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70章刘立横死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一曲既完,在人们如潮的掌声之中,歌伎和舞伎众女、以及琴师等向阙楼之上的君王表达敬意。温婉秀美的歌姬声若莺啼,一祝君王,二祝臣民,三祝有情人。

    “谨以此曲此舞献与君上,一愿君上雄途伟业千秋万代!二愿大楚肱骨爱民恤物福寿延年、黔首安居乐业合家安康!三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

    这群女子既有年轻的美貌,又有闺中贵秀的大方仪态,少了时下女子的拘谨胆怯,她们的美就像春天的花草,自然地绽放属于自己最美的人生。

    这是最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人类生来就会追逐美丽的事物,即使知道她们只是身份卑贱的伎子,即使不认同她们的大胆放肆,却没人能够否认她们生机勃勃的美丽。

    不仅无法否认,还会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凤仪龙颜大悦:“诸位爱卿你们看,我大楚!即便是女子,也要力胜诸国一筹!诸女歌舞赏心悦目,有赏!人间四月天,盛名之下无虚士,不愧为大楚第一歌舞坊!人间四月天敬上有功,赏!”

    五十强表演赛是大楚国君向臣民展示栋梁之才的时间,主题以和谐为主,丁栋说自己恐怕会在今天就被刷下来,这其实是不可能的,倘若谁在今天捣鬼,便会触犯国君的威严,下场会很悲惨。

    五十强的表演赛可以进行自由组合,几个人一组合演,也可一个人独自表演,民间的表演组织穿插其中,多以青楼伎馆为主,也有杂耍等项目,也会有教坊司的表演团参加。

    在这一天里,女人的行为出格一些会得到原谅,若是喜欢哪个郎君的表演,可以向其投掷香囊、香扇、鲜花等物。有时候,特别受喜欢的郎君,能够得到铺满表演台厚厚一层的礼物。

    青楼名妓的表演也不落其后,总有爱美之心,愿为裙下之臣,奉上车载斗量的鲜花。

    短暂的一天放纵之后,比赛继续进行。正如太叔夜所料,五十进二十五,丁栋毫无意外的落败了。

    星辰虽然用精神力引导的方式,使他多年以来所学得以融会贯通,但是他的根基底蕴不如人,确实难以胜出那些有天赋又专研多年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丁栋的思想和性格与儒道有一定的偏离性,倘若以后他能明确自己心中所要,或许还有可能成为一个侠儒,在这一方面有所成就,但是走方方正正的儒道却是不能。他能自己把自己憋屈死。

    五十进二十五之后,又是一轮较为轻松的节奏——二十五进二十,第十四天迎来十强,第十五天从十强中决出第一二三名,也就是状元、榜眼和探花。

    西泰门广场由阵法师布下阵法,以免比拼中外泄的激烈文气伤到君上或者王公大臣,也免去损坏广场事后修复的麻烦事。

    最后一天的疯狂,观赛的人尤其多,现场人山人海摩肩擦踵。人间四月天因为得到国君的青眼,在广场的边角搭了一个观景棚。上层世族和大臣占据视野最好的街景,街道两边的店铺被他们承包了;中等世族和末等世族在广场两侧搭建观景棚。

    星辰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,拒绝了太叔夜的邀请,坚持呆在位置不太好的人间四月天。

    凤仪亲自出题:“大楚立国至今,国泰民安物阜人丰,却仍有宵小之徒贼心不死,如筑堤之蚁妄图乱我大楚,更引的魑魅魍魉之辈亦潜入我大楚!何以策敌?上策者,封状元!为仪事郎!”

    仪事郎!君王的文秘!

    身为君王近臣,虽然位卑,权利却不小。

    这就跟之前考诗作、考四书五经不一样了,这考的是实事策论!实事策论有两个老大难:一难在写,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,肚子里没有实策和解决方法,就不能称之为一篇成功的策论;

    二难在成画,以文为骨架,以气为笔墨,铺演江山万里,就跟排兵布阵一样,你若你的策论能够解决问题,怎么解决,你试给我看!把数据演算给我看!实施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困难?你会怎么解决这些问题?一旦江山画不成,则证明你只是纸上谈兵!

    前三名经过十四天的比赛,一路过五关、斩六将,他们的脑力、精力、体力和内力消耗很大,已经十分疲惫,这对他们的意志和毅力都是一项残酷的考验。

    成,则功成名就;

    败,则遗臭百年!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考试,不是要命。

    阵法师会配合布阵,将考生的策论答卷,用增幅阵法将之放大到十丈方圆,以供阙楼上的君王审视。而一张答卷,不足半米。

    夏池挑眉:“他在说那莫须有的谢党余孽?”

    星辰哂然一笑:“你这样说未免太小瞧人家了,他堂堂一国之君,还不会把曾经的手下败将放在眼里。何况败军之将已死,所谓余孽只是一群打着谢氏幌子的阴沟老鼠罢了。他意在邻国。”

    破命星出现在西楚,给凤仪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广场表演台已被清理干净,偌大的空旷场地中央,只摆放了三张案几和三个蒲团。三名胜者端坐蒲团上,听鼓擂过三遍,开始提笔作答。

    第一个作答完毕的人,他的答卷会被阵法拾取,头一个演绎出策论图谱。能厮杀到最后一轮的人,不论放在哪里都是杰出之辈,不至于闹出无法演绎的事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星辰微微一笑:“好戏开场了!”

    十丈山河图,百里丰水稻;一场焚天火,烧尽魍魉鬼。

    夏池不解地说:“此策应该是针对南鄢吧?只有南鄢丰产稻米。他的方法就是火烧南鄢的水稻吗?”

    他看向星辰,却见星辰在笑。那笑容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星辰说:“不,他的意思应该是经济封锁,南鄢虽然盛产稻米,但因为地域狭小经济品种单一,需要向西楚购买大量的食盐、布匹和茶叶等。不过这些与我们无关,这火虽然只是比喻之法,于我来说却是锦上添花的一个助力。”

    夏池重复道:“助力?”

    星辰低语轻笑:“啊,送人归西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拒绝太叔夜,就是因为这里更方便她施为啊!

    指尖看似随意地拨弄着腕上的铃铛,叮呤、叮呤呤……就像坐不住的顽童在跑动,铃铛的节奏古怪得让人把不住脉搏。

    加上开场歌舞给刘立所下的暗示,这样一来,全部条件就齐备了!

    街道一侧的雅间里,刘立忽然大吼一声,从二楼纵身跳跃到广场上:“哇呀呀呀呀!谢氏!把你的妖孽女儿交出来!谢氏女!你要某的头,有胆来拿啊!”

    刘立在策论图谱中追逐着虚幻的身影,炽热血红的虎翼刀忽然脱手而出,而刘立却毫无所觉,挥舞着空无一物的双手砍杀着不存在的幽灵。

    受惊的人们惊惧退却,冲毁了广场边缘地带的观景棚,星辰趁机离开广场。

    凤仪愠怒道:“快去请叶供奉!”

    却见虎翼刀盘旋飞回,旋转划过刘立的颈脖,像切豆腐一样干脆利落地削掉了刘立的脑袋!血呼呼的脑袋顺着力道飞去,被飘然而来的谢氏女一把抓住发髻!

    刘立!横死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