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60章虐待也算照顾吗?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小院化为蛇窟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腥臭蛇群,占据了院中的空间,使院外的仆人和护卫见之皮肉发麻,被吓得不敢涉足。

    刘立哇呀呀地怒吼,挥舞爱刀冲到院外,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——蛇群死心塌地地认准了他。

    他逃到哪里,它们就嘶嘶地追哪里,一波波的翻出院墙和门槛,那种疯狂和汹涌的架势,使驻足不敢上前的护卫俱都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刘立也从未见过这般多的蛇,身上的毛发根根竖立,血色罡气像拍打岩石的波涛一样,一击又一击地横扫四周的蛇群。

    看见迟疑不敢上前的府中护卫,他愤怒地喊道:“都愣着干甚么?给本侯把蛇都赶走!”

    十几个护卫听从命令紧握陌刀冲过去,然而甫一靠近,蛇群立刻昂起头颅发动攻击。几个太过靠近的护卫,来不及退回到安全线之外,陷在蛇群的包围之中,身体顷刻间爬满了蛇,在蛇群的毒液攻击中,惨叫摔倒在蛇躯铺成的地面,身体无声化成蛇巢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废物!一帮废物!”????刘立叫道。

    护卫指望不上,刘立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西楚都城正是二月末三月初春暖花开之季,蛇刚从冬眠中醒来,还没有蜕皮,没到交配季节。

    蛇信香被清晨的冷风一吹,迎风飘十里,淡淡的带着一丝凉爽甜香,淹没在春日的花香里。普通人不太容易察觉到空气中的那一丝不同,顶多觉得今天的空气很清新,使人神清气爽精神完足。

    但是对蛇群而言,这却是迷人甜美的交配气息信标。天大地大交配最大。受到蛇信香的刺激,它们提前进入寻偶期,性情比平时激动暴躁,鸣叫声清晰明亮,哒哒哒如同击石。这时面对外来的惊扰,它们会发动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刘立一面抵抗,一面转移阵地,不停歇地杀杀转转,不知不觉之间,退守到侯府的正院大门旁边。一个跳跃站到了侯府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蛇群仿佛失去信号般,霎时群体性的一滞,茫然了一会,很快成片成片地退走了。

    刘立愕然地站在一个人影都没有的街道上,看着蛇群在顷刻间诡异消散,如同出现时一样诡异的没有征兆,他脑中不由浮现谢氏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——妾身不只会御使猫这一种动物。

    ——惊喜自然要留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诈他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刘立整个人都焦躁了。

    刘立带着几个护卫,匆匆离开都城。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在城楼上站立一宿,看见刘立出城,身体一飘,远远缀上。

    温岭村距离都城四十里,有一方水土丰饶的良田,是刘立替凤仪办事时得到的产业。

    刘立在这里拥有最高的权威,整村的农奴和佃户都是他个人的私产。村里大多是茅草屋,零星有两座泥胚屋。靠内有一座青砖红瓦屋,像守门的恶犬一样,守住通往山脚庄园的路。

    位于山脚的庄园,是给替侯府看守产业的管事的居所。现在这个庄园发挥着另外一个作用,替高高在上的侯爷接待一位神秘的贵客。

    自从接待了贵客,管事走路都更傲气。如果说刘立是这个村食物链最顶端的皇帝,那么温岭村的管事就是伺候皇帝身边那个嚣张跋扈的太监——的lose小太监。

    地位比上不足,比下,却是绰绰有余。把丁点儿权利牢牢地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刘立一踏进村头,管事就得到了消息,匆忙提着衣裳摆角,屁滚尿流地赶来迎接。第一次面见能使小儿止哭的宣威侯,他心里怕的很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接到了宣威侯爷。

    看见刘立的神情和脸色不好,管事擦一擦额头的冷汗,忐忑问安之后,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听吩咐。

    刘立身躯沉重壮硕,是个步军将校,不擅长马背战斗,也不喜欢骑马,从都城出来都是用双腿走的。他走路很快,脚力极好,少有人能比得过他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着,问管事说:“那道人在哪?”

    贵客就是个道人。侯府管家特意吩咐过,不能怠慢此人,务必好生伺候照顾。因得了这个吩咐,管事伺候这个道人,比伺候自己的老娘更精心。

    管事忙不迭回答:“回侯爷,清风先生每日都会到后山走动半日,寻找阴气聚集之地。今日尚未出门,还在庄里。”

    “叫他来见本侯!”

    管事喏喏地说:“哎,好的。小人送侯爷您去歇着……”

    刘立提起钵盂大的拳头,一脸焦躁要打人的样子:“叫你去,你就去!再聒噪,爷把你的脑袋开个瓢!”

    管事再不敢耽搁,歇了让下人去叫人的心,自己亲自跑了一躺。不一会,领着一个身穿土黄道袍的瘦黄中年人,来到庄园的厅堂。

    刘立一条腿踩着椅面,烦躁地坐在茶案上面。

    道人拱手说:“贫道见过侯爷。”

    行走江湖,靠手艺吃饭的人,眼力都不会太差。清风道长一瞧刘立的神色,就知道事情大概出了甚么变故。

    于是问礼之后,他就直入主题:“看侯爷神色,是有何事烦心?”

    刘立放下腿起身,请清风道长坐了,方才说出被蛇袭击一事,以及星辰演绎的谢氏女所说的言语。

    然而他担心地问:“道长,既然她能御使的兽类不止是猫,那么咱们以猫魂反噬她的办法还能行得通吗?”

    清风道长捻动颌下几根稀疏泛黄的胡须,口里笑声说:“侯爷您有所不知,御兽师一族以魂契兽,灵魂与兽相通,获得御使妖兽的能力。此举其实逆反天意,有被妖兽反噬的危险。御兽师自有抵御反噬的方法,但这却是他们族中的隐秘,又怎会给一个外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谢氏女不具有御兽师的血脉,她的灵魂不可能承载妖兽灵魂的契约,虽然不知她从哪里得来御兽本领,但她也只能御使普通动物。莫说是御猫御蛇,就算她能够御使妖兽,贫道也自有办法对付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侯爷无须担忧此事,一切都在贫道的身上。你只须送来九十九只猫,让它们受尽虐待而死,贫道便能设下阵法,叫她痛恨来到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刘立大喜,谢了清风道长,回头瞪着眼睛问管事:“道长的话都听见了?猫照顾的如何?”

    管事只是个普通人,哪里听过清风道长这般手段,他在一旁听得一字不差,心胆已经怕得打颤。

    照顾?

    虐待也算是照顾吗?

    面对侯爷凶戾的眼睛,管事颤声回答:“侯爷,猫叫声太渗人,没人愿意做,只有两个奴仆敢动手,所以……事情办的慢了些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