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69章曲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丁栋的胜利状态一直持续到杏园大比的第十天,这期间,他pk掉拿着家中保送推荐生名额的庶兄丁楹,pk掉其他近两百多名的同期初选优胜者和推荐生,成为五十强之一。

    虽胜,却是惨胜。

    星辰叹气说:“还好明天是表演赛,你可以休息一天,不然的话,下一场五十进二十五,你恐怕会被刷下来。”

    丁栋震惊脸:“你还想我进二十五?看看我这内伤,我觉得明天表演赛我就会被刷下来!”

    星辰狰狞脸:“知道我在你身上压了多少银子吗!还有楼里的姑娘幸苦排练的歌舞,总要有个万总瞩目的亮相机会吧?怎么说至少也得一个十强才勉强配的!”

    太叔夜撩起纱帐走进来,听到星辰的话,莞尔道:“倘若真按你的要求来,恐怕只能白白幸苦一场。五十强的排名大多内定,丁兄能进有一定的运气成分,至于二十五,他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还真是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蛋糕早已被私下分割好了,丁栋如果要争夺二十五强,势必要触动别人的利益,以丁家在都城的权势而言,一个二十五强的利益恐怕还抵不上得罪别人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歌舞既然已经排了,就不可浪费,不过是换一个名头的小事。

    星辰一脸惋惜地拍拍丁栋的肩膀:“那歌舞本是给你庆祝五强用的,可惜你没那个福气受用!那就明儿表演赛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丁栋抖了抖身体,小眼神感激地瞅一下太叔夜:多谢兄弟救命之恩!

    有道是:人怕出名猪怕壮。丁栋在不久前还是一个小透明,说起来也是王孙公子世家纨绔,然而都城是什么地方?在大街上随便扔一块砖,砸到的十个人里就有一个王孙纨绔。

    在都城,纨绔是不值钱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说他一飞冲天有些夸张,但是称他一声青年才俊却是能够的,也算一号有名声的俊杰人物了。他还没怎么享受到年轻俊杰带来的荣耀,却已经充分体验到名声带来的各种麻烦。

    人间四月天作为都城的头一号风月场所,论在圈子里的身份地位,别说五强,就是前三的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也乐意花大价钱请姑娘们镇场子,如果教人知道人间四月天的姑娘们倒贴钱给他表演……嘶!

    脑补一下那个可怕的场面,丁栋看着太叔夜的眼神更加感激了。

    月出日落,月落日出,第二日到了。

    五十强表演赛的场地,位于皇城西泰门外的广场,凡举国欢庆与民同乐之事,都放在西泰门广场,而今天,国君也会与民同乐。

    辰时,钟鸣九响。

    凤仪携同几位爱妃,在几位受宠皇子皇女和近身大臣的陪同下,登上了西泰门三出阙,一番简略但鼓舞人心的致辞后,在臣民热烈的欢呼之中,把手里的红绣球递给太叔澜。

    他言语含笑态度亲昵:“每年此时,孤都会深感左右为难啊。太叔少师,今年这重任,就托付给你啦!”

    “臣定不负君上盛情。”

    太叔澜手持簇新的红绸绣球,含笑走到女墙边,一股墨色文气托起绣球,在广场上空盘旋飞舞。那是一条威武雄壮的巨龙,鳞甲须发栩栩如生,口衔红绸喜珠降福人间。

    人群欢呼涌动。

    西泰门抢绣球是讲究的,就规定而言,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可以抢绣球,不过达官显贵和世族儒修自持身份,不愿意大庭广众之下娱乐众人,所以抢绣球的人都是身份低微之人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第一届,一个青楼女子雇佣了侠修,抢到那一届的绣球,一曲表白心意的《凤求凰》技惊四座,有关当事人的爱情话题就在都城流传经久不衰,从此以后每年的西泰门抢绣球,心照不宣地成为一项全民参与的八卦娱乐活动。

    不过,今年他们注定听不到,有关青楼名伎和青年才俊的风流八卦了。

    巨龙昂然一声,一飞冲天,回到云层之上的天空去了。红绣球从空中缓缓飘下,正下方就是专门搭建的表演台。

    “抢啊!!!”

    人潮奋力吼道。看戏的,比动手的,更激动。

    十几道黑影从人潮中突然跃出,飞到表演台的上空,你给我下个绊子,我给你抽个冷子,你争我抢地争夺那颗唯一的红绣球。

    凡是撑不住一口内息落地的,便会自动失去抢夺的权利。十几道身影在空中你来我往地缠斗,使出各般拿手绝活,却只见一道柔柔的鞭影,犹如一条悠闲自在的小溪,见缝插针地从你想也想不到、料也料不到的角度,进入重重包围之中,叼了绣球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人群哗然!

    “天啦!竟是夏坊主?!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我的眼睛瞎了吧!疯子夏池的鞭法一贯凌厉狠绝,竟也能如此多情婉转?”

    不止一个人在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礼官大声问道:“抢到绣球者,乃是何人?报上姓名身份!”

    夏池面向阙楼单膝跪地:“草民夏池,人间四月天坊主。”

    凤仪冲着太叔澜别有意味的一笑:“爱卿,孤听闻,你的儿子很是看中此人的内弟,你真的没有暗地使什么黑幕吗?”

    区区一个青楼的东家,是不值得一国之君赏脸回话的。在凤仪和太叔澜几个大臣闲聊的时候,礼官已经在凤仪的示意下,代替君王打发了夏池。

    礼官说:“夏池,你既已夺下头魁,开场就交给你们人间四月天了!万不可辜负上意!”

    夏池依例回复了礼官,离开表演台,把绣球交给星辰。星辰抱着绣球,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回身招呼准备已久的姑娘们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打起精神来!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,给他们开开眼、长长见识!”

    很快,自认见识颇多的都城人,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训练有素!

    两辆扎满鲜花的四花车,由十八名力士肩负着行驶,在轻歌曼舞中缓缓而来,行到广场中央的表演台旁。

    一辆花车连接到表演台,一个个姑娘撑着伞,身穿比春日更柔情的嫩黄衣裙,踩着绵绵细雨般的情愁小调,轻柔地飘出来,只能看见如莲花如湖水般摇曳荡漾的裙角,不见脚动。

    “海棠初放又一春,蝶舞风含香欲醉人,谁家女卷珠帘轻倚门,情绕心魂……”歌声响起,另一辆花车,像鲜花层层绽放打开,露出里面的歌伎和琴师。

    歌,柔情似水,唱出的不是一人一心一情,而是万千女子的豆蔻情思;舞,也不是名妓大家的炫技之舞,更不是寻常取乐于人的媚俗之舞,亦是万千女子的豆蔻情思!

    代表着少女的嫩黄衣裙,含羞雅致的春日花伞,一个个千姿百态的女子莲步轻移,简单的舞步,优美的身姿,旋转摇曳,伞下回眸,动也是情,静也是情;喜也是他,嗔也是他。

    哪个少女不曾思慕良人!哪个少年不曾情窦初开!

    何人不曾年少!

    这场歌舞,让不懂情的少年少女初识情滋味,让已经当爹当娘当祖父祖母的人恍然记起,以为被自己忘记却原来从不曾忘记的青涩当年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人落泪当场!

    星辰瞥一眼阙楼,见刘立怔怔的入神,垂眸露出一丝微笑:刘立,这曲子,可不是便宜听的呢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