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4章床上躺着一个太叔夜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李正卿心神失守,太叔夜却没有。

    他跟在后面,追出李宅,每到快要把人追丢时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就会略微驻足,等他跟对方向追上来,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,追到一条幽深的暗巷。

    钩月的月光斜斜照到窄巷里,只略微亮了半面暗淡的巷壁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站在巷道里,白皙的脸庞一半隐在黑暗中,一半露在不够明亮的月色里,衬得一明一暗两只眼睛,一只晦暗似魔鬼,一只潋滟盛月华。

    太叔夜站定了脚步,单刀直入,率先开口说道:“甚么忙,你说。”

    她一路引他来到僻静处,只怕就是为了前面的提议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静静地说道:“猫乃妾身之眷族,妾身不能容忍弑猫虐猫之恶行。妾身的本愿是针对刘立一个人进行复仇,但是刘立的行为太可恨了,他若想屠尽都城之猫如同重现烛渊崖的戮猫恶行,那么妾身也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。”

    转生后她就失去了沟通异能,等于失去了八成的御兽能力。在来都城复仇之前,她尚且不知道欧西被困在刘立的精神世界,又怎会把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御兽手段之上?????她有杀人于无形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安静的声音,具有一种使人大脑清晰理智的镇定与冷静力量。

    她说:“到时会引发甚么后患,即使是妾身也不能控制,你不会想要目睹那个场景。妾身的提议是,你力所能及地控制他的恶行,那么刘立命绝之时,我会告诉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感受到大脑被凉意一丝丝侵袭,使思绪更敏捷、更清晰,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身上,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他温润似玉般,君子翩翩一笑:“我知道女孩子心眼小,很是爱计较,但是你也未免太过计较,这个提议对你好处颇多,对我的益处我却看不见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他不见兔子不撒鹰,没被两句口头威胁唬住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用衣袖掩住小口,像一个被珍惜秘藏的绝世公主姬,忽然被一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惊到,诧异却不失优雅地说:“啊啦,原来你的眼神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那么大的好处却看不见,不是眼神不好是甚么。

    她歉意地一笑,是那种「啊无意中触及你的伤心事真是抱歉」的歉意笑容,真是诚挚极了:“是妾身之错,应该说得更清楚一些。公子的好处是极大的,万一失控引来瘟疫,岂不会祸害一城无辜的百姓吗?公子心地善良,必定不愿看到那样的人间惨剧。”

    “瘟疫?”太叔夜的声音降低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是呢。毕竟猫最擅于捕鼠,在不伤及猫的情况下,驱使万千鼠族比较方便呢。只是我不太会御使鼠族,鼠群恐怕会失去控制呢。”

    而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,鼠患横行会给人类带来多么可怕的灾害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举止如画,彷如被岁月珍惜封存的美丽画卷。但是落在太叔夜的眼里,却只觉她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鬼。

    太叔夜寒声说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唇角一勾,眼神微带冷嘲:“威胁?呵,妾身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默了默,又说:“这一城几十万人的性命,在你的眼里,还比不过匍匐在你脚下的猫群吗?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脸上,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,屈指低着下颌,叹息一般呢喃说:“人呐,因为自身具有意识,就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。当有一天世间万物都开启灵智,又将凭借甚么维持自身的超凡地位呢。”

    便如前世暗世纪那般。

    太叔夜皱着眉,不喜欢这谶言般的话语:“说的你好像不是个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笑靥如月光芙蓉般绽放,说道:“大概是因为妾身同猫相处的时间,比同人相处的时间更多吧。毕竟倘若不是妖猫救护,妾身早在十年前就死了呢,对此妾身万分感激,妾身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请公子斟酌提议,妾身另有要事,恕不能相陪夜话。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微微欠身,盘着发髻的头颅,在致歉时略一颔首,弧度低下去一分,就是这一分的高低,使她露在月光下的唯一一部分身体,也融入到窄巷的黑暗里。却不见她再次抬起头。

    太叔夜走过去一看,才发现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另有要事?

    想到她对猫的维护,太叔夜心中不禁微微一动,莫非她去找刘立了?

    看看夜幕里星辰的方位,时间已经快到三更,太叔夜原地踌躇一秒,他是该去赴和星辰的三更之约,还是先去宣威侯府看一看?

    几乎是在两个选择出现在他的思绪中的瞬间,他就已经做下决定——履行和星辰的约定,前往人间四月天。

    既然她让他斟酌,那么她必定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太叔夜先回一趟李府,然后改道人间四月天,横跨官员居住的东城,赶赴花街柳巷聚集的西城。从这里到人间四月天,需要经过勋贵武将世家聚居的南城边界。

    刘立御赐的宅邸就在南城中心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正如太叔夜所料,是冲着宣威侯府去的。她需要把刘立的目光,从猫的身上引开,别让他一个劲儿地想要灭猫。

    她需要一味药引子,这附近的山里就应该有,晚上正是采摘的时候。

    换成便于行动的男装,把满头青丝束成高高的马尾,星辰一头扎进山里,直到采到足够的药引子,才回转都城,这时已经是五更时分。也就是凌晨五点左右,天色蒙蒙将亮未亮之时。

    回到人间四月天总部小楼,她熟门熟路地从半开的窗户里,动作轻灵地像只猫一样,蹿到自己的房间里。随手把药引子扔在八仙桌上面,一面伸着懒腰,一面觉得房间里有哪里不对,瞥见地面几片纸屑,心中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哦,她给大哥的贴心便事条,又被无情地撕掉了。

    转身一手去掀床帐,另一只手掩着嘴,肺里的呵欠缓缓往外冒,就在这时,星辰看见床上卧着一个太叔夜,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卧擦咧,神马情况!

    她吓得手一抖,床帐又落回去遮挡了视线,呵欠顺着嗓子眼滚回到肚里,那个难受劲儿,就别提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