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2章锅从天上来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女娘十岁的年纪,一身戴孝的白衣白裙,鬓簪两朵白杏,一袭柔弱体态,神情楚楚可怜。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楚楚柔弱的姑娘,哭声却那样尖利扰人。

    她一面用衣袖拭泪,一面对众人福身道:“见过诸位郎君。”声音柔柔软软,与刚才哭泣的声音不太相似。

    多数男人都见不得女人掉眼泪,尤其这个女人颇有几分姿色的时候。王昌之也不能免俗,脸上的怒容微微和缓:“是你在哭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,是奴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使人劝你两回,又赠你一回金银寥作宽慰,你也收了,却为何依旧啼哭不止?”

    女娘声音哽咽地道:“回禀郎君,奴家心里苦啊。奴家和爷娘飘零夏城,依靠卖唱维持生活,后来随了张郎,只盼清静度日,谁料……不知怎的,宣威侯府知道奴家养了橘子,强来讨要,奴家哪里舍得?”

    “自奴家来到夏城,在家门外捡到橘子,已经养了三两年,虽然橘子不是甚么名贵品种,只是一只普通家猫,但奴家就是喜欢它,当女儿一样养到如今,他们若会真心待橘子,我也就不说甚么,可是谁不知道宣威侯爷最讨厌猫?我家橘子若是随他们去了,就没有命在了!”

    “奴家不过分辨两句,侯爷府的人就把我阿耶推在石磨上,脑袋撞出杏仁那么大的窟窿,一命归西去了。橘子也被抢走了,还不知道是个甚么结果。”????她压抑着悲伤颤声抽噎,眼泪像两行小溪哗啦啦地流。

    今天遇到猫奴了。

    吕良皱着眉道:“你这女子好生无情,你阿耶死了,也不见你这样哭,只是死一只畜生,你却比死了爹还伤心。”

    女娘睁着红红的眼睛,抬起头泼辣地道:“你又知道甚么?他待我还不如一只畜生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陡然抬高,多出几分刺耳的尖细。

    王昌之笑着打圆场:“吕兄,她们身世也是可怜,很不必与她们计较。”照顾了吕良的颜面,他又掏出一锭白银,搁在侍从的盘托里,打赏给女娘当作路费,教她和老娘离开都城自谋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恶了宣威侯府,张三郎恐怕不会接你回去,没有他护着你,你在都城的日子也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赵永寿已经说过张三的家事,张三郎惧于妻族压力,把人丢在百花坊任由自生自灭。雁飞社十几个儒生纷纷解囊,眨眼凑了百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这tm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燕歌社都是一帮囊中空空的穷逼啊。

    王昌之也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星辰朝后边勾一勾手指,随从在她手心放一块沉手的锭子。星辰看也不看一眼,把锭子丢进托盘,丢完才发现那是一锭黄金。

    她的心肝肉一痛,左手按住想要往回捡的右手,在空中顺势抱成拳:“今日醉月轩中,多谢燕歌社的诸位仁兄出言相帮,诸位仁兄就再帮小弟一把,给漂亮姐姐献殷情的艰难重责,就托付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满场俱笑。

    弓楠、吕良、王安诺几人都是心灵眼慧之辈,明白星辰的真意,却莞尔星辰的促狭。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,就惦记露脸!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依人间四月天的家底来说,你还是给的少了。”

    孙畅眼睛盯着金子,伸着舌头说:“得亏夏坊主是你的小舅子,不然谁摊上你这么个手里没数的小舅子都得哭。”

    说笑了几句,王昌之教侍从把金银给女娘。

    拖盘递到跟前,女娘却摇头推拒:“多谢诸位公子的善心好意,但是奴家不能走,奴家还要给橘子收尸呢。我此来一是给诸位公子道歉,原是我搅扰了诸位公子的雅兴,二则特来退还先时打赏的银两。”

    她从袖袋里掏出一锭20两的银元宝,搁在侍从手里堆满金银的托盘上,福了一礼,扭身就走,行动里透着一股我意已决的坚毅。

    推给三番两次,她执意不肯收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金银是路资,奴家又不走,自然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星辰这会儿脑筋转得倒是快:“不是路资,是供你生活用度的银钱。”

    女娘迟疑了一下,这才拜谢收下了。

    女娘的到来和离开,带来一个新的话题——宣威侯。

    宣威侯的丰功伟绩似乎吓不到这群意气风发的儒生,他们说起宣威侯刘立这个人时,语气中并没有多少惧怕,反倒带着不加遮掩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平日里瞧他多威风的样子,居然被一个少女压过了风头,听说他已经在君上跟前立下军令状,定要捉拿谢氏女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咦,那若是抓不到呢?若是抓不到,他与内卫军前统领田游亮一样撤职被贬,那可就太解气了!”

    内卫军田统领已经被贬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一样。君上限期三天,田统领没有侦破月庙妖兽杀人案,这才被撸去职位,宣威侯又不曾有期限。”

    星辰抿一口果酒,孩子气地咕哝道:“就算没有期限,他也该以君上的命令为重,把抓猫的闲心放在正事上面。”

    如果宣威侯还有一丝理智,那么他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猫的身上。但他偏偏跟猫过不去,让星辰不能不多想。

    这里坐着的人,一半是三流世家子,他们的父兄都在都城担任低品官职。有时候小官小吏的消息来源更为灵通。

    若非为了消息,她才没这这个闲情,跟他们聊天打屁,有这功夫,还不如回家看美人儿呢!

    王昌之笑道:“你却不知,他正是在做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此话怎讲?”星辰顺势追问。

    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中,王昌之略带两分自矜地说出原委:“我父亲忝为冬官署卿事,他说月庙妖兽杀人案,已确定是御兽师所为。今天早上宣威侯亲自登门拜见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耳听到宣威侯说——要血洗都城之猫!”

    卧擦咧,早料到会这样!

    当年烛渊崖附近几个乡镇的猫,不也遭到血洗屠戮吗?她又怎会明知故犯?

    呵呵,刘立还真以为自己是,天老大,他老二吗?都城之中,现在还养着猫的人家,九成九都是有权有势之人,余下的猫,通常与主人有着深厚的感情,不忍分离,才决定冒着生命危险留下的。

    那日万猫朝拜中的大多数猫,都已经被转移到城外的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他是选择去深山老林一只只血洗?还是打着凤仪的旗号一家家得罪世家重臣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