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6章怼了小的,来了老的(3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都说儒道至尊,儒生至贵,可是他们苦读多年,寒暑日夜,不曾懈怠,又有几人到达四品?不说雁飞社的世家子,只说燕歌社的寒门儒生,除弓楠几个,还有几人?

    不曾再有一人!

    更何况,夏晨多大,他们多大?

    寒门儒生震惊,世族儒生比他们更加惊讶。他们从小长于世家大族,虽然说家族有资源供应,但资源不是那么容易到手的。身份不同,资源不同,嫡庶有别,庶庶相轻,要争要抢,才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正因他们亲身体验过资源有无所带来的差距,他们才感受更深。可以这么说,几天前演武台太叔夜爆出修为六品的消息,都比不过他们现在的惊讶。

    他们仔细看着星辰,试图寻找武器的藏身之地,却见星辰慢吞吞地把手伸到衣兜里面。莫非暗器在那里?!诸位儒生心中一凛,紧张注视。

    星辰的动作是那么慢,慢吞吞地放进去,慢吞吞地拿出来。他们紧张得心脏快从口里跳出来,既希望她的动作快一些,又希望她的动作慢一些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放慢了脚步,视线在这一刻清晰了维度。????那只揭露秘密的手,慢慢地从兜袋里露出面目,手心里面握着甚么,从指缝里可以窥见一抹亮白。正揣测甚么东西能这么白,却见星辰的手腕一翻,手心朝上,露出里面握着的东西——

    两枚鸡蛋。

    我倒!

    气氛泄如堤溃。

    丁大老爷一愣,气势也是一松。他心里很清楚,攻击他的武器,是寒冷锋利的剑,而不是鸡蛋这种光滑的东西。

    剥了壳的鸡蛋,光泽盈润似玉,确实有够白有够润。星辰不是故意遛着人玩儿,而是折一折丁大老爷的威风气势。

    她不等他发怒,先发制人地说:“丁大人,丁家既然到了我们楚国,就得守着我们君上制定的律法,对吧?可能东昭喜欢用嫡子为庶子背罪,但是很抱歉,大楚没有这种奇葩的规矩和律法。丁大人,你坚持要让无辜的人背责吗?”

    把个人之间的纷争,上升到国家层面,即使丁大老爷如何蛮不讲理,也不敢在明面上挑衅西楚国君制定的法律。

    他忿怒道:“小儿满口雌黄!我已查出窃诗之人,你为何不依不饶!”

    星辰仔细地看他一眼,认真地重复问一遍:“丁大人,我再问一遍,你依旧坚持让无辜之人背责吗?让你的嫡子丁栋,替你的庶长子背负罪名?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怎会在意一个身份低微之人的话,他已经意识到和星辰说话有些降低身份,转头瞥一眼桃溪,心中记恨桃溪说丁家败落之语,目光看着太叔夜——这两人身份最高。

    他拎起无力反抗的丁栋,丢垃圾般丢到两人跟前:“一切都是这孽子所为!太叔贤侄,望太叔家给丁家一点薄面,此事便到此为止。但我依旧怀疑诗文是否出自尔辈中人。”

    他倒没有硬说诗文是丁楹做的。

    且不说太叔夜一心把星辰拐回家当作弟弟养,就算没有星辰搀和其中,他也不会帮着丁大老爷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太叔夜淡声道:“丁大人,太叔氏家训: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济民。夜谨守家训,不敢有违,是非黑白,醉月轩中早有公断,丁大人还是深入了解之后,再来寻找窃诗之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想要发火,但是考虑到太叔夜的身份,他暗暗忍下,怒吼一声:“孽子,还不快快招认?!”

    说着一脚踹向丁栋。

    星辰察觉到不对,灌输一团暗力到鸡蛋内部,然后瞧准扔出去,口里大喊道:“看暗器——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对星辰的诡异手段很有些心有余悸,一听她说看暗器,立刻便想收回腿,然而他出力时并未怎么留力,半道改变腿的攻击方向有些力有不逮。

    两枚鸡蛋啪啪打在丁大老爷的腿上,来自鸡蛋的外力作用,成功改变了腿的攻击方向。虽然是熟鸡蛋,没有砸出一滩黏糊糊的蛋清和蛋黄,却很是惊悚的碎成一地粉末状。

    丁大老爷知道上当,勃然大怒:“竖子尔敢?!”

    他这话只说到一半,又被星辰抢了先。

    星辰气愤地大声指责:“我就知道你要杀人灭口!”

    一句话震住了院里院外的儒生,也镇住了丁大老爷。

    她指着地上的鸡蛋沫儿:“大家看看鸡蛋碎成甚么样,丁大人该用了多大的力道?丁大人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您这样做人父亲的!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盛怒之中没有留力,因此面对这份指责,不太有底气敢反驳,他的表情落在他人的眼里,恰恰证实了星辰的说法。

    星辰神色严肃:“你既然执意如此,那么我们便雅台见吧!在都城雅台之上,在全城百姓的注目下,把这桩公案断个清楚明白!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没料到她有这个胆子,但他转念一想,自觉看透星辰的打算——以瓦砾搏玉碎。丁大老爷自负身份,神色傲然:“你是甚么身份,雅台也是你能上的?”

    星辰心里呵呵一笑,她也没想登台表演呐,正面相斗,她不是他的对手,她的精神力更适合阴人,倘若因这点小事暴露,她冤枉不冤枉?

    但是她不能去,自然有人代她去。区区一个丁家,在新诗体的诱惑下,多的是世家,乐得踩他一脚。

    星辰的算盘打得哗啦响。她道:“不劳丁大人操心,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,到时我会全城发贴,请人代我登台与你辩论。”

    丁大老爷阴冷的目光在院中环视一圈:“我倒要看一看,谁会那么自甘下贱,不顾身份替一个下九流之辈出头!”

    太叔夜眼疾手快截获「竹竿」一根,顺别人的杆子,让别人没杆可爬!

    他一派道貌岸然:“太叔氏为民请命,为君王定社稷,既然遇到这桩公案,就不能撒手不管。夏兄,我毛遂自荐,不知你意向如何?”

    星辰眼角抽搐两下,他都已经这么问了,她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折他面子吗?回想一下太叔夜现身在醉月轩时,两社儒生狂热的追星场景——

    她的心情很是狰狞,面上还得维持乖乖牌人设,露出惊喜腼腆的笑容说:“能请到太叔公子,真是一件极好极好的事,我会让楼里的姐妹都去助战哒。”

    把你摁死在胭脂堆里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