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7章鹊锦雅斗,庶族又如何?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游玩九曲回廊只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,恰与事件的起因互相呼应,由星辰提出这个要求,可谓化解尴尬的良方,可使燕歌社社员不至因一点小亏欠,心中生出难堪,从而免去隔阂。

    星辰理直气壮的小语气,加之言辞有趣好玩,使许多社员一时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弓楠失笑地道:“理该如此!弓某亲自奉陪,不知夏小兄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胜荣幸!”

    丁栋见机插言,说誓道:“我无心磕坏方兄之剑,必会赔与方兄一把更好的!”

    方荣兀自伤心地抚摸爱剑,听到这话,顿时气道:“谁稀罕你的剑?有本事赔我原样爱剑!显摆你的臭钱么!”

    丁栋闻言也气,叫道:“我已许你一把更好的,你还待怎的?”

    一名儒修看不过眼,说出内中因由:“丁兄有所不知。那是方兄亡父的挚爱之剑,方兄爱如珍宝,日日擦拭,怎能以寻常看之。”????丁栋闻言,顿时哑了声。既是亡父之遗物,那么确实意义不同。然而原模原样的赔人家,却又不太现实。他愁容满面。

    星辰欲与弓楠交好,自不能让裂痕坏事。她道:“丁兄,事情因我而起,便交与我处理可否?我认识一位锻者,应该能修复断剑。”

    丁栋精神一振:“银钱包在我身上,不要跟我客气!”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,土老财形象让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星辰回头看方荣,方荣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她直言:“方兄,你须知道,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,哪怕修复以后外表瞧来大致相同,但本质上,新剑和旧剑仍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方荣脸上的喜意微微一淡,沉默片刻之后,叹道:“能修复便好,别的更不多求。有劳夏小兄弟费心。”

    星辰既然揽了事情,便会尽量办得教人满意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位锻者有个习惯,锻造刀剑之时,会考虑主人的身形和习惯,打造的刀剑用着更趁手。你是想原样打造,还是想改造的更适合自己?”

    弓楠赞道:“能做到这一点,非大匠不能。”

    能得到一把大匠锻造的剑,是何其有幸!众人面露羡慕之色,劝方荣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方荣心意坚定地摇首:“此剑乃亡父心头挚爱,他生前从不离手,我想留个念想,多谢夏小兄弟提点,原样打造便好,还请不要做出修改。”

    众人遗憾而叹。

    但星辰心中却觉得,方荣这份真情赤诚,也算难得。

    弓楠邀请星辰同游九曲回廊,星辰看一看天色,推测天色将近巳牌时分,便道:“看天色,大概也逛不尽兴,不知雅集举办的地点具体在哪里?”

    鹊锦阁面积不小,总得有个主要举办场地吧。

    弓楠笑道:“今日说是雅集,其实目的是比赛,决出十日后参加杏园雅斗的人选。地点在醉月轩。大家都不想早到,免得气氛紧张影响发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只听天空响起一记钟声,雄浑绵长,一连响彻三下。

    而后,有个洪亮的声音从空中传到园林各处:“醉月轩雅斗一炷香后开始,请各位儒生于时限内赶往醉月轩,迟到者视为自动放弃雅斗资格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立刻赶往醉月轩。

    路上不时遇到其他儒修,除去弓楠等少数几人,会与相识略微寒暄一两句,其他人都十分沉默紧张。

    仿佛神明不坏好意的玩笑一般,以弓楠为首的燕歌社儒修自南而来,雁飞社的儒修则从北边浩浩荡荡入场,一南一北,针锋相对,两边社员壁垒分明地结成两个阵营。以轩前月台中轴线为界,楚河汉界划地般各踞一边。

    单看两边人数,倒是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星辰见过丁楹的画像,一眼认出了他。他似乎成为了雁飞社的社主,被社员们簇拥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雁飞社里一阵骚动,有人惊声道:“甚么?他就是夏坊主的小舅子?!”

    这一声惊呼,同时惊动两方社员。

    “甚么夏坊主的小舅子在这里?!”

    “哪个?哪个?”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?”

    “疯子夏池的小舅子居然是个儒修?!”

    知道的人,暗暗指出星辰的位置,示意给不知道的人看。

    一时间,星辰成为了稀罕的神奇生物,成为儒修文士纷纷围观的对象。

    弓楠惊愕地看着星辰:“夏小兄弟,贵府和夏坊主真是姻亲?”

    星辰得瑟道:“准确地说,姐夫就是我的至亲之一。他从小蒙难,被我家收养,后来家中长辈见姐夫人品出众,唯恐自家养大的儿子,便宜了别人家的闺女,就说成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并无遮掩,台前场地又宽阔,一字一句都被人听得清楚入耳。

    诸位儒生愕然。

    疯子夏池人品出众?

    这简直是他们今年听过的最难以理解的一句话!

    这时,一声铜锣响,结束了场中寂静的氛围。重新回到现实的儒生们忽然发现,残酷的雅斗临在眼前,他们却一时有些紧张不起来。

    鹊锦阁的大都管从醉月轩里走到月台边沿。

    环顾一眼场下众人,他道:“十日后便是杏园雅集盛会,按照往年的规矩,鹊锦阁拥有相应的推荐名额。在此,有一个坏消息要告知大家:鹊锦阁今年的推荐名额只有五个。”

    大都管话音刚落,诸位儒生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星辰理解他们为何如此。

    鹊锦阁去年有10个名额,前年也有8个,今年却只有5个,希望遂然削减一半,这意味着,接下来的比赛会更加残酷。

    便有一位寒门儒生质问:“我鹊锦阁自参加杏园雅集,五年以来,成绩一次比一次好,获得的名额也一年比一年多,何以今年的名额如此骤减?”

    这一质问,带动更多的质问声音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年卿事寮决定扩收南陵书院学生,比以往多出近一倍,照说鹊锦阁得到的名额也会相应增加,为何不增反减?”

    “可是鹊锦阁面临了甚么压力?若有能效劳的地方,请大都管尽管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鹊锦阁的世族子弟,本就比往年多出一倍,名额却减少一半,难道鹊锦阁也向高门世族妥协了吗!”

    后面一个说话的,是一名激愤的庶族儒修。

    弓楠猛地锐目逼视他,怒声呵道:“事情尚未弄清,你便胡乱指责,若是认为鹊锦阁不值得你信任,你大可离开此地,另择良木而栖!”

    这话虽稍嫌严苛,但此情此景,却十分必要。而且那名庶族儒修也确实当骂,并不值得维护。

    :今天周六推荐加更一章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