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8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(2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鹊锦阁作为一方平台,不管其背后的主人究竟出于甚么目的,但看其在儒道世族占据统治地位的西楚都城,努力为寒门庶族儒生撑起一片生存空间,就是十分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在事情原由都尚未弄清楚的情况下,便如此口出恶言,这不单单是性情急躁或者一时冲动可以解释的,在一定程度上,一个人的应对方式,反应了一个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,这位庶族儒生,拥有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天赋。最起码也是一个不懂感恩的人,把他人对自己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皆冷眼看着口出恶言的儒生,隐隐与他划清界限。儒生敢怒不敢言,胀红着脸,表情既不忿又害怕。

    大都管道:“正如弓文士所言,如果有哪位觉得鹊锦阁行事不公,可自行离去。今年拥有推荐资格的雅集馆和世家皆有增添。雅集馆增添三名,分别是滴翠轩、吟月楼和樵香楼。”

    文士儒生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大饼只有一块,吃的人多了,分量自会减少。但雅集馆增加了,似乎也不算坏事?而且新增的三家雅集馆里,有两家对寒门儒修的态度也很友善。

    不少人眼神闪烁。????先前口出恶言的庶族儒生,仿佛找到底气般大声说道:“我喜欢参加鹊锦阁雅集,是因鹊锦阁对士族庶族一视同仁,然而如今鹊锦阁做到这一点了吗?看看这满园儒生文士,其中一半都是低等士族或者世族庶子!鹊锦阁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鹊锦阁!不如归去!”

    他痛快淋漓地大笑数声,约交好的友人一同离去。

    友人拒绝后,他大怒道:“你一贯心中不也多有不满吗?何以依旧念念不去?你自己不也说,鹊锦阁如无法保持公正,同一帮高门子弟争抢名额,我等胜算微渺吗?吟月楼也是今日举办雅斗大比,倘若错过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他在盛怒中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陆续有人随他离开,使得人心躁动不已,不一时,便走了四五十人,算一算身份,竟是庶族儒生居多。

    丁楹没有离开,星辰便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不觉得离开的人会有甚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大都管又候了一会,见不再有人离开,猛一挥手,高声宣布道:“鹊锦阁雅斗选拔,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一条长幅从醉月轩三楼抛落,上面书一个斗大墨字:

    ——猫!

    斗大的猫字,野性优雅,顽皮锋利。

    题目如此出人意料,竟取数日前发生的事情作为考题。儒生们中,有人欣喜,有人哀叹。喜则喜,恰有所感,已有诗作;叹则叹,事发忽然,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“老天!怎么是猫?我恐猫啊!”

    “鹊锦阁果然还是一如以往地出人意表!”

    星辰愕然半晌,不禁捧腹忍笑。

    众人正议论着,忽见猫字扭动身躯,竟变成一只活生生的黑白花斑猫,从纸面里跃出来!

    场中顿时一阵哄然:“此次出题竟请动七品大儒?!”

    黑白花斑猫在月台和院场的偏僻角落里,机警地巡视一阵之后,似乎发现新环境不存在会威胁到自己的东西,便回到月台上自得其乐地玩耍。

    幅中落款也跑出纸面。

    有时化为一团线球;有时变成一只蝴蝶;有时又是一只老鼠。

    那只猫便有了玩具。

    它有时追着自己的尾巴,憨态可掬地在原地绕圈子,却把自己弄得晕头转向倒地;有时上蹿下跳地扑墨蝶;有时饶有兴致地玩老鼠;有时又蹦又跳追着线球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玩到性质高昂时,它喵地大叫一声,哗啦啦——,忽然变成十几只小猫崽。于是场面更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二次变幻!此必为八品大儒师之作!”

    “文气能模仿声音,是八品大儒师亲笔!有人还记得落款是谁吗?!”

    文人儒士不时惊道。

    小猫崽子一窝蜂跑进人群里,围着众人的脚转来转去,喵喵喵地娇叫,好似在邀请人陪伴它玩耍,胆大的猫崽甚至直接跳到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文士儒生的反应也都不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救命!它们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如此憨态可掬!如此天真可爱!”

    怕猫者惊叫躲避,喜爱者试图逗弄。

    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些由文气凝成的猫,能与人产生互动。你若惊叫,它便被吓到,会喵喵逃走;你若亲昵,它便会高兴,任你伸手抚摸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摸到它了!”

    “噫,这种体验当真奇异,仿佛在抚摸一只气流构成的小猫。”

    星辰身上蹲了两三只小猫。

    她试探地伸出手,却只摸到一团凝聚的气流。小猫被抚摸的地方,荡起涟漪一样的波纹,享受地闭起眼睛,发出一声轻柔的猫叫。

    不一会,它们仿佛听到某种召唤,一齐转身蹿向月台,在半空汇合成最初的黑白花斑猫。黑白花斑猫优雅地抻一个懒腰,似乎玩耍够了,叼起落款变成的线球,懒洋洋地跃回纸面,逐渐化成原本的猫字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地蹲在纸面,带着一丝好奇和顽皮,傲娇地审视着场中诸人。

    线球重新变成落款,落款却不是人名字号,只是一行年月日,便是近日所作。

    有人发出意犹未尽的叹息。

    大都管笑吟吟地道:“今日雅斗,便以猫为题,不拘体裁,创作一篇。要求意象与虚象并俱。黄昏之前,择优录取佳者二十人进入第二轮雅斗。食茶酒醪,皆已备下,请诸君随意取用。”

    场中霎时一片哀声。

    星辰蹲在地上揉肚皮,丁栋蹲在她身边关心地问:“夏晨,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鹊锦阁,真是太有趣了!”

    她噗哧噗哧地抬起头,耸肩笑出两泡眼泪。

    弓楠也蹲下来,见她无碍,苦恼地道:“夏小兄弟,你倒是觉得有趣了,我却觉是甚是苦手,正不知该如何下手呢。”

    星辰止住笑,擦拭眼角泪痕道:“弓兄叫我夏晨吧,「夏小兄弟」,听着甚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弓楠便唤道:“夏晨。我字君乔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说完,丁栋急巴巴地问弓楠:“弓兄,今次比试很难吗?”

    弓楠叹道:“也不尽然。楠不擅作诗。若了解那样事物,倒能强编几句,否则便凄惨了!何况还要求意象与实象。不过个人特长不同,也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    丁楹和雁飞社的几个社员,一齐走过来找丁栋。

    他唤了一声阿弟,问道:“你怎的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丁栋眉开眼笑地跃起身,喊一声大兄,听到这问,垮着脸说:“那破地方居然赶你走,小爷我不稀得待!”

    :周日第一更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