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9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3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丁楹轻斥他胡闹,回头看着星辰和弓楠,一脸歉意地道:“家弟性子莽撞,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海涵一二。”

    弓楠含笑拱手:“令弟耿直纯善,热情豪爽,何罪之有?尚未恭喜丁兄,夺魁雁飞社社主,楠期待丁兄今日佳作。”

    星辰一副乖宝宝样,十分耿直地说:“我不会跟丁栋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丁楹面带世家子商业笑容,感谢了星辰的大度,又和众人寒暄几句,带着丁栋转身离开,一副好哥哥看护弟弟的作派。

    星辰暗地啧一声。

    丁楹身为丁家庶长子,压过丁家的唯一嫡子丁栋,成为家族培养的下一代领军人物,对此丁家对外给出的解释是,丁栋乃一棵不堪造就的朽木,于诗文儒道一途毫无天赋。

    丁家后宅乱得很,后宅手段不知几何,让一个小孩厌恶学习,简直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丁楹这种人,她前世见多了,好像对你很和气,但是实际上,却并没有把你看在眼里。他的手段还嫩得很,也就能骗骗没心眼的单纯老实人。????已经结识了丁栋,她丝毫不担心丁楹落不到碗里!

    弓楠笑着邀请:“夏晨,不如随我一道参加诗社?”

    “行呀,如果不耽搁你的话。我也见识一下文人才子怎么诗兴大发挥毫泼墨。”星辰答应地很爽快。

    “怎会耽搁?我还指着你帮忙呢。我瞧小猫颇喜欢你,猜你对猫应该很了解?”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,天下第三。”

    星辰面上极是谦虚,说出的话却逗人发笑。弓楠一愕,大笑道:“你既如此夸口,当心我今日赖定你!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着朝燕歌社社员走去。燕歌社的文士儒生已经入宴讨论,等着社主弓楠前来主持开场,提点雅斗时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。

    且说丁楹这边。

    丁楹把嫡弟圈在身边,主持雁飞社的开场,向社员传授一些写动物类诗文的秘诀,受到大家极为热烈的欢迎和感谢。

    鼓舞士气之后,丁楹方有机会和嫡弟详谈。他问道:“你怎么和夏池的小舅子混在一起?”

    丁栋便将如何擦了星辰一下,为何帮助誊写,一一详细诉说。说完,他笑嘻嘻地道:“大兄,你真该看一看夏晨写的字,看后你大约再不会嫌弃我的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他,你是你,和他相比,你不觉欺负人家么?”丁楹嗔怪地道,随后他又提点一句,“少与他来往,你们不是一路人,倘若被阿耶知道,又要怪你不争气。”

    丁栋不高兴地反驳:“怎么就不能来往了?夏晨虽然字写的不好,但他年纪小,还可以练么!他的诗文可作的比我好,被院主破格录取呢!”

    丁楹心中不以为意,半大少年的诗才神童,世间确实有,但一定不会是夏池那种下九流的人的姻亲。

    他脸上笑道:“你看,我刚说你两句,你就摆脸色我看。”

    丁栋不服气地辩驳:“我哪有摆脸色!夏晨他有真才实学,他是夏池的小舅子又如何?夏池不见得就是坏人,他可比某多世族子弟强多了,出身下九流又如何?多少侠修出身下九流!”

    丁楹轻斥道:“你又说这样的话,若让阿耶听见,你是想捱荆条么?”

    “也只是在大兄的跟前说一说,大兄又不会到阿耶面前告发我!”丁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又鬼鬼祟祟的,对丁楹附耳小声道:“我今日的入门诗,就是夏晨帮我写的,院主赞我写得好,说要挂到诗墙上,大兄你赶紧给我出个主意,回头有人要我再作一首,我该怎么办呐?那可是一首怨女诗!”

    丁楹心中一动:“哦?默出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鹊锦阁办事周全细致,附近各处均摆设有案几,上面笔墨纸砚俱全,供文人儒生灵感忽至时,可以及时默写出心中所得。

    丁栋将星辰偷塞给自己的诗,一笔一字默在纸上,递在兄长手里。他道:“大兄只管瞧,便是我不甚懂诗,念完也觉其意不尽呢。”

    丁楹相信的不是丁栋的眼光,而是鹊锦阁知崖院院主的眼光。

    能被知崖院院主挑中,挂上鹊锦阁的诗墙,必然不是一般的诗,拥有在都城里流行吟咏的潜力。他低头一瞧,只见纸上写着:

    「借问江潮与海水,何似君情与妾心?

    相恨不如潮有信,相思始觉海非深。」

    诗名题为「浪淘沙1」。

    丁楹的手指不禁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这诗质朴明快,言简意赅,用字造句浅显,但诗意却并不浅显,以浅白之句寄托讽喻之意,取得令人怵目惊心之效,这等宛如妙手偶得的浑然天成诗文,是一个半大少年能作出的吗?

    倘若当真是他所做,那么如此佳作,他却随手与人,他的才华将何等惊人?!

    丁楹面上露出盛赞之情,不动声色地对丁栋道:“果然是不凡佳作!我倒有些好奇,他自己的入门诗又是何等风雅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是吧?大兄也觉得好吧?我就说夏晨很厉害的!大兄你等会儿,我这就默给你看,那首更令人惊艳,诗体独具一格前所未见!”

    默写完,丁栋一脸献宝地递给丁楹。

    丁楹一看,只见诗是:

    「雨霖铃2」

    「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城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    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」

    丁楹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这诗的诗体新颖不说,遣词缠绵悱恻,造句凄婉动人,情谊难分难舍,描述尽情尽致,如此栩栩如生,离离别情宛若重现眼前。此乃千古名篇啊!

    现在丁楹倒有些怀疑,这诗文是否真是夏晨所做,他一个半大少年,正是屁事不懂的时候,知道甚么是情人别离?且看他的嫡弟丁栋,比夏晨大四五岁,如今最恨怨女诗,在男女之情上且还没开窍呢!

    丁楹摇头道:“诗是好诗,但大概并非出自他手。”

    丁栋正得意呢,生平只识纨绔子,一堆狐朋狗友,吃喝玩乐倒挺合得来,可惜没有一个能帮他撑场面的,现在好不容易认识一个,听兄长这么说,他打从心底觉得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见他苦思好半天呢!”

    其实并木有。

    :注1:此处引用的诗,为唐朝诗人白居易所著。

    注2:此处引用的词,是宋代词人柳永的作品。当年读书时背诵的欲生欲死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周日第二更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