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3章锅从天上来(2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夜月如钩,凉风习习。

    一更宵禁,未到戌牌时分,酒席陆续散了。走在安静的街道上,星辰沉着脸默想自己与王昌之的对话。

    ——怎么确定就是御兽师作案?

    ——冰镜公子验看了伤口,说是动物的爪痕,妖兽的爪会更锋利,力量也更强大。一击致命,伤在咽喉,这攻击违背动物的攻击习性,所以才推断是受人指使。冰镜公子说,李五娘身死也有他书信的原因,虽然信是假的,但毕竟人死了,凶犯罪不可恕,一定要找出来。

    好气哦。

    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

    星辰不能容忍这种自己没做过的污名泼在自己身上,快速回到人间四月天总部小楼,甩掉护卫和随从又溜出来。

    在连个鬼影儿都没有的荒宅里,洗掉脸上属于夏晨的易容装,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容颜,换一套月白罗裙,脚底踩着内增高,带上月华般的琉璃美瞳,谢氏女上线了。????踏风乘月来到冬官李大人府上。站在高处一眼望去,李府正院灯火通明,显然当家主人尚未歇下。后院深处的一个院落里,挂着几盏白惨惨的灯笼,上面有一个大大的「奠」字。

    这是停灵的第七日,屋里设着灵堂,棺材放在正中央,一个披麻戴孝的守灵侍女,身上裹着铺盖,蜷缩在靠门边的角落里,皱着眉头不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点了她的穴,以防她在中途醒来。这才走到棺材旁边,检验李五娘的尸体。李五娘的死状很惨,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,布满许多深深的爪痕,其中一条爪痕贯穿她的面部和前颈,喉骨都被撕碎了。

    爪痕没有妖兽的气残留,确实出自动物的手笔,可以确定是受人指使。从爪痕的大小、深浅、形状来看,作案的动物应该是猫狗,但猫的爪力没有那么大,大型犬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催眠了侍女,得到一些十分出人意料的情报。

    解除催眠,侍女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,看见大半夜出现在灵堂的白衣少女,一脸惊恐,抻着脖子死命尖叫:“有鬼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翻着白眼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本宫如此有范儿,怎会是阴魂鬼怪,你是不是瞎?

    这么一愣神,再阻止侍女已经来不及。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,操着端庄优雅的小步伐,从容不迫地徐徐走到门外迎接另一位来客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太叔夜很是拉轰的从天而降,充分体现出甚么是玉树仙风型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轻轻鼓掌三下,语气中带着十分称赞:“不愧是美誉都城的冰镜公子,果然有使女子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绝世风姿。情不知何起,一往而深,李五娘敢冒世俗之大不韪,见信赴约,一往无前,妾身很可以理解她。”

    明明都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,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却一点也不在意太叔夜出现在李府的原因。她的言词像淬了毒的刀剑,攻击着太叔夜的心房。

    太叔夜的玉树仙风不是吹的,几句伤人的毒言,破坏不了他的仙格。他站在寂静的院里,站姿看似随意,却截堵了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每一条退路。

    他目光凌厉地说:“死者已矣,还请阁下留些口德。阁下的功力,便是我也看不出深浅,我想区区十来岁的少女,哪怕在母亲腹中就开始修炼,也练不出这份本事。不知阁下假扮谢氏女的目的是何?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唇角微微一翘:“妾身有个提议。你帮妾身一个小忙,妾身便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只听到一声大呵,盖过了太叔夜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何人在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冬官李正卿大人姗姗来迟,他的轻功不太漂亮,在院墙上借力之后,落在太叔夜的前面。

    但星辰看见了太叔夜的口型,知道他应下了自己的提议。

    李正卿打量一眼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形象,便知她的身份了。他久居冬官正卿一职,掌管全国刑案,瞧起来一身凛然正气。

    李正卿呵道:“妖女,你好大的胆子,御兽谋害小女性命,暗中潜入冬官正卿府邸行不轨之事,来人,给我把她拿下!”

    一队护卫踢开院门冲进来,武器摩擦碰撞的声音在黑夜里作响,院墙之外,四面八方都传来跑动布阵的脚步声,和给强弓硬弩上箭矢的绷弦声。

    见阵势摆布开,李正卿严厉地道:“妖女,还不快快就擒!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,眼中一片漠然,小小的个子看着人,硬显出一种高高在上感:“李正卿,潜入冬官宅邸,这事妾身认,但是杀害李五娘,却与妾身无关。”

    李正卿道:“还在狡辩!本官已查出事情真相,任你巧舌如簧也难逃罪名!目下院外已布下天罗地网,只要本官一声令下,万千箭矢便会将你射成一只刺猬,我知你轻功甚好,但是你的速度再快能比箭矢快吗?是死是降,你可要考虑清楚!”

    太叔夜走到李正卿的身侧,纠正他的说法:“李大人,目前只查出事情是御兽师做的,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御兽师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李正卿道:“那又如何?仅凭她以谢氏余孽行事,足以证明其居心叵测!”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冷嘲地轻笑说:“凤仪背恩负义,鸠占鹊巢,即便堵住万民之口,也不能抹消他的杀孽。古来王朝征战,成王败寇,这本无可厚非,可笑他有争夺天下的野心,却没有争夺天下的器量。”

    “做过便是做过,否认甚么?有这么一个父亲,实乃妾身毕生之耻辱。妾身不会否认自己做过的事,也不会认下自己不曾做过的事。这世间无人能栽赃妾身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忽然一厉,手腕一抖,飘带卷到身后的灵堂里,扯出晕厥的守灵侍女。掐住守灵侍女的脖子。

    侍女有感呼吸不畅,从短暂的晕厥中醒来,近距离看见星辰演绎的谢氏女的脸——那白到透明不似真人的肌肤。

    她发出一声呜咽般的哀嚎惨叫,徒劳无功地挣扎哀求说:“姑娘,你饶了我吧,不是我害的你啊,害你的是,是我家小姐和她的情郎乌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李正卿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松开侍女说道:“呵,李正卿,棺材里躺的人,可不是你的女儿李五娘呢。”

    守灵侍女是李五娘的贴身侍女,因看丢了小姐,致使小姐身亡,差点被李府处死,她发誓青灯古佛,为李五娘祈福一生,才逃过一命,被打发来守灵。

    她是李五娘的贴身侍女,清楚李五娘的身体特征,又知道李五娘预备和情郎私奔,看到尸体容貌被毁,心中疑虑之下,悄然查看身体印记,证实了心中的猜测,从此守灵时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日思夜想地担忧之下,一见星辰演绎的谢氏女,又恰是第七日回魂夜,便误认作是冤魂前来报复。

    星辰演绎的谢氏女趁着李正卿心神失守,不能及时发出攻击的命令,从容地离开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