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8章不会剥夺阁下的权利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这就是力量的差距。

    外面刘立在大声命令护卫:“快射箭!快射!不能让他们逃走!”

    太叔夜用力一蹬地面,带着怀里的人,一齐飞到屋翎之上,在屋脊上稍稍借力,堂哉皇哉地飞渡到夜空的深处。

    第二波万箭齐发,像老人稀稀落落的牙齿,这里空一片,那里缺一块,终于射到空中,却沦为天上人的点缀。

    两个人高高飞渡在头顶上空的夜幕里,像是踩着一曲缠绵的探戈步伐,在月亮的偏爱下罗曼蒂克地漫步。

    月儿静洒,风儿轻送。

    硕大的黑披风在夜风里扬舞,霸道遮住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身影,只给仰望夜空的宣威侯府众人,留下一枝黑百合般的剪影。

    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幽暗角落,两个人一落地,就各自分开了。????太叔夜揭开脸上的黑面巾,露出那张即使在暗处似乎也俊美到闪闪发光的脸。他语声雅致地说着厚脸皮的话:“你又歉我一个人情,因为我又帮了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认真整理着,因为那个夸张到二百七十度的大旋转,而有些凝乱的衣裙。整理妥当了,这才抬起头漫不经心地说:“能够为妾身效劳,是阁下的荣幸。妾身不会剥夺阁下自我满足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的眼睛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和态度,却说着这么不知感恩的话,换做哪怕任何其他女人来说,都未免会显得没有教养,然而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却让人觉得再般配不过。

    镌刻在她身上的高门贵庭熏染出来的华美雅韵,加上她语气里的那么一点点漫不经心,真是好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说道:“阁下守候在宣威侯府,是想回答妾身之前的提议吗?”

    都城那么大,不会那么巧合,一连两晚,却在不同的地方,遇到同一个人。尤其这个人,还是智慧卓越的太叔夜。

    太叔夜说:“是的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自己的考量,第一他看不惯刘立的行为,第二他不能让她口中的威胁落实,如此一来,答应便成了意料中的事。

    本就无需作多做考虑,只是她昨夜离去的太快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说道:“那么,妾身翘首以待。”她漠然的语气,与话中所说的期待,完全不是同一码事。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她微一颔首躬身,又是那个离场动作。

    太叔夜心头一跳,虽然被她不按常理出牌的习惯,弄得有些措手不及,但开口阻止她的时候,依旧维持了自己的世家雅致风度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语速还是那么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动作微微一顿,问道:“阁下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很讨厌我吗?为甚么总是急于离开?”

    太叔夜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他站在光线幽暗的夜里,明明身上穿着比夜色更黑更暗的玄色武斗服,却好像一个炽热的聚光体,吸引着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回答说:“阁下确实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有够直白冷静。

    太叔夜不是没有被人讨厌过,但无论是上辈子,还是这辈子,都从来没有人像她这样……把这份排斥表现地冷静、坚定和理智。

    哪怕是星辰,也只是躲着他。实在躲不过了,才无奈烦躁又忿恨地怼他一句:你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尤其她还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是谁说的天下女子都会对他有好感?太叔夜忽然很想找那人重新谈一谈人生。

    太叔夜依旧笑意浅浅,倒不如说,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。他语气诚恳且诚挚地说:“这可真是太好了。能否请你告诉我,你讨厌我的原因?这样我以后就懂得,怎样不用说出使人伤心的话语,就能够拒绝那些恋慕我的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凝声道:“阁下的脸皮之厚,堪比大地的深度。妾身又多了一个讨厌阁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之前的理由呢?”

    太叔夜从来不知道甚么叫做放弃,但凡他想要弄明白的事情,他想要坚持的事情,除了死亡,再没有甚么能够阻止他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目光,平静的,一寸寸的滑过太叔夜的身体。从大立领领口露出来的喉结,滑过他的胸膛,滑过他的腰胯,滑过他的大腿,一直滑到他的脚尖。

    太叔夜肩后的黑色大披风,在夜风的吹拂下柔软飘动,里面是挺括的武斗服外装。武斗服外装的布料应该融入了一定比例妖兽皮革,兼具柔韧的舒适性和笔挺的外观塑形效果。从紧紧包裹住身躯的大立领,到腰胯后裁成前后四叶,一直挺括的垂到脚踝处。

    四叶衣摆在行动时,会露出里面用料柔软有垂感的玄色内装。刚与柔的流线之美,也只能沦为他的好身材的衬托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少年,却已经拥有接近成年人的身高,身高太快的抽条,导致身形过分削瘦,本来这份削瘦应该会很难看,然而这身衣服却把这份削瘦,转化成精致的修长和挺拔。类似她曾经看过的某本旧世纪漫画里角色的画风,虽然过分瘦削,但却标致美丽。

    她只是静静地看他的身体,一句话也不说,令太叔夜由衷的感到身体和心灵双重不自在。

    只因她的目光虽然平静,却带有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,仿佛他的衣服在无形中被扒光了,赤身地袒露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目光中没有一丝亵渎,但这仍然令太叔夜万分的感到不自在。上辈子他到死都是孤身一人,没有个伴侣,除了五岁以前,母亲和贴身伺候的仆人看过他的身体,五岁以后,师父勉强能算半个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,再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辈子,虽然生活在家中的时间变多了,但是他延续了上辈子的习惯,更习惯自己照顾自己,不喜欢旁人接近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他虽然衣衫肃然整齐,但却好像没穿衣服一样,穿了等于没穿,就是与礼不合,这已经超出他的三观和原则。

    饶是太叔夜自认饱经风霜看惯世事,也险险要维持不住风仪。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,暗地忖度开口说话时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言语了。

    她语气漠然地说:“阁下风仪过人,是妾身生平仅见。妾身是个女人,女人的嫉妒心,是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「看」也看了,「摸」也摸了,结果这就是原因?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太叔夜很想不顾形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