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8章颠倒黑白我也会(2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“他怀疑丁栋不是他的亲弟弟!”

    她忽然转过身,手臂重重指向丁楹。呵,跟她比颠倒黑白?她脑补起来,连她自己都怕!

    儒生们的表情可谓精彩纷呈,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?怎么教人脑子转不过来、眼睛看不过来的事情这么多?甚么帝姬复仇啊,天才打脸啊,妖兽杀人啊,现在又来一桩世族豪门伦理惨案!

    #震惊!养育嫡子十数载,一朝醒悟头顶绿!#

    星辰一看大家飘忽的眼神,就知道他们想歪了。

    一时无人说话。其他人以为窥见世族隐私,尴尬地不知应该说些甚么;丁栋是乍然知悉「真相」,震惊得无法言语;而丁大老爷则是愤怒儿子居然会生出这种荒谬的想法,愤怒到失声。

    让星辰感到玩味的是,丁楹居然没有出口反驳。她心里有点小兴奋,下意识地捏一捏耳垂,太叔夜瞥见她的动作,唇角忍不住一翘。

    瞧瞧,表面装得乖巧,这下可不露馅了?????太叔夜心里明白知道是星辰在报复,却上赶着做托儿,他似模似样地沉吟道:“我记得当年丁大人对外说,有意让庶长子接掌家主之位,是因为庶长子才思敏睿,而唯一的嫡子好武厌文,没有儒学天分。我相信丁大人,他不会弄错自己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怀疑,一个不会弄错,都隐晦地道出丁楹的阴暗心思。

    丁楹这才反应过来,沉默就等于承认,应该替自己分辨,然而他一抬头却看见父亲愤怒厌弃的眼神。那种眼神,曾经在父亲责骂嫡弟时,他经常目睹并且暗地欣喜。然而现在这眼神却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丁楹的心中有一些恐慌,往常外表亲昵的「阿耶」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口,换成一个更能体现自己尊敬的称呼——父亲。

    他连滚带爬地跪行到丁大老爷身边:“父亲,他说谎!他说慌的!儿子甚么也没有说过!儿子根本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!”

    星辰就希望他能反驳,这样,这出为他量身订做的大戏才能唱下去,若是他这个主角儿不登场不上台,便是太叔夜给她捧梗儿也不济事。

    星辰一面在院中走动,一面环视内外的人说:“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,醉月轩中丁楹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弓楠几人当时为星辰出过头,与丁楹呛了几句,甚至太叔夜也为此从二楼下来了一趟。这事许多人都记着,没那么容易忘记。然而他们不是当事人,不清楚闹起来的原因是甚么,现在又听见说起,便都把耳朵直直得竖起来听着。

    弓楠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地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他当时说警告你离丁家子弟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踩了猫戏图!”

    “因见你和丁楹似乎闹得不愉快,我们便上前去看,我隐约听见丁楹说,信你还是信我。你说我相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,之后你说他想跟你买入门诗,到后来我们才知道,丁楹的新体诗,就是你的入门诗!他竟早有预谋!”

    “他大概怕你率先说出来,因此一回到阵营,便立刻派人开战,指使人把新体诗用出来!简直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这愤恨的声音,引起一阵支持。

    待大家激动的情绪稍微平复,星辰说道:“当时时间紧迫,我便没有多说。如今他既死不悔改,竟用血书骗来丁大人,我便不能轻饶他。我同大家说一说,他与我谈了一笔怎样的好交易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她走到丁楹身边。

    丁楹不愿被一个卑微之人居高临下的看待,愤恨地猛甩衣袖站起来:“不错!我确实和你有一笔交易!但正如弓楠所说,我只不过是希望你离阿栋远一点。我在保护我的弟弟,又怎么会怀疑他不是父亲的孩子,你根本是在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他如今也终于反应过来,那时的犹豫有多蠢,失去父亲的信任,才是最致命最可怕的后果。

    星辰看着他问:“你说完了?可有甚么要补充的?”

    丁楹微微一哽,用十分矜贵的姿态扬起头颅:“任你如何花言巧语,我行得正、坐得直,不惧任何诋毁诽谤!”

    星辰神色正经地道:“那么轮到我说。其实我之前一直很不解,为甚么丁楹已经被揭穿,却依旧不肯放过我,甚至要以血书把诓骗丁大人来,直到我看见丁大人问也不问经过,直接指责丁栋勾结我这个外人谋害兄长,我这才恍然大悟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说,之前丁楹说丁栋不是丁大老爷的儿子,我是半个字也不信的。然而看到丁大老爷对待嫡子的态度,像是在对待仇人一样,我的想法却动摇了。”

    丁楹作为当事人之一,十分有底气,认为没有过的事,胡编乱造是没有用的,他很有底气冷笑,看星辰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有个儒生心急地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星辰道:“这就要说他和我的交易了。他问我买诗,我不想卖,他却不停地劝,扰了我作画,我有点恼了,心里想我姐夫是人间四月天的坊主,他哪只眼睛看见我缺银钱使了,便假装问价钱,好教他明白我并不缺那份钱。你们知道他的出价是多少吗?”

    在场中人有一个是一个,闻言都深觉有理地点头。人间四月天可是都城最大的销金窟,哪家缺钱,他家都不会缺。又见星辰说的有头有脑,心里的小盘算也说出来,都听得入神。

    有人问:“他出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十万银。”

    “哇啊!!!”燕歌社儒生的惊呼声是主力。

    “一本词集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所有惊呼声戏剧性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丁楹怒道:“十万两?凭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星辰回头瞥他一眼,那眼神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平静力量,丁楹心中不禁产生一种她是对的,自己错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星辰继续说:“我不信他能给钱,故意要他付现银,他说给我写欠条,以他下一任家主的名誉作保,只要我在雅集上承认,丁栋偷了他的诗给我,第二日便把银钱交给我。我咬定拿银交诗集,失言说不信一个庶子能做家主,

    他便威胁说如果不肯帮他扳到丁栋,他便把罪名全部推在我的身上。我清楚记得他那时说话的语气和嘴脸。”

    星辰回忆片刻,转身回头盯着丁楹,惟妙惟肖地模仿他的轻蔑和冷笑,再现那个不存在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我是庶子又如何?父亲虽从没亲口承认过,却用行为向所有人表示很清楚,你不觉得奇怪吗?他只有一个嫡子,却为何不亲近嫡子,反对我这个庶子抱以期望?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——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

    擅于伪装的人,模仿也不会差。星辰是模仿的好手,虽然她与丁楹身高不同,年龄不同,但她却模仿出了丁楹的神韵。她唇角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正是丁楹的招聘表情,丁楹的几个跟班看在眼里,发出心惊肉跳的吸气声。

    一场惊心动魄的猜想风暴,在众人的大脑里掀起狂风巨浪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