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6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10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此刻四座无声,但是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每一双眼睛都灿如朝阳,每一张脸庞都红若绯花,每一声呼吸都粗壮有力,每一颗心跳都响若擂鼓。

    忽地,一名儒生体内陡然爆发出一股文气。文气绕他盘旋数遭,在他背后凝聚成一团烟雾,能隐隐认出是一枝毛笔。

    ——凝气成笔!

    竟然当场突破成为儒道三品高阶?!

    这名儒生的突破仿佛成为一个信号,须臾之间,接连十数名儒生都开始境界突破,有的是小境界,有的是大境界,十几股水墨文气在水榭里澎湃激荡。孙畅在其中,丁栋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家伙甚么时候来的?

    星辰嫌弃地啧了一声。她不就闲扯几句吗?以前给那群瘪犊子衣冠禽兽做战前训话,怎么没有见到这样的惊人效果?书生意气就是容易冲动。????弓楠瞥见星辰一脸蛋疼的表情,心中有些忍俊不禁。他问道:“夏晨,他们因你所言而得益,你怎的这副表情?”

    星辰深沉脸:“这都不懂?我这是羡慕嫉妒恨。谁到底给我来讲几句啊,敲一敲我的脑袋壳,让我也体验一下坐地顿悟的爽感!”

    吕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,正想到外面耍一耍,却看见一个雁飞社儒生从九曲回廊上走来。他冷脸道:“雁飞社来下战书了。”

    王安诺走到窗边,看了一眼道:“看来他们铁心不给我们思考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弓楠推开门走出去:“顿悟来之不易,突破不容打断,我去对付他们,留几个人在这里护着,其他人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王安诺道:“我留下守着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在九曲回廊上,迎到那名雁飞社儒生,和其一起返回醉月轩。路上星辰问吕良:“吕兄,你抓的猫呢?”

    “我字奉嘉,唤我的字吧。”吕良先说道。听了星辰一席话,他已经不把星辰当寻常小孩看待。然后他才回答星辰的问题说:“听得忘了,被它跑了。”

    弓楠听到这番对话,对星辰笑道:“我已成竹在胸,阿晨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从水榭畅谈之后,大家都待星辰更亲近,也更平等看待,称呼上都做出了相应的改变。一路上说说笑笑,经过百锦园的竹林时,星辰察觉到某种熟悉的精神波。

    她条件反射地扭头去看,那里有一座假山挡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看见,但是她可以用她的精神力保证,那股熟悉的精神波动阈值,明显是属于太叔夜的!你说你一个世族高门的大爷,跑到这种庶族和庶子扎堆的地方来干嘛!

    星辰一边暗地腹诽着,一面掏出低级版自制美瞳,往眼睛里面戴。前世常有人说,她的眼睛很特别,哪怕不看脸,只看眼睛也能认出她。

    相信太叔夜也是这类聪明人,哪怕有面部、神态方面的伪装,看见她的眼睛,他也应该能一眼认出她。

    太叔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星辰察觉,他早早躲在了假山后面,并没有发现星辰的举动,但是附近的侍从注意到了。侍从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这让太叔夜有点不安。为了谨慎起见,他决定放弃尾随,低声吩咐侍从几句。

    星辰一行人到了醉月轩。

    丁楹没有看到嫡弟丁栋,心里不由微微一沉,挂着一脸温和微笑的表情,走到星辰面前询问:“夏小兄弟,阿栋午时说去找你,你可有见过他?”

    星辰睁着水润润的眼睛回答:“他在突破呢。今天大家在水榭里讨论诗文,他听着听着就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弓楠和吕良暗暗相视一眼,会心微笑星辰模糊重点的机智行为。

    只说大家讨论诗文,却没说明自己的讲述才是主因;只说丁栋突破了,却没说突破的不止丁栋一人。

    弓楠上前和丁楹寒暄,他已发现丁楹过于关注星辰,虽然不知原因是甚么,但总之不使他顺心就行了。

    正在醉月轩里寒暄着,大都管从二楼雅间来到栏杆边。

    他道:“只剩下半个晌午,鉴于今年名额甚少,阁里临时决定,请几位评审官出来,与大家面对面品评一下上午的几幅作品,希望诸君再接再厉,下半晌能有一个更好的发挥,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他逐一请出两位评审官。

    “有请墨客先生!”

    “有请桃溪先生!”

    两位评审官分别站在左右,留出中间的位置为最后的重量级人物登场。

    大都管笑吟吟地说道:“让我们有请最后一位评审官,冰镜公子!”

    在场儒生登时炸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太叔冰镜,居然是太叔冰镜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好激动!我好像要晕倒了拜托扶我一把!”

    “太叔夜怎么会过来?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!”

    星辰很能理解那位语出抱怨的仁兄的感受,她也很想吐槽一句,太叔夜,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啊!女人见到他激动也就罢了,怎么男人见到他也这么激动?他不该是男性公敌吗?

    大都管高声道:“有请太叔公子!”

    星辰在底下偷摸扯弓楠的衣角,弓楠从看见偶像的激动心情中,稍微分出一丝丝注意力落在星辰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仰着脖子望着二楼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阿晨,有甚么事咱们一会再说好吗?”

    星辰额头蹦出一青筋,压抑内心的满脑门官司,确保声音符合人设:“我听说太叔公子今年十五岁吧?怎么就有字了?”

    她也是突然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及冠才取字啊,都还没及冠,取得哪门子字!

    弓楠一脸惊诧地回头:“你居然不知道这件事?哦对,你刚来都城。太叔公子十二岁时,进入学院不足半年,南陵书院的几位大儒都不愿收他为徒。后来传言说的很难听,有一位大儒看不过眼,才站出来说——”

    弓楠性情谨慎,思维缜密,很少能在他脸上看到很鲜明的表情,但此刻即便是在解释,但其飞快的语速,也足以说明其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其才华仿若冰雪浑然天生,其宿慧恰似明月清辉自成,我恐为他之师,愿为他之忘年交尔!因着这句话,又因他名夜,夜中明月,又别称为冰镜,便有人暗地称他为冰镜公子,渐渐就这样叫开了,本也并非是字,只作个雅号称呼,但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解释完,就听到人群喧哗。

    太叔夜登场了。

    太叔夜姿态恭谨地请墨客、桃溪两位道:“两位先生,冰镜后学末进,不敢狂妄居尊。”

    “冰镜公子年少聪颖,如今已经位列六品,日后成就难以言说,我等两个老六品也该退位让贤啦!”

    墨客和桃溪嘴里连道不敢,脸上却露出因为被人尊敬而满意感叹的笑容。太叔夜坚辞不受,最终年纪居长的桃溪先生居了尊位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太叔夜一展广袖,冲楼下儒生施礼作揖道:“在下太叔夜,见过诸位兄台。”

    众人激动地回礼:“见过冰镜兄!”

    动作整齐一致,声音响亮如钟。瞧瞧这一呼百应的姿态,瞧瞧这号令群雄的风骚,星辰一面装样回礼,一面腮帮子酸倒牙。

    太叔夜,一日不装逼你会憋死吗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