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4章怼了小的,来了老的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太叔夜刚在院中站定,门便啪一声被踹开。

    两个嚣张跋扈的年轻小厮,如实履行走狗之责,左右把守住院门。他们不仅从行动上展现自己对主人的忠心,更在语言上竭力表现。

    “鹊锦阁的奴才们,小爷劝你们不要狗眼看人低,都一样是做奴仆的,我们和你们可不一样!我们丁家是东昭国一等一的世家,就算如今到了西楚,也轮不到你们这帮贱仆轻贱!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的是庶民买卖,大门出入的都是一穷二白的寒门穷酸,今天我们老爷登门是给你们天大的脸面,可好生惜福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跟你们算污蔑我们家楹郎君窃诗一事呢!简直笑话,我们乃是堂堂公侯之家,楹郎君乃是景贤公之孙,用得着盗你们的文?”

    “必是你们收了栋郎君的银子,听从他指挥,故意加害楹郎君!好心提醒你们一句,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,你们有几个脑袋,都不够掺合到这里面的!”

    两个年轻小厮骂起人来,嘴皮子翻得飞快。他们没有光顾着骂人,也没忘记讨好自己的老爷,点头哈腰地把丁家大老爷迎进门。

    丁家大老爷脸上堆积着厚厚的阴云,似乎下一刻就会降下狂风和雷霆,然而他当一只脚落在门槛内,抬头看见院中的太叔夜,脸陡然僵硬住了。????都城里鼎鼎有名的新一代青年才俊太叔夜,居然在亲自看护他的儿子?

    丁大人位居清水衙门一个副卿闲职,丁家自东昭败走西楚,一直未能在西楚打开局面,若能交好太叔家,真是一个莫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太叔家今时不同往日,父亲太叔澜是七品大儒,儿子太叔夜是新任六品,太叔澜还是西楚国君的左膀右臂,如今炙手可热啊。

    丁大人脸上的阴云尚未来得及消散,就露出似惊还喜的笑容。他大概不常这样热情的笑,因此笑容僵硬得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“太叔公子,真是惭愧惭愧,多谢你照看楹儿!”

    他显然误会了,以为躺在里面的是丁楹,太叔夜却无心解释。虽然太叔夜经历过不少世情,但看见丁大人这样偏爱庶的,他也忍不住为丁栋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太叔夜有心向星辰展示一下自己的合作实力,顺便帮其拖延时间,容色淡淡地用身份搞事情:“敢问丁少卿,不知鹊锦阁有何得罪之处?丁家家仆如此口出恶言?”

    丁大人觉得太叔夜有点恃才傲物,他家仆人骂鹊锦阁关他何事?他也不过是个请来的评审官,说到底是看人情办事,有必要强出这个头?

    他面上流露出几分不满:“我接到楹儿的求救信,特地赶来相救,不料鹊锦阁却敷衍了事,在园子里东绕西逛,若非我的随从忠心能干,恐怕还不知要耽搁多久才能到此!鹊锦阁行事散漫,没有尊卑,难道不该骂?”

    “不仅该骂,我还会上书卿事寮,上书君上,取缔这等目无尊卑的雅集馆!”

    卿事寮相当于尚书府,由六卿中的三位担任。丁大人是个二把手,任职寮署不提也罢,总之,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,六卿重职,都与他不沾边,没甚么混头。

    太叔夜神色恭敬,语气恭谨,话却挺刺人:“受教了。太叔氏被君上御口亲赞「师表之家」,没想到在丁少卿嘴里,居然如此不堪,想来是我这个做后辈的丢了祖辈颜面,疏忽调教阁中侍从,以至今日之祸。”

    纳纳纳——尼?!

    疏忽调教阁中侍从?

    丁大人的心情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你早说鹊锦阁是你开的,不就得了?你不说谁又知道,都城寒门儒修第一多的鹊锦阁雅集馆,会是你开的?开个雅集馆玩玩不算甚么,但你身为一个世族,这么扶持寒门是想闹哪样?!

    丁大人仿佛变成一个甚么也不知道的傻子,失去对周围的一切反应,呆呆地不知该怎么圆场。少卿这管职,听起来很有派头,和少傅、少师一样,里面都带个少字,然而级别却天差地别。少傅、少师位列三孤,少卿只是部门的二把手。

    差别何其巨大!

    太叔夜递梯子道:“不过,我身为鹊锦阁的主人,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向丁少卿解释清楚。并非侍从故意带你绕圈,而是令郎身份尊贵,我吩咐他们,安排僻静的客院安置。”

    丁大人神色讪讪,也不道歉,回身就把不久前亲口夸赞忠心的两名随从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太叔夜和丁大人寒暄几句,估摸星辰的事情已解决,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之态道:“瞧我,居然忘了正事。丁少卿,令大郎倒无大碍,令五郎却仍在昏迷之中,医者说即便醒来,但若心结不解,只怕会导致境界停滞。”

    听到伤的是嫡子,丁大人松一口气,很快面露怒容:“境界停滞了更好!免得他总在外惹祸,带累他大兄!晕迷?我看是装晕吧!”

    怒气冲冲得一脚踏进客房,余光瞥见隔间软榻上的星辰,他心中不由一惊,这人是甚么身份?竟在太叔夜都出门迎接他时,还有能耐躺在这里不动?

    他脚步踌躇,回身问太叔夜:“太叔公子,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太叔夜含笑道:“这是夏晨,与丁兄颇为投缘,现在伤了眼睛,正在热敷,不方便见礼,请您勿怪。”

    星辰一反之前敏捷的行动,两手摸索着从榻上起身,太叔夜上前扶助他,那股体贴小心劲儿,好似星辰不是哭肿了眼睛,而是断手残脚重度伤残。

    星辰放下双手露出红肿的俩眼泡,手里拽着热鸡蛋,笑容腼腆地向丁大人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丁大人心里思揣,瞧太叔夜的殷情劲儿,这个夏家必然家势颇大,可恨他一时想不起都城里有哪个了不得的世家姓夏。他看向身边的亲随小厮。

    身为老爷出门在外的亲随跟班,老爷记得的,他们要记着,老爷不记得的,他们更要记着,以便随时提醒。

    收到老爷的眼神,亲随小厮一脸鄙夷地道:“老爷,他叫夏晨,是人间四月天夏坊主的妻弟。太叔公子,你可别被他给哄了!”

    听到夏晨的身份,丁大人脸色好像调色盘似的,青了紫,紫了红,又见星辰对自己没有平民该有的尊敬和卑微,霎时冷哼一声,身上的世族倨傲之气,排山倒海似倾轧过来。

    太叔夜一招流云飞袖,将水墨文气分儿化之。他的声音再不复温和,带着一丝渗人的寒意道:“阁下这是要恩将仇报吗?”

    丁大人从袖袋里掏出一截血淋淋的布料,气恼地掷到太叔夜面前:“我恩将仇报?太叔公子你看看清楚,这是我儿楹儿的求救血书!”

    太叔夜接在手里,赫然是一截血书。

    星辰好奇地凑过去看,只见一块手巾上,用鲜血蘸写一句:弟与人合谋,害孩儿性命,盼父亲速救!

    她不由呵呵两声,丁楹这家伙,夺名之心不死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