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4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8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丁栋在假石中蹿跳飞跃,只顾埋头赶路,不提防和一名侍从撞在一起。他慌慌张张地道歉,见侍从无碍,脚底一蹿,走了。浑然没有注意到侍从身后护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大都管,一个是太叔夜。

    都城里少有人知道,鹊锦阁阁主便是太叔夜。

    大都管继续汇报道:“燕歌社的弓楠不擅作诗,孙畅又怕猫,除王安诺和吕良两人诗作尚可,其余人恐怕无缘今年杏园大比。雁飞社新社主丁楹,误导社员,使人以为「雨霖铃」和「浪淘沙」是他自己所作,雁飞社因此气势高涨,颇作出几首好词,且为压轴。”

    鹊锦园里任何风吹草动,都瞒不过大都管的眼目。

    大都管道:“适才的莽撞少年,便是丁楹的嫡弟,名叫丁栋。那两首诗,便是他默写出来,交给丁楹的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不置可否地道:“「雨霖铃」乃何种新体,问到了吗?”

    大都管看一眼侍从。????这名侍从就是询问星辰的人。他一字不差地把星辰的回答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问是何曲。夏郎君说,我也不知道呀,不过我想,都城里文人儒士众多,想必谱出一首相得益彰的曲调,应该不该话下吧。”

    见没了下文,大都管追问:“即是曲子词,则必有原曲,他即便不曾听过,别人也应该听过。他一个半大少年,词体当不是他所创,那么词风从何处学来,你没问他?”

    侍从懵逼地眨一眨眼睛,脸色顿时变了,忐忑地道:“我当时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大都管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这么一个回答!园子里的侍从,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,居然会犯这样疏忽大意的过错!

    他怒道:“我看你需要重头训练一遍!”

    说着无心,听着有意。大都管的能力,太叔夜是信任的,经过严格训练的侍从,不大可能稀里糊涂犯错。

    经过星辰催眠杜氏子弟一事,太叔夜对这方面长了一个心眼。他叫住侍从,先问:“你还记得他当时说话的神态、举止和眼神吗?”

    侍从回忆着说:“他神态天真,不知世事,看着我的眼神,既没有高门世族子的高高在上,也没有寒门庶族子的礼遇谨慎,特别好相处的一个人,又和气又没架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觉得自己不受控制,或许对方说的话十分正确,让你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信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他只是一个小孩子,身高才到我这里,性格天真温和,我怎会去信服他?就是觉得他特别好说话,不忍见他不喜,一时就忘记追问。”

    侍从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身高。

    果然是训练不合格!大都管忍不住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跟星辰差不多高!太叔夜心中微微一动,忽地生出一个念想。会是星辰吗?性格天真,不知世事,温和好相处,和气没架子,听起来似乎不相干,但星辰那么会骗人!

    太叔夜隐忍地问:“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回到水上九曲回廊,燕歌社成员齐聚湖上水榭里,议论上半天的雅斗情况,几乎人人情绪低落,认为下午的比赛情况不会乐观。

    恐猫症患者孙畅抱着脑袋,痛苦地说道:“我怎么这么倒霉?去年第三关考棋艺被刷下来,这次更惨,主题居然是猫,第一关就要被刷下来!”

    王安诺的戏鼠老猫败给雁飞社的美人猫。他自回来一直在思考,此刻抬头对弓楠道:“今日雁飞社乃是有备而来,赵王吴三人都并非雁飞社的主力。”

    吕良抱着自己的双手,倚靠水榭廊柱,长腿交叉而立。他道:“如果不是我出其不意,大概也会中了王与伦的招。”

    雁飞社来意不善,他们虽被动应敌,但并没有消极应对。今日的出战策略,是仔细研究过的。

    弓楠起身总结道:“他们变强了,超过他们原本的水平;而我们则变弱了,无法发挥出自己原有的实力。他们的压轴作是甚么,打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王安诺迷惑地道:“似乎是一种新诗体,但是这不太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新诗体有这么容易创作?星辰眉梢微微挑起。

    吕良一针见血地道:“主要还在我们自己。自己的实力强了,管他新体旧体,他都奈何不了。子乐,猫有甚么可怕?你忍一忍不行吗!”

    子乐,是孙畅的字。

    孙畅身体猛一哆嗦,抱着胳膊大喊:“不行!我做不到啊!一想到它们毛茸茸的身体、绿油油的眼睛,我就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尖叫着蹿到王安诺身上,像只无尾猴紧紧抱住王安诺。王安诺憋地脸颊通红,艰难喘息地道:“子乐你松松手,我呼吸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吕良怒其不争地道:“出息!君乔,我出去给你抓只猫,你对着猫多找找灵感,说不定就能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君乔,是弓楠的字。

    说完不待弓楠阻拦,吕良已唰地一下消失了。

    古人真是质朴啊,连作弊都不懂吗?星辰心里这样感叹着,就听王安诺叹气道:“君乔,大家的诗作都在这里,你就一点诗韵都抓不到吗?”

    弓楠苦笑:“我本就不擅作诗啊,能漂亮的表达出句意,都是奢求了,更何况是诗韵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一个个唉声叹气,星辰不由感叹寒门的苦逼,这就是没有师父和传承的下场啊!她赞同地点头道:“作诗确实很难,如果不是从小熏陶出来,就一定要有灵性根骨,弓兄大概就是那类没有灵性的人吧。没有灵性的话,就只能讲技巧了。”

    弓楠面色淡淡地道:“寒门庶族哪里得来技巧。”

    星辰不喜欢消极的气氛,帮着出主意说:“要多看别人的好诗好句,噫,这个也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个问题,没书没资料。

    她仰头道:“那就研究自然规律,观察人生百态。艺术源于生活嘛。比如说,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秋鸿对春燕,宿鸟对鸣虫。三尺剑,六钧弓,岭北对江东。人间清暑殿,天上广寒宫。两岸晓烟杨柳绿,一园春雨杏花红。多多观察,多多总结。”

    “不求多么惊才绝艳之句,糊弄糊弄勉强也是够的,无非是赋比兴,要么衬托,要么排比,要么白描。写的多了,想的多了,佳句自然就来了,可能没有多么辞藻华丽,但通俗易懂岂非更好,毕竟大宗师的最高境界也是返璞归真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她忽然觉得四周太过安静,视线两边一瞅,好家伙!怎么一个个都围坐到她身边来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