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9章世人信你,还是信我?(3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首席副社主一脸自满自得之色,展开自己早已精心书写出的诗文。他在雅台上四面走动展示诗文,道:“这是在下的作品,题名《赠狸奴》。请诸君鉴赏!”

    说完便摇头晃脑地吟咏自己所写的诗文。

    「狸奴凄切,迎了花红,送了寒雨。夜月一帘影动,凉风间,十里情浓。小楼一宵听春,却被声声误。唤切切,入骨相思,一声春意一声浓。

    一腔多情深几许?盼君来,夜夜减衣瘦!泪滴寒衫梦不醒。相思无意,悔当初。去年良辰好景,不曾酒趁年华。而今纵千心万念,恨未留君住!」

    一首既出,满堂共惊。

    太叔夜和两位评审官也走到栏杆边观望。

    大楚奉尊儒道,至今已八百多年,虽说而今帝国已灭,但儒道仍然昌盛如昔,七言八律,五言四绝,诗文类型里,长句有,短句亦有,长短句兼而有之的也有!但是像《赠狸奴》这种,神韵绚丽,千姿百态者,却从未曾有!

    “新的诗文体裁!”????燕歌社的人纷纷惊道。

    却见有雁飞社的人得意中道:“没错!正是新诗文体裁!乃是我们社主所创!燕歌社的诸位,现在感觉如何呀?惊喜不惊喜?害怕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你们输定了!”

    雁飞社人异口同声的道。

    燕歌社的儒生人人面色惨白,之前高昂的士气仿佛像海市蜃楼一般变成气泡消失了。他们无法反驳,更没有底气反驳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下意识地看向星辰,多么无情的变故啊!晌午的时候,他们还在听他说世人平等,庶族不可轻,他们向往着那副画面群情激昂,人人感悟至深,甚至十几位好友顿悟突破,然而区区半日之间,这个奋发向上的美梦便被无情打破。

    弓楠和吕良也看向星辰,他们却愤怒地意识到,丁楹做了一件多么可憎的事情!

    吕良更为性直,他直接对星辰道:“丁楹夺了你的入门诗。”他的语气很肯定。

    星辰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。她在看丁楹,丁楹也在看着她,他冲她露出一个冷嘲的笑容。吕良和弓楠也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吕良盛怒中便要上前,弓楠及时拉住他,嘴里问雅台上的雁飞副社主,眼睛却盯着对面的丁楹。

    “不知贵社社主创作了一首怎样的诗,可否让我等开开眼界?”

    雁飞副社主扭头看向丁楹。丁楹潇洒地跃上雅台,冲台下众人拱一拱手,面带歉意地道:“楹确有一首新体诗文,乃是日前妙手偶得,却与今日主题无关。依楹之见,当以今日雅斗赛为主,若是诸位仁兄想一观诗文,可等雅斗结束后不迟。”

    人都已经登上雅台,还装模作样的推辞甚么?不过是希望有人给他抬场子、扬名声!弓楠心中冷笑,闭嘴不言,不愿给一个卑劣之徒抬轿子。

    他不开口,燕歌社的儒生也看他行事,同样不开口搭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不搭理,有的是人搭理。

    雁飞社人憋了一天,早就巴望出风头,狠狠打击燕歌社,更要讨回下午雅斗在燕歌社儒生身上所吃的败仗。

    有几人迫不及待地起哄道:“等甚么雅斗啊,胜败显而易见!社主你就念给他们听听,教他们知道甚么叫做千古名作!”

    雅斗场上谈论与主题无关的事,怎么也得对方点头同意,光自己叫嚣没有用,丁楹等着弓楠出声,然而弓楠思维极快,已经知道丁楹的弱点在甚么地方。

    夏晨的入门诗,知崖院的主事院长等人必定知晓,丁楹若想解决此患,则最好借这个舞台,将此案直接盖棺定论,定论为是自己所做,定论为夏晨盗窃,否则等他今日结束雅斗,再张扬入门诗是自己所做,置疑他的人将比比皆是!

    八百年来,都一直未曾有新诗体裁出现,他何德何能妙手得来!!

    丁楹急迫需要他递梯子,他偏生不递!

    此事只能鹊锦阁表态!

    丁楹见弓楠迟迟不表态,心中忍不住暗怒,他不好在台上久站,便暗示藏在燕歌社的几颗钉子出面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接收到暗示,几个早已被收买的燕歌社儒生,便出头喊道:“雅斗年年有,新诗体裁却千年难得一见,还请丁兄不吝赐教啊!”

    弓楠和吕良眼神冰冷的目视他们,燕歌社儒生不约而同地与他们拉开距离。谁都不是笨蛋,在这种场合下,一意给丁楹抬轿子,他们是谁的人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丁楹妆似无奈地叹道:“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弓楠忽然打断他道:“丁兄的顾虑十分有理,还是先结束雅斗再说罢。到时大家尽兴讨论,岂不比挂心赛事名额,更加快哉?”

    在丁楹的暗示下,几名儒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,跟自己的社主硬抗。事情的发展已经打扰到雅斗的比决,桃溪和墨客两位评审相视一眼,示意大都管站出来阻止。

    大都管道:“诸君且请停止争论。”

    他一言安抚了争论。然后看着弓楠道:“弓文士,雅斗场上本不应该谈论与主题无关的事情,然而今日之事并非与主题无关,在此我希望能耽搁一些时间,弄明一些事情,希望弓文士能够体谅一二。”

    鹊锦阁表态了,弓楠也暗松一口气,毕竟丁楹一意阻挠雅斗,再这样闹下去,比赛也别想继续了。

    弓楠同意了。

    大都管同样站上雅台,看着丁楹道:“还请丁公子说出你自创的新体诗文。”

    丁楹知道,关键的时候来了。若能让大都管和桃溪等评审认为,诗作出于自己之手,那么就再没有甚么可担忧的了。到时无论夏晨再怎么申明,那是他的长辈所做,也将无人相信!

    丁楹一脸自信地吟咏出《雨霖铃》,他世家子出身,相貌气度不差,婉转吟诵而来,当真情深意切,凄丽哀婉,把离情别意表述地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雁飞社儒生人人面露陶醉,跟着摇头晃脑地吟诵;而不明真相的燕歌社人,也忍不住暗自称赞敬服,大叹不如人多矣。

    大都管道:“此诗却与今日我知崖院中,收录的一首入门诗一字不差。”

    两社儒生同声哗然!

    他们不约而同地意识到,恐怕西楚立国以来,甚至儒道兴盛八百年以来的历史上,性质最恶劣的窃诗案,发生了!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