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8章世人信你,还是信我?(2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眼前的半大少年神情认真,似乎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购买,但是那双眼瞳静若秋水,清晰映照出自己的丑陋,一股戾气梗在丁楹的胸口,使他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他依旧觉得忍了,一切待事成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丁楹微笑说:“名士用名剑,宝马佩宝鞍。我认为,你应该给它们找一个符合身份的名士。”

    星辰又请教:“都城里名士这么多,我应该给谁最合适呢?太叔公子盛名之下,应该很需要新诗体来支撑门面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二楼的雅阁,状似思考买主是否合适。

    丁楹见他松口,心里先是一松,听他考虑卖给太叔夜,心中又是一紧,紧张得头皮都快炸了。他忙道:“太叔夜太年轻了,新诗体如何是一个年轻人能创作出的?”

    为打消星辰想转手给其他人的念头,他替她分析一通都城各大儒道世家。

    “当朝权臣重臣之家,如杜少傅等,皆非上上之选,权臣重臣重权在握,生杀予夺皆在他之手,你没有提要求的余地,更唯恐他们会暗中加害;开国四大儒道世家同样并非首选,他们在都城经营多年,势力盘根错节,更是对你姐夫的人间四月天垂涎已久。”????在他口中,似乎没有一个好选择。

    “而其他儒道家族,大多依附四大儒道世家,以及杜氏和太叔氏,恐怕不能给出一份公道的谢仪。这都城之中,唯有我丁氏和刘氏,我丁氏是大楚世族,被东昭国君遗祸多年,历尽艰难才逃离虎穴,回到西楚一地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给出两个好选择,却透露着满满的倾向性。

    “而他刘氏,原本也是大楚世族,却转投北晟国主,前几年因私通东胡部落,北晟国主仁慈,只斩首恶,他一族迁移回西楚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只怕轻信的人,都会忍不住选择丁家。

    丁楹笑着道:“我个人的建议,当然希望你选择我们丁家。毕竟阿栋与你交好,他真心把你当朋友,看在他的面子上,丁家也不能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他颇费唇舌,星辰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丁楹等得心中焦急,又道:“我想你的长辈也是爱诗文之人,必定不忍心心爱之作埋没于尘世,帮助你的长辈把诗文传扬开,千年之后亦有万人传颂,他于九泉之下也会瞑目。”

    瞑目个屁!东西都变成别人的了,跟他们有一毛线关系?

    星辰玩腻了,便问道:“谢仪如何?”

    果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商人,早知如此他何必大费唇舌!丁楹面上浮现一丝不屑,很快收敛起来说道:“我丁家可为人间四月天的后台!可保证人间四月天在都城无人敢扰!”

    星辰好悬没笑出声,指着自己的鼻子,认真地问丁楹:“丁公子,你看看我这张脸,是不是长得很好骗的样子?”

    丁家在都城里面算个屁!

    觊觎诗词也就罢了,还狼子野心地盯上人间四月天这块肥肉,人心不足蛇吞象,说的就是丁楹这种人。

    丁楹强忍怒容,神色难堪地道:“你以为单靠夏池打打杀杀就能镇住都城的牛鬼蛇神和世家贵族?”

    星辰眼神奇异地看着他:“你真的以为人间四月天没后台啊?都城是甚么地方,没后台早就被人生吞活剥了。实话告诉你,人间四月天不是没有后台,而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丁楹以为能听到后台是谁,谁料,星辰面无表情地道:

    “——还没有那个资格知道。”

    丁楹盛怒之极,蹭地起身。

    他突然的举动,引起附近儒生的注意。弓楠等几名燕歌社儒生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谈话显然不能继续了,丁楹也不打算继续下去。他看着星辰,冷笑道:“我是好心,才来提点你,你既不识好歹,我也懒费这个心了。你以为诗文传出去,世人是会信你,还是会信我?”

    星辰睁着水润润的眼睛,义正言辞地道:“我相信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!”

    丁楹看一眼弓楠等人,回头冲星辰冷笑:“你总有求我的那日。”说完踩过星辰的猫戏图,与弓楠等人擦肩相遇。

    弓楠冷着脸叫住他:“丁兄,雅斗对战,你用不着欺负一个小孩子吧!”

    丁楹脚步微微一顿,讽刺地笑道:“欺负小孩子?弓兄想太多了。我只是希望他离我丁家子弟远一点,我丁家的门第,不是一个下九流中人能够妄图攀附的。弓兄有空不如多想想,接下来燕歌社该怎么走,才不会输得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丁楹走了。

    星辰蹲在地上,闷闷地看自己的画。画上有一个刺眼的大脚印,大咧咧印在一只萌小猫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名燕歌社儒生心痛地捡起画:“这个丁楹简直太过份了!多好一副猫戏图,教他给弄污了!小猫这么可爱,他怎么忍心下脚踩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拿走了画。手的主人叹道:“果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是吧?简直太——太太太——”

    儒生一面问着,一面抬头去看说话的人,却看见接住画的人居然是太叔夜。他激动地半晌说不出话,嗓音像卡带的磁碟一样,变成搞笑又惊悚的循环播放。

    弓楠等人道:“见过太叔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诸兄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对弓楠等人略一点头,蹲身对星辰道:“不用伤心,能修复的。”

    星辰叹一声道:“就算能修复,我的激情也消失了。本来想趁性画一幅百猫图,算啦,随手之作罢了,日后有兴致再画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立刻便有儒生喜形于色地道:“阿晨你不要了吗?送给我好吗?”

    另有几个儒生也要求画,不一时闹起了内讧,完全不管画还在太叔夜的手里。

    太叔夜拿着画,问道:“丁楹找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星辰也没瞒着,本也没有甚么好隐瞒的。她道:“他要我把今日的入门诗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一首入门诗而已,有甚么好买的?丁家也算多年的老牌世族,还能缺那一首诗?燕歌社的儒生们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太叔夜心知肚明。弓楠和吕良也是神色一动,先后想到了关窍,看着星辰面露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星辰正待说话,休息时间已到。

    丁楹回去后,一位副社主不死心地说服他直接上词体。丁楹盛怒之中,已经放弃说服星辰,便顺水推舟同意。

    看见时间一到,副社主立刻跳上大厅中央的雅台。太叔夜缓步踱回二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