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9章颠倒黑白我也会(3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丁楹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,隔开嫡母与嫡弟,纵容姨娘教嫡子,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提醒父亲?万一父亲改变主意怎么办!

    他试图强硬阻止,却慑于星辰眼中的轻蔑与冷笑,无法张开口,仿佛有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心头,直到她说完,他积压在心头的怒气全部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狗屁!我明明说的是:丁家可为人间四月天的后台,可保人间四月天在都城无人敢扰!你的回答明明是:人间四月天不是没有后台,而是我还没有那个资格知道!贱民可恨!甚么东西写的诗,也值十万两银?”

    吼完他才发觉四周太安静,方才的话在心中迅速回放一遍,他脑子嗡地一下,悔得肠子都青了。看一看四周。每张表情都那么惊讶,下巴简直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人间四月天是个敛财貔貅,每天每月每年不知多少人抓破脑袋想进去分一羹,却从没见哪个成功过,有靠山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?好歹是一个家族的继承人,智商没这么低吧?

    前无古人的词体,十万两买一首还算高价,买一本根本是亏本清仓大甩卖。

    丁楹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在想些甚么,这也正是他所后悔的,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怎的不懂。

    他连忙解释:“我和夏晨那样说,只是一种策略,就跟买东西讨价还价一样!”????这解释简直火上浇油,众位儒生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“诗词如何能通买卖?有辱斯文!简直斯文扫地!”

    “人间四月天日进斗金,你一句话就让人家拱手奉上,神仙也没你这份本事!”

    文人贵诗文,贱买卖,商人低微卑贱,把诗词文学当买卖谋算,私底下偷摸行事,不被抓到把柄还好,倘若被人发现,无论甚么时候,都会被人不耻。

    丁大老爷难以忍受倍受期待的儿子,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蠢,他忍无可忍地道:“孽子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这个从来属于丁栋的称呼,乍然落在自己头上,丁楹仿佛被雷劈了一般,人生中最恐怖最惧怕的事情发生了。他绝望又焦虑,扑地一声跪下来,死命地抱住丁大老爷的腿,哀求道:“父亲,你相信我啊,我没有对他说过甚么秘密,他在说谎,他在说谎啊!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狠狠掌掴两道耳光:“蠢货!”

   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。

    他不该中夏晨的诡计,讲出这代表真相的话,这些所谓的真相,只会证明他的愚蠢。小瞧夏晨没有错,但他被夏晨这明晃晃的激将算计到,就有千错万错!

    星辰相信此刻丁楹的智商,至少下降了20个点。丁楹的精神力比她低,在与她对刚的时候,就算她不表示恶意,他也会受到不轻的反击,何况她有心威压他。

    她不怕找事情,一本正经地火上浇油:“丁大人,我相信丁栋是你的儿子,你不像一个会替别人养儿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星辰这么说,大家的表情都是(→_→)这样(←_←)这样的。

    呵呵,你信吗?

    不管你信不信,总之我是不信的,丁楹怀疑很有道理嘛!

    太叔夜担忧丁大老爷暴怒中失去理智会起杀心,不动声色地走到星辰的背后,然而他的动作却仿佛触发了星辰体内的某种警报装置,他看见,星辰身体上的肌肉全部紧绷了。

    这种警惕只有时刻浴血在杀戮之中的人生经历才能塑造出来。太叔夜曾与这样的人打过交道,知道该怎么令他们感觉到自己诚意。他如常般走到星辰身边,与她并肩站立,略超出半步,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处于她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星辰的身体这才微微放松,但仍然保持着基本的战斗警戒状态。

    丁大老爷不敢看星辰的眼睛,面对嫡子,却横眉冷目地撑起做父亲的派头,呵斥道:“孽子,你今日若不跟我回去,就别再想进丁家的大门!”

    说完睁着眼睛,等丁栋的答复。

    丁栋身体软弱无力地推一推星辰,轻飘飘没有一丝力道,星辰顺着方向挪几步让开地方。丁栋哑声道:“父亲,我一直很想问一问,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?”

    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当事人居然亲口发出伤心质问。

    丁大老爷指着星辰,眼睛却盯着儿子,盛怒道:“一个不相干的人,都知道信你的父亲,你却怀疑你的父亲吗!”

    丁栋惨笑:“那你为甚么待我和其他兄弟差那么多?不说和大兄相比,我甚至连女婢所生的三兄都比不过,你告诉我这是为甚么?他比我更不擅文章诗句啊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勃然大怒:“你是个嫡子,他们是庶子,你自己不学无术,也好意思和他们比!”

    丁栋忽然不笑了,好似想通了,面色平静如水:“你记得自己问过我几次学业吗?五次。你记得自己从小到大指点过我几次吗?一次。你记得自己夸赞过我几次吗?一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七岁那年,我第一次做出一首连西席先生都夸奖的好诗,兴高采烈地拿去给你看,满心欢喜地希望你像表扬大兄一样的表扬我,你却大骂我一通,说我心术不正,罚我在三九寒天里跪祠堂,差点跪去我半掉命,休养了整整一年,我才恢复元气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不耐烦地道:“说这些做甚么,当年你本就心术不正,偷盗你大兄的诗文,你大兄暗地求我给你留脸,我才一直没有说明,你如今还有理问这话?”

    丁栋神色漠然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见他如此,怒火又起:“丁栋,这是甚么态度?忤逆我吗!丁楹难不成冤枉你了?”他的话刚落,便感觉周围有一股股怪异的视线注视着自己。那是一种看蠢货的眼神。

    星辰觉得胃疼,丁大老爷短视到如此地步,已经是蠢人的头号代表,丁楹的西洋镜已被拆穿,他却只顾把事情按下去,不是蠢货是甚么?

    丁栋道:“你走吧,我不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忍受着来自他人的视线,急于离开这个地方,听到儿子这么说,怒意中拂袖而去:“从此以后,你别想进丁家的大门!”

    丁家家仆扶走丁楹。

    一场大戏落幕,比赛却仍要继续。太叔夜身为阁主,又是评审官,推脱不得,和桃溪墨客两位一起带领诸位儒生,就近寻一个景致继续比赛。但这一切都与星辰和丁栋无关。两人面对面地站在安静的庭院里,三月的阳光驱不散丁栋身上的寥落。

    星辰捏一捏耳垂,事情有点棘手啊,她脑洞一开,尼玛就刹不住车,误伤惨烈啊。她不自在地开口:“抱歉——”

    “谢谢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星辰怀疑丁栋的脑子坏掉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