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5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9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孙畅不知何时从王安诺的身上下来,盘坐在她身边,急不可耐地催促星辰道:“接着说,夏兄别停啊!甚么是赋比兴?甚么叫衬托?甚么叫排比?甚么叫白描?”

    王安诺温和地笑道:“夏小兄弟之言,使人醍醐灌顶。”

    弓楠接一句:“令人茅塞顿开。”

    星辰看着弓楠:“那你现在能作出来吗?”

    弓楠微微一噎:“尚需思虑。”

    星辰已然发现自己考虑不周。她坦然道:“现在关键是怎么通过这次比赛,那些所言皆是对前人的总结之词,作用在日后,起效时间长,现在要的是见效快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弓楠洒脱地笑道:“奉嘉已经去抓猫了,等他回来也是干等,不如听你传授总结之词,或许能令楠开窍也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道:????“我修为只在三品高阶,文气虚境一碰就碎,参加这次雅斗选拔,只是想提前感受一下气氛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只在两品,甚么是文气虚境都还没有搞懂呢,不如作诗来的重要!”

    “我刚到三品,参加选拔就是凑个热闹!”

    众人殷殷切切。

    王安诺却担心星辰会为难。

    贵族世家最宝贵的财富,不在于他们拥有多少土地,又或者是多少奴隶,而在于他们拥有多少书籍与知识。时人对知识、技艺等传承的看重,深入到骨血里,有时宁愿毁掉,也不愿传给他人。

    星辰年纪幼小,又天真善良,若是大意之下,不慎说出不该说的,只怕他的家人会怪罪于他。

    王安诺问道:“夏小兄弟,你和我们说这些,你家人会不会责怪你?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,星辰心中十分感概,人类对于知识的欲望,真是代代传承永无止境。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,何不让故乡的文明之花在这里开放?

    但这事不能操之过急,要寻个稳妥的来头。

    听到王安诺的话,她莞尔一笑:“吾生而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在探求知识的路上,结伴同行,才能发现更多美丽的风景。一会还有比赛,就先简单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自周而后,大约已有将近3000年历史,周之前大约经历有多久,尚无人能确切说出。但是仅从周之后的历史来说,这个世界的发展与地球完全不同,地球在这个时期已经产生资本主义萌芽,西方国家已经开始第一次工业革命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世界却很奇怪,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。它经过三个大帝国时期,分别把礼教、法家和儒道捧上神坛,文明周而复始,占据统治阶层的,主导天下大势的,始终是世族世卿制。偶有其他制度或措施,也只是不触动世族世卿制度的点缀。

    偶有惊才绝艳的文明火花绽放,或者更先进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出现,总会出现种种意外,导致萌芽被掐灭。就好像有一只神秘的大手,在无形地操控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星辰和弓楠等人讨论了很久,主要讨论关于诗文写作的经验与技巧。她自己当然是没有甚么作诗技巧和经验的。

    她熟知《声律启蒙》等蒙学读物,精通语言逻辑学、超声波、动物语言学等专业性学科,也擅长心理学、声学和美学,心理学可以帮助她洞悉人心的弱点,后两者则辅助她以极致之美打动人心。

    这是后来她成为御兽师后,军部研究院为进一步开发她的精神潜力,加强她精神力的催眠作用,特意她给列出一张长长的学习表。她大致学了一些,主要还是以攻击为主。

    虽然不懂吟诗,但是哪怕说点其他的,也足够给他们开个一学年的课程,但都与诗文相差甚远。没关系,看她怎么瞎扯!她的这一堂课,叫做《论诗与美与人的内心需求》。

    讲了约莫两三盏茶的功夫,星辰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课间讨论时,有人斥责世族高门。

    星辰说道:“贵族世家为甚么受人向往?别急于否认这一点,别被恨意蒙蔽眼睛。因为他们学识渊博,生活富裕,手握权柄,撇开权柄不说,前两者的熏陶使他们一举一动都美丽如画。而人的本性,可谓天生就喜欢美丽的事物。”

    她清澈的眼睛里有一种透彻和冷静,使燕歌社的人不觉屏住呼吸,更加集中精力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星辰道:“虽然他们的一些臭做派和陋习,有时很让人忍不了,但不能否认他们本身是美的象征。西楚国由世族把控,你们是寒门儒生,如果想要分一杯羹,就必须懂得他们的游戏规则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忿地道:“那岂不是由他们生杀予夺?”

    星辰的眼神扫过去,见说话的是方荣。

    “当你在不经意间踩到一只蚂蚁的时候,你会在意这只蚂蚁的抗议吗?他们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星辰天真的笑容里面,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酷意味。

    命贱如草,说的就是庶人。

    她声音软软地说:“任何游戏都要遵从规则,幸运的是,他们不会轻易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,你要做的就是在游戏规则之内,为自己争取利益,增加自己的砝码,当然他们随时可能会掀桌子不跟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奢望与他们平起平坐。他们大多数都不会认为自己的生命与宠物等值,或者与蚂蚁等值。但好在他们还是人,是人就会有同理心。如果遇到肯尊重你,平等对待你的人,那么你应该好生珍惜,那可是很不容易遇见的稀有物种。”

    王安诺沉默地笑笑:“听君一席话,我怎么觉得南陵学院仿佛是个龙潭虎穴一般。”

    水榭里忽地一静,似乎王安诺说了甚么不能触碰的话题。

    星辰暗想,南陵书院有甚么猫腻吗?看诸人情绪不佳,她视线逐一扫过,没有遗漏任何一个人。她用天真的神态,轻吐出锥心之言:“世族认为你们不是人,你们也认为自己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人之卑贱与否,岂能由人而定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吕良,他不知何时回来的。

    众儒生也纷纷驳斥,更有一些人,看星辰的眼神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星辰倏然一笑,眼神明亮,声音铿锵:“正是如此,我命由我不天!庶族又如何?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”

    “人生而平等,谁也不比谁高贵!庶族和世族唯一的差距只在于,庶族一出生便站在山脚,而世族则一出生就站在山腰,你们唯一要做的,就是要披荆斩棘,为同辈、为子孙、为后来者——”

    “开出一条通天大道!”

    此刻的星辰,未曾料到,这一把火种撒下去,会在日后开出怎样美丽的盛世之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