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6章夜探宣威侯府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观星辰的行动、声音和内息,似乎毒素没有侵入脏腑和行功经络。哪种蛇毒会导致人的皮肤变成那种白皙呢?

    太叔夜思忖半晌,在心里拟出一张解药的药方。在药柜里抓取了需要的药材,他盘坐在矮榻之上,用杵臼加工碾磨药材。手里药杵碾磨着,心神却有些飞散。

    说来从上辈子开始,他的睡眠就很少,不想却稀里糊涂在星辰的房间里酣眠过去,也是奇怪。

    药材全部炮制完毕以后,太叔夜抬头看一眼窗外,天色已经大亮,早晨的太阳照射进药房,洒落一地金色。把所有药材的粉末按照比例配置在一起,装起预备的白色小瓷瓶里。

    他提笔写一笺书信,折叠整齐和瓷瓶一起交给玄卫:“你跑一趟人间四月天,把这药亲自送到他手里。记得提醒他先看书信里面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星辰收到书笺和解药以后,看着里面细致周到的提醒,很服气太叔夜的用心与执着。她最怕这种有耐心有恒心的猎手,为达成目的获得自己想要的,他们会无孔不入地入侵到你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想了想,担心太叔夜又来个半夜来访,于是在书信的背面写下回函:来信已阅。卿本佳人,奈何从贼?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不过这解药来的时分及时,倒不是指着用它,而是它提醒了星辰一件事,太叔夜已经在她屋里闻到过蛇味子的气味。????而她以蛇味子为药引制作而成诱蛇药剂,同样带有浓郁的蛇味子气味,若是药剂的味道不作更改直接使用出去,会暴露出谢氏女与有关她。而依照太叔夜的脑子,只需这一个疑点,就会怀疑到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药剂的气味需要修改。

    白日里补眠了半晌,到了夜里二更天,星辰切换成谢氏女的模式,带上制作好的药剂潜入到宣威侯府。

    宣威侯府好像一个张开巨口的庞然怪兽,散发着狂躁嗜血的杀意,蹲伏在月夜之下。侯府内部守卫森严,一队队侍卫交叉巡查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辨认主院的位置,却见主院七零八落地正在修建当中。她从屋翎的阴影里潜出来,蹿到抄手游廊的屋檐下,待一队侍卫巡查经过之后,轻灵的像羽毛一样飘落到地面,融入到暗夜里无处不在的阴影里,找到一个随从催眠了,问到刘立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接下来十分顺利,很快到了刘立的院所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像一只黑蝴蝶,身体贴在屋檐的下方,用精神力地查探屋内的情形。虽然已经是夜深人静的二更天,但是刘立没有休息,屋里不止他一个人,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精神在波动。

    刘立的声音里充满怒意,精神波动扩散着躁动的杀意:“当日谢娘们出现,引来那么多猫,怎么可能抓不够数?本侯不管你用甚么办法,一定要在十五月圆之夜凑齐九十九只猫,倘若你误了本侯的大事,本侯定要你一家老小陪葬!”

    另一人是宣威侯府的管家,平日一向威风凛凛,现在被刘立的杀意吓得瑟瑟发抖。感觉到刘立身上传来的杀意,他不敢说求情的话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。

    管家走后,刘立不褪衣服,四仰八叉往床榻上一躺,不一会口里就发出齁齁的鼾声。

    刘立意图凑齐九十九只猫,也不知打算做甚么,但看他坚持等候十五月夜,那么被抓走的猫就有可能还活着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在宣威侯府逛了一圈,却没有找到藏猫的地方,难道是她推测错了?重新回到刘立歇息的庭院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决定叫醒刘立,和他友好交流一番。

    抬起手腕上的袖弩,弩里安装的袖珍箭矢,上面涂抹了今天制作的药剂,正准备扣动扳机,屋里却陡然发出一声凄厉尖细的动物叫声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很像是老鼠的叫声。

    刘立抄刀在手,从床榻之上挺身跃起,瞪着一双圆彪彪的眼睛厉声喊道:“是谁?!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从屋檐下方离开,身体轻盈又诡异地朝屋翎上方飞去,然而刘立的反应太快了,他口里的话喊出来时,他手里的刀已经破灭墙壁。

    刀风所挥出的炽热火焰,恰好封堵了通往屋翎的方向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折转方向,落在院中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刘立从屋里追出来,数日不见,他身上的气息更加狂躁暴戾了。他身后的房屋墙壁被毁掉大半,屋里的物件也被毁去三分之一,能够清晰看见屋里的景象。

    靠近屋门的地面上,放着一只青铜铸造的笼子,里面关着一只身体小小的风鼠。风鼠发出着凄厉的叫声,两只比身体还大的耳朵,像两把蒲扇一样展开着,扑哧扑哧地上下拍打着,使它获得滞空的能力在空中悬浮着。

    没想到刘立居然弄来了风鼠。风鼠对于危险的预警,在妖兽之中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刘立狞恶地哈哈大笑道:“小娘们,本侯就知道你会来!”

    虽然与计划的情况有所不同,但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却轻轻一笑,抬起手腕示意腕上的袖弩给他看:“宣威将军,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,了解自己多么被人怨恨。不过你却说错了妾身的目的,妾身此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。而这只袖箭是妾身给将军的问候礼。”

    刘立反常的没有急于杀上前,他压抑着内心想要杀死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欲望,耐着性子说道:“本侯倒要听听,你又想说些甚么!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说:“妾身不只会御使猫这一种动物。”

    刘立先是一惊,脸色大变,警惕地看看四周,这座空旷的庭院里面,没有任何草木植物,也没有假山等任何修饰物,哪怕一只苍蝇飞进来,都能轻易被刘立发现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却没有发现任何动物,回头看一眼安静下来的风鼠,刘立怀疑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在诈唬自己,却又担心是万一真的呢,便道:“你还能御使甚么动物,尽管放出来给本侯看看!”

    “惊喜自然要留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看她不肯放御兽,刘立认定是诈唬,大笑说:“本侯知了!因为本侯命人大肆抓猫,你担心自己没猫使唤,所以来诈本侯,是也不是?本侯却不是那般好骗的!”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他忽地大喊一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