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31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5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雁飞社的人甫一出现,便有燕歌社成员通知了弓楠。

    弓楠领着人迎上去,一瞧对方的气势,便是明白雁飞社已有佳作,特来叫阵。一则为摸清己方底细,二则打击己方势气。

    弓楠雅然笑道:“丁兄,瞧雁飞社诸君人人红光满面,想来颇有所得,不知可否让我等见识一二。”

    两社人员在小桥流水边对峙。

    一派高门庶子,一派寒门庶族。但看风度气派和养眼程度,成员多为高门出身的雁飞社,人人华服广袖,又懂如何展示自己,在外形上毫无疑问的胜出一筹。

    而燕歌社成员,大多面带冷意和愤懑,其心态让人担忧。

    丁栋左边瞅瞅,右边看看,心虚地问星辰:“你觉得哪边会赢?”

    星辰说:“我怎么会知道呢?我又不了解你兄长他们那边的情况,倒是弓兄这边,我知道一二。弓兄确实不擅长写猫,今日的主题对他不利。”????两人相视一眼,默契分道扬镳,一个站到弓楠身边,一个站到丁楹身边。

    丁楹担心星辰把诗作给了弓楠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星辰,压下心中的忧虑,只是耽搁了一会儿,便有成员自作主张地替他回答道:“今日丁兄诗兴大发,已有佳作数篇,更有一篇虽与今日雅斗主题无……”

    东西还没到手,怎么能张扬开?

    丁楹心中一跳,连忙笑道:“张兄,今日乃是杏园雅集选拔赛,咱们今日只论主题,不谈其他。”

    张儒修本想拍个马屁,却没想拍到马腿上。他脸皮也厚,摇头大叹,只夸丁楹为人厚道。丁楹吓出一身虚汗,发热的大脑登时恢复了冷静。他这才后悔,事未成,却过早把事情宣扬开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又瞥一眼星辰,心下决定,早些封住星辰的嘴。

    弓楠把一切看在眼里,神情若有所思。很快,他笑道:“丁兄说得好,今日只论雅斗,不谈其他!不知丁兄此来,可是有何高作?”

    丁栋道:“弓兄言过了,高作不敢当。今日鹊锦阁雅斗,怎可闭门造车?恰好几位好友偶得两句诗文,我等反复吟咏总觉欠缺些许,便相约前来与燕歌社诸君请教,讨论不足之处,盼望能解心中疑惑。”

    弓楠跌足叹笑:“楠盼兄久矣!丁兄不知,楠文思枯竭,只言片语未获,只怕今日一字无出,要交白卷,正愁断了肠,丁兄便如及时雨般到来,大幸!楠之大幸啊!请问是何佳作?且请与我一观!以灌溉我枯竭思泉!”

    星辰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一个把上门找茬,说得这么自谦;一个言谈举止,装痴卖傻,都是演戏的行家啊!

    胡扯放屁,寒暄已毕。雅斗开始。侍从在中间一块空白的场地上,摆六张案几,铺两张席垫。案几三三相对。

    雁飞社中走出一人。他手持折扇,啪地一声收扇,自信地作揖道:“在下赵永寿,现有一作,请燕歌社诸位仁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走到案几前,慢条斯理地挽起衣袖,骤然发力猛地一拍案几。案几笔架上悬挂的几枝毛笔,顿时腾出跃到空中,砚台里的墨汁也溅起一团,在半空卷起一朵墨花。

    他就在空中抄起一枝毛笔,蘸起空中那团如花墨汁,而左手却导气引来一张宣纸,平铺在案几之上。一气喝成,落笔写出一首五言四句古诗。

    芙蓉叶中觅,薄荷香里寻。

    河鲤朝朝买,书斋夜夜宁。

    诗成,题名「雅猫」。

    一丝淡淡水墨之气,从诗文中飘出,幻成一株水墨木芙蓉树,隐隐绰绰高两米,有枝有干有叶有花,文气涌动,仿佛风吹花叶动,隐隐露出一只淡色的猫。猫慵懒地趴在树上,如美人倦卧贵妃榻,高贵优雅而宁静。

    好一个下马威!

    全诗无一猫字,却能在文气引发的虚象中,展现出猫的姿态和性情!

    燕歌社的人不安地看向社主弓楠,都忍不住朝他聚拢过去寻求胜利的安全感。星辰注意到弓楠身体紧绷,把手藏在了衣袖之中,大概是怕自己手指的卷缩细节泄露自己的心紧张态。

    弓楠叹声赞道:“以无猫写有猫,用薄荷与鱼托物,妙哉,妙哉!遗憾的是,此猫显然是一只富贵猫,如何让其夜间捕鼠?便譬如要绝代美人下地劳作,赵兄如何能狠下心肠啊!”

    赵永寿正矜贵着自得,听他这么说,气急道:“猫怎能捕鼠?!老鼠那么脏!我怎会教它去捕!我诗中的句意是,使它饱食之后,夜间便可得安宁,免得它叫一晚上,吵得我睡不着!”

    燕歌社的人讽刺说:“也是你句意描述不清之故!”

    星辰噗哧笑出声。

    若叫她说,弓楠未必不知道真正的意思。但是撕逼场上,谁管真相如何,当然只管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说。

    在弓楠的示意下,燕歌社里也走出一人。那人礼道:“在下王安诺,见过赵兄。赵兄说猫怎能捕鼠,在下认为此言差矣!猫捕鼠,乃天性!便譬如,人食荤鸡鸭鹅羊,猫既以鱼鸟为食,更以鼠为食!”

    赵永寿嗤道:“以文论上下,空口白牙如何比较?你且写出来,教大家论个公断!”

    王安诺轻轻一笑,手指漫不经心地轻叩案几桌面。笔墨飞起,他抄在手中,在纸上遒劲狂草一篇——「戏鼠」

    千山鸟飞绝,万径鼠踪灭。

    寒树伏劲影,还有一只无?

    诗文成时,数缕淡淡的虚幻水墨文气,化成一只猫之利爪骤然抓在纸面,力道之遒劲,使人看在眼里,皮肉都为之一痛。

    锐利猫爪从字文行间逮住一只老鼠,老猫这才从隐匿处现出全身。玩得尽兴了,啊呜一口吞入腹中,懒洋洋回到寒树,趴在上面,眯着眼睛寻找下一只。

    哇哦!星辰在心里暗叫一声。她更喜欢这只霸气的老猫!

    燕歌社的士气顿时为之昂扬。

    雁飞社的人讥笑道:“这么一只又丑又残的猫,怎能跟赵兄的美人猫相较?”

    燕歌社的人反击道:“哈?把猫比作美人,你将美人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对峙气氛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丁楹笑道:“王兄之猫,有筋有骨,有形有傲,是篇上佳之作。以千山对万径,凌霜傲雪,令人叹服,虽就意境而言,赵兄略逊一筹,但雅斗胜败,还须以虚境而论。弓兄,不如让赵兄和王兄一斗虚境如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