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50章我愿助一臂之力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看着他:“你居然跟我道歉?你知道不知道,从今天开始,你的名声就臭了,甚至你母亲的名声也好不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丁大老爷生的,如果丁大老爷头顶草原,他会是甚么名声,他母亲又会是甚么名声,他会不清楚吗?

    他还对她说谢谢?

    丁栋露出事发以来的第一个笑容,驱散了一直笼罩在身上的阴霾,仿佛蒙垢的玻璃被擦拭的一尘不染,清新透彻如雨后的晴空,没有咋咋咧咧的莽撞,也没有傻愣愣的天真。

    他抱着两个胳膊,很有侠客风范地说:“我是不是丁家的子孙,不是你说了算,更不是我大兄说了算,有爷爷在一切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少年崽,开窍后反应很快嘛。或许他不是不在意她惹下的麻烦,只是他更看重她这个人,又或者是看重她带来的利益。

    星辰想看他究竟醒悟到哪一步:“你打算怎么做?你大兄窃诗的丑闻爆出后,丁家的名声大概会臭到家,你打算怎么挽回?”

    丁栋忽地勾住星辰的肩膀,一点也不见外,十分地自来熟:“甚么叫做我打算怎么挽回?咱们是好兄弟对吧?呐,所谓好兄弟,就是有难一起抗,有福一起享!我是嫡子嘛,可以直接参加杏园雅集,不需要通过选拔的,只是这后面的比赛嘛……所以,你的明白?”????他撮动着手指,一脸讨食吃的馋笑,意思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星辰一掌呼开他的赖皮脸:“你这是作弊。当初是谁劝我不要糟蹋家人心血的?”

    看来作弊这码事,古今相同,只是分人而论,就比如丁栋和弓楠。

    丁栋提出这个要求,其实心里很有压力,见星辰果然不肯答应,神色便添了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坐在台阶上,眼睛茫然无神:“这次祸惹大了,爷爷会被气死的。我只是不想他太难过,如果我争气一点就好了。其实爷爷的意思是希望丁家低调一些,但是父亲和兄长不适应现在的生活,一心使家族恢复当年在东昭的强盛。”

    丁栋的双肩太过稚嫩,扛不起一个家族的责任。丁家现在的情况不适合低调,必须在舆论上运作小心引导,抹掉丁楹窃诗带来的恶劣影响。

    星辰挨着他坐下来:“你还是回去跟你爷爷商量一下。他老人家见过大风大浪,肯定有办法度过这一劫。你参加大比,我一定会帮你,但是我不会帮你作弊。我既然已经决定不再盗用家人的诗词,就会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不介意作弊,但是丁栋不能作弊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能够说谎的人,丁家也经不起再一次欺诈风波,倘若被人识破,他日后会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如果不依靠作弊,他参加大比只会自取其辱。丁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谢谢你啊。今天的事,真的很抱歉。我还有事,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支着颐,目视丁栋拖着沉重的脚步,一步步地消失在院门外。

    须臾,她轻轻地笑了: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曾经在东昭国盛名彰彰的景贤公,您接下来会怎么做呢?不管您决定怎么做,我都已经决定帮丁栋大比获胜前三呢。

    噫,她甚么变得如此心黑?

    星辰精神抖擞地cos沉思者,以前阴谋诡计都是银月的活计,后来银月升职调走,她手下也成立了参谋部。她一贯只负责暗杀,弄不来心脏活儿。

    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现在看来,她很有长劲嘛!

    那么对于刘立这个,不能简单地一杀了之的人,她是不是可以给他设计一个更加绝望的未来?让他体会到娘亲当年死时的绝望与悲恸。

    刘立最在意的是甚么?

    是凤仪的信任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失去凤仪的信任,失去今日的赫赫权柄与声威,大概才能让他切实地体会到甚么叫做绝望。

    星辰慢悠悠来到比赛场地,比赛已经进入道尾声,大都管正在宣布入选第二轮的二十人名单。雁飞社五人,燕歌社十五人。孙畅也成功晋级了。

    这可真叫人意外。星辰感兴趣地问:“子乐兄,你不是怕猫吗?你是怎么克服掉个心理病症的?”

    “甚么叫做病症?怕猫又不是病!”

    孙畅一听这话,一脸的不乐意,愤愤地分辨一句,然后才感慨地解释:“多亏冰镜兄点拨我。他说我怕猫,大约是因为我看见了猫的可怕之处;别人爱猫,大约是看见了猫的可爱之处。就叫我把猫的可怕之处,以诗文写出来告诉大家。冰镜兄之高见,搭救我一命啊!”

    他看着前面的太叔夜,脸上一片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大都管名单宣布完毕,恭贺几句,便散了雅集。太叔夜乍然挑明阁主身份,于情于理当请一直蒙在鼓里的桃溪、墨客二人一席酒宴。

    他和两位老先生一起走过来,眼神深邃对星辰说:“夏兄,你若想使柳前辈遗作传扬于世,我愿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双手作揖,刻意放慢速度,上下摇了三摇。星辰搞不懂他在暗示甚么,也懒得跟他玩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」的游戏。

    桃溪墨客也殷切地说:“愿一睹柳前辈佳作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后,弓楠和星辰等人聊天话题,自然而然地转移到诗词上面,没说上几句,赵永寿、王与伦、吴皓等一些雁飞社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雁飞社晋级五人,赵王吴就在其中。带头的人,是雁飞社一位副社主,叫王昌之,也是晋级者之一。

    王昌之的态度十分客气,他对星辰说道:“之前对夏兄多有误解,得罪之处,我等深感愧疚,特来向夏兄致歉。”

    星辰微笑地说:“本是我贪玩胡闹,才惹出这事,诸位仁兄不知内里情由,所谓不知者不怪,诸位的歉意我代柳前辈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不说自己收下歉意,反说他们是在对创作出词体的柳前辈道歉,一时王昌之等人的心里妥帖舒适极了,笑容也愈发真诚。

    嘴上的歉意是不够的,王昌之等人摆了一席致歉酒,邀请星辰和弓楠等燕歌社人,地点在都城一处风月场所——百花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