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7章颠倒黑白我也会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太叔夜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他难以理解星辰是怎么养成如今这副性情的,就算如今天下已乱、四国鼎立,大楚帝国灭亡也才二十年而已,儒家的思想统治留给世家宗族和百姓的影响深入到灵魂之中。受儒家文化的影响,人都是很要面子的,没人会把玩物般的青楼女子,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星辰的骨子里,没有这种认知。

    莫非是因为她从小生活在深山的原因?太叔夜心中还有另一个疑惑。按照星辰胆大妄为的性格,绝不会给甘于平淡的生活,但前世怎地从没听说过他?

    这些念头的出现和消失都在眨眼之间。太叔夜很是雅致的笑道:“在这都城之中,没有哪个人不想得到人间四月天的姑娘们的青睐,但是若因我一人劳师动众,耽搁四月天的生意还是其次,就怕大家没有佳人作伴,落得凄凉惨淡度日如年,就是我的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露出八颗牙齿,阳光般的笑容无端给人一种寒冷之感:“回头让姐夫举办活动赔罪就好啦,大家会理解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还真有些没辙,他知道星辰会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阻止星辰这一念头变成现实的最佳办法,就是从根源上解决窃诗公案。没有雅台辩论,就没有伤害!他回身看向另一边的丁大老爷,这位世族大爷因为震惊迟迟没有说话。????弯腰扶起丁栋。太叔夜说道:“丁大人,丁楹用意险恶,实让人难以饶恕。我只说他三桩罪过。第一,夺人诗文,颠倒黑白;第二,威逼嫡弟包庇自己;第三,不知悔改,自戮身体,写下血书,欺骗父亲!”

    他一面说一面走动,最终站在丁楹身边,忽地弯腰抓住丁楹手腕,迫使其掌心朝天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之下。

    众人仔细一瞧,都讶然了。

    丁楹的掌心,有一道很浅的伤痕。通过深浅能够看出,下刀时很谨慎,用力很小心,也就一个浅皮口子,流上十来滴血,大概就能自动止血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丁楹试图拽回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但是太叔夜握力惊人不可撼动。他翻开丁楹的袖袋,内有一把精致匕首。丁楹伸出另一手来抢,却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太叔夜拿到匕首,拔刃去鞘,把青色的刃口展示给大家看。只见刃口上有一丝血迹,颜色很淡,已经干涸了。

    星辰很无语。这个丁楹也是极品,既然有心用血书赢同情,至于吝啬那么一点血吗?这是有多怕疼?还不如人在恨极之时,指甲掐破肉皮流出的鲜血给人来得震撼!

    丁大老爷一脸冷硬地道:“太叔公子误会了,这是楹儿今晨与我切磋时,一时躲避不及,被我的剑锋伤到的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没有驳斥他的话,把匕首还给丁楹:“既然丁大人这么说,晚辈就给丁大人一个面子。丁大人,你怀疑诗文是否夏晨所做,我和两位先生以及诸位仁兄,却都相信夏晨。诗文是否夏晨所做,我们去雅台上切磋;诗文是谁窃占,我们也去雅台上分辩。”

    “择日不如撞日,丁大人,请吧!我会把醉月轩中发生的一切如实道来。想来丁楹已经告诉你了,新诗文是曲子词,有词有曲有调,能弹能唱能歌。诗文不是想窃就能窃的,罪名更不是想推就能推的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的辩才,连三岁小儿都知道,当年他挑翻南陵书院的战绩,至今被人津津乐道。丁大老爷怎么可能赢得了他?

    论文说不过,论武,也打不赢啊!太叔夜连宣威侯刘立都敢硬怼啊!

    丁大老爷自知今天讨不了好,心里思量不如回去再做打算。他端起前辈的严厉款说:“太叔贤侄,我劝你接下这件事前,先问一下你父亲少师大人的意思。不可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淡淡一笑:“若让父亲知道此事,只会怪我行事不周,竟让这等可耻之事发生在自己的地盘,并责令我好生解决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脖子一梗:“看在你年轻气盛的份上,我不与你多做计较,他日必登门拜访!问一问少师大人,今日之事到底作何道理!孽子!回去我再跟你算账!”

    等回了丁府,大门一关,还不是他说甚么就是甚么?只要逼得丁栋改口,回头再去少师府邸拜访,太叔夜纵然生的一张厉嘴,又能如何?到时太叔澜都得给他赔不是!

    他伸手去拖丁栋。

    星辰用脚趾想,都知道丁大老爷心里打的甚么算盘。倘若真教他得逞了,都能把她恶心死。她可没打算送丁楹一个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神情认真地提醒:“丁大人,你不用打着回去逼丁栋背罪的主意,他日只要丁栋改口,我就会大肆宣扬你不可告人的秘密哦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的瞳孔猛地一缩,色厉内荏地道:“好个黄口小儿,愣是满口谎言!我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,一介下九流,居然敢污蔑世族之尊?”

    颠倒黑白,她也会的,就是要用你们父子俩擅长的东西打败你们,才够有趣啊。比的就是编故事的水准,谁也别欺负谁。

    星辰竖起手指,很认真地反问:“需要我说出你的秘密,来证明我的清白,证明我没有在污蔑你吗?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告诉我这个秘密的人,是你最信任宠爱的儿子——丁楹。”

    丁楹,我送你一份大礼。你既有本事弄血书喊爸爸,有本事也把闭关的爷爷喊来嘛。

    她最讨厌丁楹的地方在于,他趁大家还在震惊新诗体的时候,就胁迫不清楚真相的人在他和她之前进行选择。这时人们通常不会过于深思。而待事情尘埃落地,再提出置疑,阻力会小很多。如果运作得当,则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

    不就是自忖身份高,不服平民有才华,故意仗势欺人吗?

    呵呵,姐专治各种不服。

    丁楹猛地抬头,大声道:“你胡说甚么,我根本没有对你说过甚么秘密。阿耶,你别听他信口胡吣!”

    星辰把眼睛一睁,板起脸来:“我是个生意人,做生意讲究信用,倘若我言辞不谨慎,坏了自己的信用,以后谁还会信我?你以为我跟你一样,连自己亲弟弟都可以下手污蔑吗?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让大家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可能觉得很奇怪,丁楹虽然是个庶子,却是丁家亲口承认的下一代继承人,被精心培养长大,怎会如此急于求成,犯下今天这桩窃诗罪?其实原因很简单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