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2章世人信你,还是信我(6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丁栋面色惨白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那年轻充满活力的身躯,仿佛在刹那之间压上一座无形的山峰,脊背贼沉重的压力下一点点弯曲。他迈着步子慢慢地朝雅台上走去,每一步都沉重地让人怀疑他下一步能不能拔起双腿。

    每一双眼睛都注视着他,他却不敢回视任何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他走得是那么慢,但是没有一个人忍心催促他。任谁都能看出这个年轻人心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千万程路途也有尽时,更可况只是门口到大厅中央雅台,这区区十来米的距离?终于丁栋站在了雅台之上。

    他看着丁楹,眼神是那么痛苦,声音是那么艰涩:“大兄,你说的对。这事关我丁家的名誉。”

    丁楹嘴巴不由翘起,面上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。他就知道,他这个弟弟不会那么蠢,毕竟他一向那么害怕严厉的父亲。

    他只待胜利的号角吹响。????却听丁栋道:“大兄,咱们不要抢别人的东西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丁楹怎么也没想到会等着这么一个回答,他的脸庞都狰狞了:“甚么叫做抢?这本来就是我的诗,我怎么会抢自己的东西!”

    丁栋流着眼泪,哑声道:“大兄,这是夏晨的长辈的!是他一时贪玩,不知轻重,偷拿长辈的诗文来雅集长见识的!就跟大兄经常给我作诗拿出去和伙伴们炫耀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丁楹受不了丁栋的愚蠢,忽然爆发了脾气:“谁作诗给你拿去炫耀了!是谁自己死皮赖脸找我讨要,我不给你能行吗!你以为作诗是很容易的事吗!”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他涕泪俱下地开始哭诉。

    “阿栋,我知道你一向嫉妒我备受父亲宠爱,你平时故意偷拿我的诗作泄愤胡闹也就罢了,但今次不同,这不是你能随便拿去玩耍的。父亲知道了,还不知会怎么生气。你是要气死他吗?”

    “大兄?”

    丁栋的身体微微一晃,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星辰心中暗叹一声,一颗真心却被无情糟贱,是个人都会受伤吧。只怕今日之后,丁栋再也无法成为那个心直毒舌的少年了。

    丁楹看也不看丁栋,看中众人悲声说道:“抱歉,我本不愿说,因为事涉家弟,但眼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。家弟因嫡庶之故,一直不忿父亲重视我,常偷我的诗文,破坏我的雅集,这次我被晴斋雅集驱逐,也是因他暗中破坏的缘故。没想到他竟故技重施。”

    临近杏园大比,丁楹却离开晴斋雅集,转投鹊锦阁雅集,并以迅雷不知掩耳的速度,用一天时间就成为雁飞社社主,在场的人都知道,却不知道内中还有这样的缘由。

    燕歌一位副社主作证道:“没错,我也常听丁兄说起,家中阿弟顽劣,时常如此捉弄他,但在我看来,这已经并不能称之为捉弄了吧?”

    丁栋惨笑道:“大兄,原来你竟这般看我么?原来你竟一直这般看我——”

    他忽地喷出一口血来,直挺挺倒地晕厥。

    太叔夜反应最快,及时接住人。星辰凑上前,暗暗摸一把脉象,知他吐出那淤血反倒好些,只要修养期间保持良好心态,倒也不会留下甚么后遗症。太叔夜悄没声息的看在眼里,一如以往地记在心头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,经此一节,众人看丁楹的眼神,都带了一种说不出的意味。

    丁楹的演技是不错,但假的就是假的,没有丁栋在旁边对比,他的表演瞧着也是不错,然而一旦跟丁栋作比,那股子假冒伪劣的味道便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大都管吩咐侍从找医者,又命人把丁栋抬下去。

    丁栋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,星辰的心里很有一丝愧疚,少年人的心最是脆弱,少年人的感情也最是激烈,少年人的伤痛往往会伴随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星辰不认同丁栋的单纯,却并妨碍她喜欢这样的一份单纯。说到底也是阴差阳错,她本来以丁楹为目标人,是想要捧他跟别人挑事的,谁想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?

    丁楹怒视星辰道:“如今闹成这样子,你是不是很开心?!”

    星辰面无表情地问:“你知不知道这种新诗文属于甚么体裁?”

    丁楹一惊,条件反射地看望丁栋消失的方向,然而丁栋早已被人抬下去了。星辰道:“你不用去看丁栋,他不知道这事。”

    侍从询问体裁的时候,丁栋恰好来了,也许他听到了,也许他没听到,以丁楹的心胸,他还是没听到更好。

    大家一看丁楹的反应,便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时,桃溪道:“我听大都管说,这首诗文体裁,名为词,乃曲子词。原应和曲而歌,但听说你不知道原曲。”

    星辰反口说:“不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是不知道的,但不知道又如何?她诌也能诌出一个!她要打碎丁楹心中的所有妄想!

    丁楹的面色像雪一样惨白,丝毫没有之前逼迫嫡弟的底气。

    星辰冷冷地看着他道:“其实你很不该把丁栋拖下水,因为他即便为你作证,也并没有任何意义。不要以为我给丁栋一首入门诗,就真的那么不知轻重好诳骗。我曾善意提醒过你,不要以为我长着一张看似好欺负的脸,就真以为我是一个好欺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,可以证明诗作是我长辈的手笔。你之前对我说,要叫我看看世人是信你,还是信我。我给你这个机会验证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丁楹踉踉跄跄地后退,险些失足跌下雅台,一个侍从眼疾手快地扶助他。

    星辰拱手对大都管道:“请大都管见谅我之前的隐瞒。这首词本该女子所唱,我虽听得耳熟能唱,却不懂曲谱默不出来,未免献丑这才遮掩过去。还请大都管拿一把琵琶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是要唱的架势,众位儒生不由精神一振,都等着一会儿的琴曲,却没有看见,丁楹把一样事物,暗暗交给扶着自己的侍从。

    不一时,有侍从拿来琵琶。

    星辰抱着琵琶试一试音,眼睛寻梭合适的隐蔽的场地。太叔夜一瞧便明白他的意思,这是怕丢脸,他暗暗忍住心中的笑意,忍不住戏弄地道:“你在找甚么地方?雅台这里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星辰心里暗骂一声,只顾惦记给丁楹一点颜色瞧瞧,居然忘了这只不省心的妖孽!

    她回头冲大都管腼腆一笑:“大都管,我夏家家训,男子汉大丈夫,不行娘们唧唧的事。还望大都管安排四面屏风遮挡一二。”

    一个半大少年说甚么男子汉大丈夫,这句话当是八尺大汉说来才顺理成章才是。

    众人心声:屏风遮挡就不娘们唧唧了吗?少年你在掩耳盗铃你知道啵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