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63章异象再现,一星在天!(3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太叔夜在书房里执笔书写,一笔一划间使自己沉心静念。从宣威侯府救了谢氏女,与之分道扬镳回府,他就一直在静心书写。

    谢氏女强势杀到都城找刘立复仇,于公于私,他都不应该放任,毕竟他的父亲是三孤之一的少师大人。但他太叔夜有自己的原则,杀人偿命,这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规则,即使有一天谢氏女选择刺杀君王凤仪,也无可指责。

    但他放任她离开之后,却一直有些心神不定,似乎他的放任,会导致一些不可控的意外之事发生。

    他一面静心,一面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直到五更天色微亮,玄卫在门外禀报:“公子,宣威侯府遭到毒蛇袭击,宣威侯刘立现已离开都城。”

    她还能御使蛇吗?

    太叔夜神情微微一愣,沉吟地把笔搁置在笔架之中,很快他摇一摇头,反驳了这个可能。倘若她会御蛇,那么在她与刘立游斗的时候,就应该使出来,不应该错失机会,在万箭齐发时束手等死。

    为什么偏偏是蛇?????太叔夜想起在星辰那里闻到的蛇味子的气息,心情不由地有一丝沉重。蛇味子能使蛇疯狂,星辰深更半夜地跑去深山采摘那么多蛇味子做甚么?

    他和谢氏女有甚么联系?

    谢氏女这个少女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,他至今记得第一次在演武台上看见她时,心脏忽然而来的那一下抽痛。

    那个少女虽然恨着,却已经失去「恨」这种感情——看她的眼神就知道。身为一个人,连基本的感情都失去了,还能够称之为人吗?

    太叔夜很不希望星辰和谢氏女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消息已经等到,但心中的疑问却更多,太叔夜没有歇息的心思。静默思索一番,由于信息太少,推导不出答案。他转而推开门,走到院中的空地,开始每日清晨的剑术晨练。

    剑波随风动,落花逐浪飘。

    寒寒青芒绽,暖暖红香摇。

    忽地,太叔夜的心脏毫无预兆地狠狠抽搐,剑的去势收敛不住,院中梅树被削去一根枝桠。太叔夜捂着心脏蹙眉。

    就听院中的玄卫喊道:“公子,你看天空,那颗星星好奇怪!”

    太叔夜心头一跳,甚么星星会在大白天出现?只有不按常理出牌的破命星!他抬头看去,只见天空的正中央有一颗星辰在散发耀眼光芒,不是属于星辰的破命星又是甚么?

    星辰出事了!

    西楚王宫文华殿侧殿里,凤仪和大臣正在商议政务,占星寮的卿事忽然在殿外求见。凤仪唤之,卿事入殿来,激动地跪地禀告:“君上!一星在天,一星在天啊!破命星终于又出现了,直指我楚国都城啊!”

    凤仪和大臣急步出殿来,只见天空里一星在天,与初升之太阳争辉,虽然星星的体积与大小和太阳相比相差甚远,但它的夺目程度却远远胜过太阳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,它虽然很亮很亮,亮到人们在抬头看望天空的时候,第一眼会首先注意到它,而不是太阳,然而它却一点也不像太阳那样刺目,温和又充满希望,不会刺伤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凤仪激动地道:“宣威侯何在?”

    几位大臣看天的看天,看地的看地,暗自对凤仪的想法都心知肚明。派遣之人是宣威侯,则代表凤仪的命令是——不惜任何代价。

    破命星主可以死,却不可以落在他国手中。

    温岭山庄的废弃牛栏里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从半空里落到地面。祈愿异能再次被激活,虽然她的精神力也耗去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的问题,就只剩沟通障碍了。

    正思忖着要不要叫回欧西,却只觉大脑陡然一清,耳边一个细细的爱娇的声音在说:「要是女王大人能听懂猫语就好啦,这样我就能交代遗言啦喵~」

    能听懂猫语了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默然了一会儿,感觉异能没有产生消耗,心中明悟关于一条祈愿异能的规则:当她的意愿与许愿者的意愿一致时,祈愿自动有效,且不产生耗能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那只剥皮猫:“你浪费了唯一的祈愿机会。由于你的祈愿,妾身现在能听懂猫语,有甚么遗言,你说。”

    牛栏里面忽然一静,没有一只猫再发出叫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一只深棕色三花猫用沉稳的声音迟疑地开口说:「你能听懂我们说话?」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说:“刚才说过,因为它的许愿,妾身现在能听懂了。”

    牛栏里陡然热闹起来,此起彼伏地响起各种猫叫。

    享受过羊肉串待遇的炙烤猫,毛被炭烧出一块丑丑的秃斑,露出红通通的皮肤。炙烤猫信心百倍地说:「我就知道,人类也有神明的话,我们猫应该也有猫大神!猫大神,保佑我的毛快快长起来,马上要到交配季啦!」

    断腿猫看一看自己被仆人砍掉的前肢,期待地说:「真的有猫大神吗?希望我的脚快点好起来,不然我没办法养活自己。」

    两只眼睛都被剜掉的小猫强忍痛处说:「我希望我的眼睛能好起来,主人最喜欢我的眼睛了。」

    钉板猫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铁钉刺出来的窟窿眼。它气息奄奄却恨意强烈:「我要复仇,我要复仇!」

    剥皮猫哭唧唧地夹杂在同伴噪杂的声音里:「伦家想改愿望喵~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首先实现需要治疗的猫的愿望,帮断腿猫接上断肢,帮剜眼猫移植眼睛,帮炙烤猫催生皮毛……把钉板猫充满仇恨的灵魂抽出来,附体到昏迷过去的中年仆人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看一眼变得沉默安静的剥皮猫,她的视线在牛栏里面寻梭,从其他猫的身上逐一划过,已经用掉愿望的猫被排除,需要许愿治疗伤势的猫也被排除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看着剩下的猫说:“如果你们没有特别想要实现的愿望,可以考虑一下把你们的愿望对它使用。”

    它们不说话。

    谁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全都安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剥皮猫声音细细地说:「女王大人不用啦,我不怕死哒~」

    “为甚么?”

    明明之前那么想要得救。

    剥皮猫看着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说:「你都流血啦,流了好多血,你会死哒。」

    所有猫都看着她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微微一怔,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和身体——瓷白光滑的肌肤裂出丝丝纹路,血丝从里面渗透出来,浸透了身上的衣衫;凌晨刚换的月白罗裙,已经被鲜血染红,看不出本来的颜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