人先后转过来看她。这三个人里,有两个人她都不认识,剩下的一个,则是太叔夜。

    七年过去了,他变了很多。青涩的少年长成大人的身躯,肩膀更宽,胸膛更厚,气度沉稳,风姿雅然,他比以前更从容,岁月似乎特别钟爱于他,把他前世的沧桑蕴酿成一份醇厚的雅致。

    星辰只多看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。她依旧记得太叔夜的一双眼睛有多么锐利,不太乐意在没有搞清楚都城情况的时候被他认出来,所以特意避免了与他的眼睛对视。

    太叔夜走到长亭边,疑惑地注视着从路边经过的女修,总觉得莫名有些在意。女修的双腿盘腿坐在毛驴上,背后负着一把普通的青锋剑,她的脊背像剑鞘一样笔直,体内有凛冽的剑气透出,似乎还不能很好的收敛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迎驾副使抬头看向天空,指着在空中盘旋的飞鹰说:“长夜公,你看天上!那只飞鹰是不是就是藤王公所指的那只鹰?”

    太叔夜步出长亭,朗声道:“姑娘请留步!”

    星辰心里挺郁闷:几年没见,他认人的功力见涨了?无奈地跳下毛驴,回身等着太叔夜走上前。

    太叔夜宽袍广袖,一举一动都人美如画。但星辰一见他的神色——那是只有面对陌生人才有的装逼范儿——她心里顿时就乐了:他没认出来!

    太叔夜上前拱一拱手:“不知姑娘可认识剑道宗师藤王公古剑古宗师?”

    星辰心里挺乐呵,面上还在装相,给人营造出一种『这姑娘高冷凛然不像个人倒像把剑』的错觉感观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她听到最多的消息,就是关于这个藤王公的。据说这个藤王公救了凤仪的命,于是凤仪把藤郡封给他做食邑,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人的徒弟。

    太叔夜从袖袋里掏出一张纸,展开信中的笔记给她看:“这字你可眼熟?”

    星辰闭着嘴不说话:这字太忒么眼熟了!这不就是她那混蛋师父的字迹么?

    纸上字迹剑气纵横,凌乱潦草。内容是一首诗,大概只是随手写就的废纸,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星辰的心里升起不太好的预感:“你怎么会有我师父的字?”

    太叔夜的面色挺平静:“这是藤王公的手迹,你既然能认出藤王公的亲笔手迹,你应该是同他关系挺亲近的一个人。敢问姑娘,可知道藤王公的高徒是否已经到达都城?”

    不妙的预感变成现实!

    星辰镇定地道:“我师父只有我一个徒弟!”一般人也不能在他手里活下来。

    这老混蛋又闯了什么祸?想一想路上听到的传言,呵呵,给一个姑娘娶另一个姑娘作媳妇儿?没这么坑徒弟的!

    太叔夜定定地看了星辰两秒,眼中浮现出一丝「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」的微妙小纠结情绪。

    他广袖一展躬身作揖:“微臣恭迎帝姬归京!”

    “臣等恭迎帝姬!”

    仪仗队惊慌一阵之后,连忙跟着作大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