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1章盗秘典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,提着滴血的头颅,朝凤仪遥遥致意。

    刘立的死,极大的刺激了凤仪。在他展示国威之时,在他以向考生问策的方式,表示自己对潜入国内的各国细作不满的时候,一向没怎么被他放在心上的女儿,居然冒出来打他这个当爹的脸!

    凤仪怎能不气?

    君王一怒,伏尸千里。

    全城戒严,严查谢党!借着这股东风,对人间四月天觊觎已久的人,趁机出手了。今儿这个诸侯王的代言人,明儿那个盛宠皇子的心腹人,都「亲切友好」地会见了夏池,表达了对聚宝盆的垂涎之意。

    夏池的回话统一而一致:“我之所以建立人间四月天,是为了向岳父证明我的能力,如今人间四月天已经得到君上亲口夸赞,我再也想不出能使人间四月天更上一层楼的法子来,我已心满意足!不日便将回返乡里,请求岳父准我十里红妆娶妻过门!”

    夏池有意给人间四月天找个善待姑娘们的下家,消息一经传出,不仅王公贵族动了心思,但凡有点能耐的人,都开始暗暗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夏池是个男人,不能跳,又不能唱,认真论起来,他也就是个看场子的高级打手!人间四月天真正值钱的不是年轻漂亮的姑娘,年轻漂亮的姑娘要多少都能找得来!

    人间四月天真正值钱的,是擅于调教姑娘把握顾客心思的老鸨,能想出金点子的人,那才是最会下金蛋的母鸡!

    做生意的人,没几个是笨蛋。没能耐吞下整只母鸡,喝几口鸡汤总也能行,那么大一个摊子,不止培养了一个台柱子,更别提每年还要推出新人。

    凡是不能争抢,抢的人一多,就容易生乱。再加上,君王又在严查乱党贼子,这样一来事情就更容易乱。平日里没仇的,见面都能冷笑;平日里有仇的,就更不得了,斗得跟乌鸡眼似的。

    很方便星辰在里面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在星辰的授意下,潜伏在皇子府的春湖,利用皇子争权夺利赢得凤仪宠爱的心思,去拉拢都城的高门世家儒族,于是这把火烧到了世族的身上。

    越是庞大的家族,利益纷争越激烈,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就越多。纷争一多,就容易出现矛盾和冲突。矛盾激化了,冲突升级了,人的愤怒和不满也就随之升级了。而失去理智的人,很容易使出昏招;一门心思放在内斗上,便容易疏忽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很方便星辰在里面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布局这么久,收获的时间到了!

    夜幕降临,漫天繁星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在夏池的掩护下,潜入杜如春杜少卿的府邸。杜如春能够年纪轻轻自创功法,不仅是因为他有天赋够聪明,还因为他熟知许多门派和家族的典籍!

    杜如春和刘立分别是凤仪的左膀右臂。杜如春在为凤仪办事期间,收缴了足以装满五间藏书阁的藏书!然而相比起刘立在都城的赫赫杀名,杜如春看起来就低调很多,从来没人骂他的恶名,只有人称赞他的善名。

    那些骂过他的人,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杜家挺热闹,藏书阁这边很是清静。两人悄没生息地钻进去,略过各种儒学典籍,寻找被儒家视为旁门左道的玄门、兵家、谋家、道家等秘典。

    找了整整一宿,才在一个僻静角落里,翻出埋在旮旯角落里落灰的玄谋兵道秘典,它们被归类在杂家之中,静静躺在那里看样子已经很久无人问津!

    星辰向夏池打个手势,两人配合默契,一个负责取,一个负责装,把找到的秘籍统统取走,足足装了两个大包袱,而后,又把自己携带来的假秘典原样放回去,重新吹上一层灰土,伪装成没有动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背着一个大包袱,静悄悄地溜走了,天色将明未明,杜家祠堂那边依旧烛火通明,这里也是闹了一整晚。

    杜如春审问了儿子一夜,只要一想起儿子做下的蠢事,他的心就又焦躁又愤怒,特别是一想到别人家的儿子——太叔澜的儿子太叔夜——不仅不蠢,还十分能干,他就难免感到有些泄气和疲惫。

    杜如春骂道:“我杜家之所以盛宠不衰,是因为你老子我!因为我一直虔心替君上办事!夺嫡?你怎么敢!连你爹我都不敢掺合的事,谁给你的胆子掺合?君上且还没老呢!蠢货!倘若你再这么蠢下去,你就给我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蠢儿子震惊脸:“父亲!”

    杜家的势力在都城,回老家就等于被流放。

    杜如春看到他的蠢脸就来气:“你给我去藏书阁,把谋家的秘典给我抄写三百遍!学学人家是怎么玩弄手段和智慧的!长长脑子!”

    蠢儿子还想求情,却被人拖到藏书阁关了起来,他无计可施,听了母亲的劝,只能老老实实去翻找谋家秘典,期待自己安静乖巧的抄几天书能让父亲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然而没人告诉他谋家秘典放在哪里,他只能挨个书架的找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    秘籍到手了,可以全面撤退了。

    人间四月天被分成三分,分别转手给了三个买主,而真正的核心成员则各有安排,根据姑娘们的个人意愿,有的进了公侯大院转为暗线,有的成为别家台柱以为呼应,有的选择退休养老回基地。

    这些年的盈利每年都有分批运走,杏园大比之后又有一波钱雨来袭,这批金银会分成两路运走。夏池押送一路,骆魁和星辰押送另一路,春湖留下收尾,扫清痕迹之后和大家汇合。

    凶名满都城的夏坊主要走了,不知多少人又拍手称快!他为人太护短,别家都是客人挑姑娘,他家倒好,姑娘挑客人!

    眼瞅着夏池的车队出了城门,不少人相约去楼坊庆贺,但是一进别家的楼坊,看着一个个精心调教的或者高冷或者温婉的名妓佳人,心里又总有点不得劲儿!这些太装了!假模假式!聚在一起长吁短叹:世间从此少了一处清静美好之地!

    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:夏凶神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。

    夏池的未婚妻和小舅子走了,但是骆魁和星辰却并没有离开。他们伪装成一个商队,要等戒严之后才能离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