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3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7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恐猫儒生颤抖地大喊:“猫乃邪兽!世无良猫!”

    吴皓瞥一眼他,眼睛看着弓楠,鄙夷地轻笑道:“这就是燕歌七子之一的孙畅?莫非你们燕歌社决定派他出场?拜托尊重一下你们的对手好吗?这样我会赢得很屈辱,传出去多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王安诺拍一拍恐猫儒生的肩膀。

    弓楠微笑道:“人皆有惧怕之物,有人怕蛇,有人怕鼠,更有人怕毛毛虫,孙兄怕猫也没甚么奇怪。楠苦于猫诗,得亏吴兄佳作,激起楠的文思。此局便由楠承接,吴兄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雁飞社的人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谁家比斗,不是兵对兵,将对将?开盘三局,只是热身而已,弓楠一介社主,却早早跳出来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吴皓惧于弓楠名声,一时间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场上犹豫不定,场下亦在权衡。????丁楹左右之人揣测说:“弓楠一贯不擅长吟诗作对,我们的人打听说,他对猫不熟悉,今天托丁兄的福,咱们文思泉涌,为给燕歌社一个措手不及,一则迫使他们提前雅斗,使他们没有太多时间推考佳句。”

    “二则咱们选题都是富贵美人猫,是庶族寒门欠缺的经历,他们从咱们这边难以得到借鉴。按常理来说,弓楠不应该能得到甚么灵感。他是不是故意唬我们?”

    丁楹沉吟:“怕他打着别的盘算。借此机会,赢下吴皓。这是吴皓最好的水平,若诗作被毁,他入选机会不大。”

    打压吴皓,还是弓楠,对他来说,有点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丁栋忽然想起星辰的话,迟疑地说:“大兄,夏晨说弓楠不擅长写猫,今日主题对弓楠不利。”

    丁楹闻言,心中微动。

    庶族没有底蕴,琴棋书画难成气候,如果可以选择,弓楠入选五人之一,倒比吴皓被选中,更对他有利。

    南陵书院对寒门来说,可不是甚么善地。

    而若是吴皓入选,情况又将不同,吴家与丁家,家世境遇相当,而他,不需要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丁楹对左右的人,略微点一点头。

    左右霎时起哄大笑。

    “人家小心肝好怕怕呀,吴兄你要当心哦,弓兄可是鹊锦阁第一寒门儒生呢,很厉害的唷。”

    “弓社主一手建立燕歌社,连续三年埋头苦修,三年杏园不屑一顾,如今功力不知大涨多少,一朝重出,便吞并鹊锦阁其他寒门诗社,就指望今年一举夺魁啊!”

    这些说来慢,但其实很快。

    星辰俱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吴皓自信诗文,又得朋友助阵,笑容猖狂自负,语气作张作态:“我怎么敢啊?你可是燕歌社主,你肯与我对局,是给我面子啊,我怎么敢有意见!大家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雁飞社人怎肯放过踩寒门痛脚的机会?都一窝蜂地起哄大笑!

    弓楠平静地坐在案几前,没有任何花哨地提笔书写。写完一拍案几,诗作气势汹汹地杀向吴皓。吴皓冷哼一声打出诗文。

    两首诗文对阵,弓楠的诗文现于众人眼底。

    题名「山猫捕鼠」

    枯藤残墙野山猫,西风僻道肥硕鼠。

    猫纵扑鼠喵呜嗷——,人惊鼠逃吱吱吱!

    星辰嘴角一抽,神特么打油诗!没想到弓楠写诗这么惨绝人寰。猫身为最出色的猎食者之一,捕猎手段高超,绝不会在捕猎时发出声音!

    「山猫捕鼠」诗文中幻化出一片残垣景色。断壁残垣的墙角草丛里,站立着一只桀骜不驯的猫,它的身体掩在草丛后面,只露出一个猫头,忽然狰狞地大张猫嘴,作恐吓咆哮状,几只肥硕的山鼠,霎时吓得从草丛里窜出来。

    拖着烟雾般迤逦的水墨文气,冲进「佳人」的诗文虚镜里。

    「佳人」诗文里的后宫佳人猫,惊得花容失色,回头寻求君王猫的保护,君王猫昂然唤来侍卫猫。然并卵。

    鼠群像一群惊恐的羊驼,从侍卫猫、君王猫和佳人猫的身上呼啸而过,留下一地的断肢残腿,逐渐失去支撑变回虚幻的文气,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佳人诗缓缓飘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雁飞社哗然:“山猫捕鼠诗,分明是一首打油诗,且不论意境,单看文气所造虚境,分明鼠患之危更甚于猫之恐吓,非切题之作!”

    燕歌社辩道:“鼠类天生怕猫,见之则逃,天下间哪里都是如此!这虚境画像没毛病!”

    即使是打油诗,文气虚境既然能成,就证明诗文的中心思想足够凝练。可以争辩的余地,只有意境如何,以及是否切题。

    说弓楠不切题,确实立足不稳。

    雁飞社又道:“就算切题了,打油诗算甚么诗?市井小孩都能作的,还要儒修做甚么?!”

    这才是要紧之处。弓楠慨然一叹:“雁飞社诸君言之有理,楠的诗文还有待提升,此一回合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燕歌社士气大落。而雁飞社诸人脸上的表情,仿佛被迫吃下一只苍蝇般恶心。自己争来的是一码事,别人让的又是另一码事。

    弓楠抬头望一望天色,回头对丁楹提议道:“丁兄,你看天色已近午时,我们不如暂且休息,待养足精神之后,下午再讨论切磋,如何?”

    丁楹有心否决,却情知不可,只得答允。

    弓楠等草草食罢午膳,商量回九曲回廊歇息。

    看见燕歌社的动静,丁楹私下问丁栋:“你可问过?诗作当真是他所作么?”

    丁栋垂头丧气地回答:“夏晨说是他偷拿的家人的遗作。”

    哈,居然是遗作,简直是上天庇佑!丁楹心中十分激动,暗暗握一握拳,面上叹息道:“可叹如此佳作,要被埋没了!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。夏晨说等雅斗结束之后,就把真相告诉鹊锦阁,诗作该是谁的,就是谁的,名字要重新换回来。到时挂到诗墙,怎会被埋没呢?”

    丁楹差点骂出一声蠢货。他大喘气道:“千万不能让他那么做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丁栋从未见过兄长这副扭曲的面庞,他忍不住微微一怔。见他如此,丁楹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,连忙补救说:

    “你们想得太简单了。既是新诗体,则必然不止一篇,若人不知道作者已死也就罢了,若是知道,定会找夏晨要其余诗篇。儒修爱诗之心,千万不可小觑。更有一班心思叵测之徒,若要抢夺其余诗作,那么你的夏小兄弟可就危险了!”

    丁栋懊恼地跺脚:“多亏大兄提点,我居然忽略了此节!不行,我得去告诉他一声!”

    “阿栋,你且等等!”

    丁楹在后面唤,丁栋却已跑远。

    本想趁机结识夏晨,看来只能等下次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