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3章你真是阴魂不散啊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桃溪墨客笑了,弓楠吕良笑了,儒生们噗哧噗哧也笑了。

    太叔夜夹在一堆人中间,漾出一丝浅浅笑意——星辰会做掩耳盗铃之事?绝无可能!

    侍从摆放好屏风,星辰的身形完全被遮挡,只在屏风上留下隐隐绰绰的剪影。手持琵琶半掩面,她低头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谎,她确实不懂词曲,然而奈不住她的好友银月爱好古音古调。那么唱什么呢?果然还是很想唱那曲离别战歌。

    弦音一拨,嗓音一亮,一股无法言喻的厚重悲意,瞬间如山岳暮霭般沉沉笼罩人的心湖。百年悲歌,战火纷飞。

    离人在暗夜中奔赴战场,巨兽般的城池之外,他们在唱一曲离别战歌,歌声铿锵有力冲破云霄,里面蕴含着赴死以战决不后退的坚定意志。

    隐瞒笼罩的世界,异兽肆掠的战场,用一条条血肉生命前赴后继筑起的求生之歌,那是人与自然惨烈的搏斗,是生命的呐喊和呼唤。

    一首情人离别的婉约诗歌,硬被唱出战火悲歌的辽阔气势。????一曲终了,余音散去,四座依旧沉浸在那个像劲草般顽强求生的世界意象里。

    星辰轻轻挪开屏风,掩面从雅台离开,脚步匆匆地离开大厅,顺势顺走一位儒生的折扇。一时没忍住落了两滴猫尿,结果杯具了,次品美瞳遇泪融成液体,刺激得她眼泪哗啦啦,不过她得赶回去敷解药。

    大厅门侧立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以为是侍从,星辰脚步一顿,倒退回他身边,问了一句:“丁公子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沉沉,竟是太叔夜。

    卧槽,他怎么神出鬼没的?星辰的身体猝不及防地僵住,下意识用折扇挡住眼睛。唱个曲儿都泪如泉涌,她丢不起这个脸。

    太叔夜平声静气地道:“你看起来似乎很着急回家,需要我给你指一条出去的近路吗?”

    他不知他在眼中放了何物,更不知那物对身体有无危害,只能早早放他离去,望他尽早将之妥善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阴魂不散啊,冰镜公子。”星辰凉声说道。

    摁不住心底的小暴脾气,一语戳破那张「你假装没认出我/但其实你知道/我已经认出你/却同样假装没认出你」——

    纸糊一样的互不相识。

    太叔夜无奈地笑道:“虽然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出我的,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眼睛吧?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星辰急于找解药,回去到底有些来不及,而且她也不放心丁栋。坑心黑手辣的狐狸,她毫不手软,但不慎坑到单纯的人,她的良心会痛。

    她语速极快地道:“一袋冰块、六个热腾腾的煮鸡蛋和五柱檀香,要快!”她快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尽了。

    太叔夜吩咐侍从之后,问道:“你在眼睛里放了甚么?”

    没甚么不能说的。星辰道:“美瞳,一种薄如蝉翼的特殊凝脂。有人说我的眼睛很特别,虽然我自己看不出来,但既然伪装当然要做万全准备。带我去看看丁栋吧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一边思考世间有哪种东西叫做美瞳,甚么又是凝脂,一面让侍从带自己和星辰,到丁栋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脚进入小院,解药后脚就来。

    太叔夜问: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星辰躺在软榻上,一点不见外地指使他:“热鸡蛋和冰块轮敷三次,每次一炷香。先点上一柱香,把冰袋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看她把冰袋敷上以后,太叔夜坐下问:“这美瞳有甚么害处?”

    “特别漂亮算不算?”

    太叔夜判断不出这是真话还是假话,只好顺着她道:“对于一个想要成为男子汉的少年人来说,似乎不算是好处,但如果是女人的话,想必会很满意这个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星辰不爱听这话,说得好像她不是女人一样,单是好看又有甚么用。扭头看见床榻上的丁栋,她头疼地道:“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。我参加鹊锦雅集的目的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。我是来和丁楹交好的,谁料竟发展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一会等他醒来,跟他打一架,他应该会好受些?

    太叔夜淡声道:“世间福祸,无人能料。现在来说是坏的事,将来或许会更好;而原本以为更好的事,或许会导致更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,丁家最终也没传到丁楹手里,丁栋意外身亡之后,嫡支失去继承人,丁家内部发生一场夺权纷争,自那以后就渐渐败落了。

    两人天南海北地聊天,发现在许多事情的看法上,竟意外地很投契。星辰忽地想起弓楠回答了一半的问题,后来却被太叔夜的到来所打断,导致失去下文。

    她直接问正主儿:“青梅县那日你对我说,你字冰镜,我当时都没有意识到一件事,你都没有及冠呐,哪里来的字?”

    太叔夜的神情风轻云淡:“我五岁拜入师尊门下,入玄道,但太叔氏是儒道世族,学问同样不能丢。十二岁时,父亲送我至南陵书院,我那时年少轻狂——”

    星辰呵呵一笑,就他?一个生来就老了的人,还年少轻狂?

    太叔夜轻飘飘地问:“你还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“听,怎么不听?我就喜欢打脸梗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不懂甚么是打脸梗,但却不妨碍他理解话里的意思。他继续道:“我当年年少轻狂——”

    他坚持年少轻狂,她坚持讥笑讽笑。

    太叔夜声音清雅,娓娓道来,从容不迫,星辰当故事一样听。

    用一句话概括,就是太叔夜把南陵书院的学生和先生,从下到上挑了一遍,从单挑到群殴,舌战群儒,大胜而归。

    没有读完半年,就被南陵书院上下,像送煞星一样的送走了,美其名曰,以君之宿慧,以君之才华,为甚么还要浪费时间在这里学习呢?你已经可以出师寻找自己的道啦亲!

    太叔夜道:“这个雅号后来就渐渐叫开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一语总结陈词:“你上辈子肯定跟他们有深仇大恨。但那只是雅号,你分明说是字。”

    说半天还没说道重点,基本讲述的,还是弓楠说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太叔夜的笑意里略微带了一丝促狭: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”

    姐姐我掏耳等半天,你就给我说这个?星辰愤愤地骂:“黑心说书人,断章丧良心!”

    太叔夜闷声忍笑: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忍着眼中刺痛,侧耳一听,果然听到一个脚步声。不一会,走进来一个侍从。侍从对他附耳几句。

    星辰瞥见后眼角直跳,这鹊锦阁该不会是他开的吧?

    就见太叔夜道:“丁栋的父亲马上就到。他大概找错地方,以为丁楹在这里。你去把丁楹和大家请来,丁大人秉性正直,向来眼里不揉沙子,应该想把事情弄个明白,就别让他两头跑了。”后面的话,他是对侍从说的。

    秉性正直的人会立庶子为继承人?

    星辰一面腹诽,一面走到丁栋的床榻边,手指在其穴上噼啪连点。不久后,院门外吵吵闹闹,一拨人声声咒骂,气势嚣张地朝这边过来,太叔夜也不问星辰在做好事还是坏事,直接朝院中走去,拖延这不请自来的恶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