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40章世人信你,还是信我(4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此乃千秋之名作!

    即使弓楠和吕良已知有新体诗,然而这篇雨霖铃却依旧震撼了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之作,当真是夏晨所作?有那么片刻,他们的心中也不禁动摇。然而想到午间水榭里,夏晨款款而谈的种种思想,那震耳发聩的警句警言,他们重新坚定了信心。

    雁飞社儒生先入为主大怒指责:“何人如此卑劣竟敢盗用社主之作!”

    吕良冷笑道:“谁盗了谁的,那可不好说!”

    弓楠还认为,如果丁楹有这个能力与才华,那么早该表现出来,即便真的灵光闪现所得之作,也早该流传出来,又或者珍重收于家中书房,又怎会流落到夏晨手中,让自己陷于如此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弓楠问大都管:“不知那首入门诗是谁人所作?”他最关心的还是鹊锦阁对此事的态度,他们能否保证公正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大都管眼睛看向燕歌社里的星辰,拱手作揖道:“正是出自夏文士之手。”????星辰适时站出来承认:“是我写的。”

    儒生们看着一面皮嫩的星辰,愕然地好一会儿没个喘气的,之后雁飞社儒生陡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哄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说是你作的?说谎不是这般说的!你是谁?你是甚么身份?一个下九流门人想作出千古名作?也不怕人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“文盛公子也是大意,居然不慎让诗文流传出去,落在这卑贱之徒的手中,却让好端端的千古名作蒙受这不白之冤!”

    “可恨可恨!区区一个贱民竖子,却妄想玷污圣人之道,也不称量称量自己几斤几两,君上也真是太过宽宏,弄得这都城里甚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都胆敢不知天高地厚地上窜下跳!”

    星辰不把这些没分量没能力的儒生看在眼里,不代表她可以忍受他们像病犬一样乱吠。正待上台打脸这帮混蛋,却见燕歌社的众位儒生纷纷出头仗义执言。

    “恕我提出一个合理的置疑。我承认丁兄确实有些才学,但还没有能力做出如此优秀的诗文,否则丁家到都城时日也很不短了,怎地一直没有丁兄的名声传出来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夏兄家族出身下九流又如何,老天爷没说不许下九流门人攀登圣人之道!当今七品大儒松斋先生出身也颇为贫寒,墨客先生也是,多少儒道高手是贫寒出身!”

    “夏兄刚来鹊锦阁,师从何人无人知晓,你怎地就知道他没有师从名师?!你怎地就认为他没有诗文灵性?!”

    一名雁飞社儒生尖声嘲笑道:“哈,这还用置疑吗?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好吗!果然不愧是寒门出身,也就只有这么点眼界了!不倾一族之力,没有一族书藏,不能阅遍群书,哪里能培养出文盛公子这般高才之人!”

    一名燕歌社儒生针锋相对:“早年怎地又没有盛名?左一个文盛公子右一个文盛公子,你也不嫌绕口咬舌!”

    “太叔夜当年不过舌战群儒,便得了一个冰镜公子的雅称,丁兄自创一种诗文体裁,如何当不得文盛公子的雅号?再说,他本就字文盛!不像太叔夜以雅号为字,好厚的面皮!”

    两个儒生吵得如乌鸡眼一般,火药味越来越浓烈,有些把管不住舌头。那个儒生说完,意识到自己嘴巴秃噜的太快,得罪了太叔夜,不由惴惴地戛然止口。

    两社社员恨不能撸起袖子对干。星辰没想到燕歌社儒生会这么护着自己,心中不由产生一丝丝湍湍细流般的感动。

    其实,换成入门诗的主人,若是在场的其他任何一个儒生,恐怕燕歌社儒生都不免产生怀疑,即使是星辰,他们心中也有一丝疑虑,若没有水榭里那一场授课性质的即时演讲,星辰是无法得到这些信任和拥戴的。

    大都管抬一抬手,示意大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地道:“鹊锦阁绝不容忍窃诗这等卑劣行径,必会严厉彻查此事。桃溪先生、墨客先生,您两位老于儒学诗文;冰镜公子,您虽师从玄道,但于诗文一道,才华横溢,是都城诸位大儒都认可的。”

    他长身作揖道:“现在我代表鹊锦阁,请您三位解开此案,揭开作伪窃诗之徒的真面目,还真作者一个清白名誉!也还我鹊锦阁一片净土!”

    仍有雁飞社儒生小声嘀咕,事情清楚明白根本不用查,鹊锦阁办事不公偏倚寒门下九流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丁楹精神一振,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对峙了!他道:“既如此,便有请夏小兄弟上来对质吧,我相信事实自有公论。”

    星辰先看一眼三位评审官。丁楹面上虽翩翩有礼,但喧宾夺主地抢了评审官的话语权,已经足够说明他内心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三位评审官在丁楹强夺话语权的时候,一同从二楼走到雅台上。同为儒道六品修为,桃溪年纪最长,话语权由他主导。

    他见星辰看过来,便捻须颔首道:“夏文士,请移步雅台说话。”

    丁楹心中不由暗暗懊恼,一时得意忘形,又暗恨星辰狡诈,连忙一脸歉意地道:“桃溪先生,事发突然,晚辈心神不宁,言语无状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却把寒门出身的墨客先生,和年纪比自己的小的太叔夜,故意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桃溪面色轻描淡写地道:“窃诗事大,你心神不宁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之后他环视着台下的儒生道:“其实大都管早把这首入门诗给我等三人看过。诗文缠绵婉丽,组织结构新颖,我们喜不自禁,没想到会闹出窃诗之事,实在让人痛心疾首。鹊锦阁既把事情交与我等处理,无论出于何种缘由,我等都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墨客和太叔夜,墨客微微颔首,太叔夜则作揖致意。

    桃溪转身看向丁楹和星辰,便道:“圣人之道矜贵,不容玷辱!文士修习圣人之道,身份何等尊贵,亦不容玷辱!请二位自辩。”

    丁楹一开口就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他一脸遗憾地道:“夏小兄弟,阿栋视你为友,才把我的诗文拿出来与你分享,没想到你却心生贪念,想到将这首诗据为己有,我真的很替阿栋感到难过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