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6章鹊锦阁内斗(2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真忒么心累!

    瞎逼叨甚么?不服就上啊!她最烦这些勾心斗角了!

    不管心里再如何抓狂,星辰仍然有礼地拱手道:“在下刚通过知崖院的入门诗,便四处走走看看。方才在百锦园遇到那三位兄台,很是热情地邀请我加入雁飞社,我以刚来此地、想多方考察为由拒绝了,他们很是热情地为我引路,不知二位兄台可是有何误会?”

    寒门儒修打量一眼星辰的衣着,嗤笑道:“看你衣着打扮和行事做派,分明和是他们一类人,如何不干脆加入算了?矫情甚么!你若以为这鹊锦园还有其他的世家结社,那就错了。你真该回去好好求他们收容你!”

    另一个寒门儒生道:“鹊锦园的文学结社只有两家,一家便是以我们寒门儒修为主的燕歌社,另一家便是以他们高门儒修为主的雁飞社。”

    excuseme?

    你们一帮寒门居然在世族儒修盛行之国,如此高调打压作为根基和权力中心的世族儒修?是嫌弃死得不够快吗!有这么一帮自我感觉良好、认不清态势的寒门儒修扯后退,即便鹊锦阁有甚么好谋划,也会被猪队友霍霍得完蛋大吉吧。

    星辰眨一眨眼睛,为难地道:“我暂时不想加入任何文学结社。”????寒门儒修冷笑道:“你加不加入雁飞社是你的事,总之我们燕歌社不欢迎你。呵,果然是不知人间辛苦的世家子,身在都城之中,居然不想加入结社,真是天真得让人痛恨!”

    星辰若有所思,没想到西楚高门和寒门间的对立,会如此严重,几乎已经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。春湖和夏池在政治方面,嗅觉还是不够敏锐,居然没能察觉到这一点,不过他们的天赋和特长也确实不在这方面。

    人间四月天属于下九流组织,远离政治中心,无法接触到的决策信息。

    而下九流和上九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不是身处其中的人,犹如外行看内行,会难以理解对方的思想和行为。特别是西楚儒道不论士族庶族,骨子里都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连其他十二家都不入他们的眼,更别提在他们眼中堪比蝼蚁的下九流之辈。

    星辰原本也是个对没甚么政治细胞的人,但是那么多年刀锋统御做下来,又有两位好友炽阳和银月的时时提点,经过多年熏陶略有长进,才能从细枝末节嗅出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星辰渴望地看一眼水上九曲回廊,绕岸垂杨绿意浓浓,风拂水面涟漪悠悠,她露出一副好像去逛逛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去水廊上走走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寒门儒生恶意一笑:“抱歉,九曲回廊是我们的地盘,你若想游玩,让雁飞社跟我们换啊!离开这里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他呛地拔出佩剑,挥剑驱赶星辰。

    星辰佯装害怕地后退,这时一柄寒汪汪的剑刃,从她身后撩出来,架住了寒门儒修的剑锋。两剑相交,发出一声清脆的喀啦声。寒门儒修的剑锋,生出一丝裂纹。

    丁栋怒视寒门儒修,惊怒地道:“对手无寸铁之人拔剑,你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!”

    寒门儒修看着自己的爱剑,心疼地脸都白了。他怒目切齿:“你竟然坏我宝剑?!”

    儒修大多爱惜佩剑,丁栋也略觉不好意思,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。他道:“谁知道你的剑那么脆,居然一碰就坏了,我赔你一把更好的就是!你先跟夏晨道歉!”

    星辰略同情寒门儒修一秒,丁栋的心未必坏,但嘴却够气人。

    寒门儒修怒火中烧:“谁要你的臭剑?我只要我的剑!你赔我爱剑!赔我爱剑!”他红着眼睛挥舞剑,失去理智地朝丁栋攻击。

    丁栋怕把人家的剑彻底碰断,行动间缩手缩脚,不敢放肆劈砍,只得狼狈躲避。另一名儒修试图阻止,但武艺着实粗疏,帮不上甚么忙,星辰倒有能力阻止,然而她却另有打算,没有使出全力,只是时不时做点手脚,使他们不至于受伤。

    四个人在河岸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湖心亭里的寒门儒修见事情不对,纷纷赶过来阻止事端进一步升级。四人被强行分开,星辰和丁栋被作为一伙,单独扔在一拨里。

    那帮寒门儒修正询问同伴事件起因,这时几个人从湖岸另一端遥遥飞来。为首之人,是一名青衣儒修,衣着朴素,似乎也是个庶族。他环视在场诸人一遍,视线在星辰和丁栋的身上微微掠过。

    青衣儒修问:“发生甚么事?”

    痛失爱剑的寒门儒修红着双眼,指着丁栋,声音悲愤地道:“他弄坏了我的剑!”

    丁栋不服气地反驳:“你怎不说自己好意思对手无寸铁的小孩拔剑?”

    青衣儒修并不看寒门儒修,反而问星辰:“小兄弟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星辰往丁栋身边走两步:“我见水上九曲回廊风景甚好,便想去走走,这位仁兄不许,说我不是寒门,便拿剑驱赶我,丁兄恰好撞见,一时急切便出手相助,因此上便坏了这位仁兄的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……”

    丁栋张口欲言,星辰连忙拽一拽他的衣袖。丁栋也知自己说话易得罪人,悻悻地闭上嘴。

    青衣儒修回头看向寒门儒修,问道:“方兄,这位小兄弟说得可有差错?”

    寒门儒修方荣嚅嚅几下嘴唇,面对青衣儒修平静的目光,羞愧地垂下头。他难过地道:“大致是这样。但是雁飞社实在欺人太甚,利用卑鄙手段赢了我们,把我们圈在九曲回廊,不许踏入百锦园半步。他一看就不是寒门,反正不会加入我们。”

    青衣儒修道:“输了就是输了,是我们技不如人。不管这位小兄弟是不是雁飞社的人,你都不该这么做。不管雁飞社如何做,我们只做好自己。快跟这位小兄弟道歉。”

    方荣依言拱手道歉,星辰坦坦然然相受。

    青衣儒修微笑作揖道:“小兄弟,在下弓楠。「雕弓写明月,花发石楠枝」的弓楠。忝为燕歌社社主。我社社员行为不周,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和丁栋道出姓名。

    星辰眨一眨眼睛,捂着胸口,理直气壮地道:“我确实很受惊吓,要游玩一遭九曲回廊,才能安抚受伤的心灵!”

    :昨天周五推荐补加更一章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