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5章鹊锦阁内斗(1)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这是哪来的二愣子?谁来别拦她!她要大揍他三百回合!

    在脑中剧场里,痛扁少年郎一顿后,星辰露出羞赧的笑道:“教兄台见笑了,家里人也说,小弟的字需要多多练习。”

    少年郎叹服地启齿道:“你这不是需要多多练习,而是需要多多、多多、多多、练习!在下姓丁,单名栋。栋梁之材的栋。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掀桌啊!这混蛋果然还是欠收拾!

    暗地暴怒之后,星辰猛地醒起,噫,丁栋的庶兄不就是目标人之一么?!脑子转着这些,也不耽误她演戏。她泫然欲泣地看着丁栋。

    丁栋被吓一跳,手忙脚乱地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口不遮言!是我说话不过脑子,哎,我怎么总是管不住我这张嘴!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道歉?分明是插刀好吗!

    主事院主走过来道:“院内不得喧哗。”????丁栋眼巴巴的噤声。星辰眼红红地捏着自己的诗作,声音闷闷地问:“院主,字不好能过关吗?”

    主事院主已经瞥见星辰惨不忍睹的字,他充分体现了自己的职业素养,一视同仁地说道:“字并不代表全部,主要还是凭作品说话。若诗作足够优秀,可以破格取录的。”

    星辰期期艾艾地递上作品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但真正看到星辰的字,主事院主仍然抽搐了一下眼角。略觉伤眼。虽然他刚才嘴里那么说,其实内心并不认为星辰能写出好诗作,本着职责耐心看下去,他噫了一声,意外发现这是一个好作品。

    他抬头诧异地看一眼星辰:“夏晨是吧,你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喊来一个侍从,让侍从把诗作交给另外两位老师审核。不一会,侍从回来说:“崔谒者说,字太丑,让夏郎君练十年字再来,还说诗文体裁不合要求,有哗众取宠之嫌,不予通过。”

    主事院主沉吟一会,遗憾地对星辰道:“夏小郎君,我很喜欢你的诗作,奈何崔谒者看法不同。崔谒者是由朝廷派遣的卿事寮官员,负责监察鹊锦阁今年关于杏园雅集的贤才举荐。”

    杏园雅集,是西楚国一年一度的人才选拔盛会,也是一年里西楚国最热闹的游园盛会。在每年的季春三月举行。

    主事院主道:“崔谒者说诗文体裁不合,倒并无大碍,毕竟鹊锦阁一向以创意和突破立足。但他不满意你的字……其实我倒认为字是可以练习的,天赋与灵性才最为难得。”

    丁栋忽然道:“我帮他誊写一便,可以吗?他年纪还小,字可以练的。”

    星辰瞄一眼丁栋,噫,少年,你这样子搞,我会很惭愧之前辣么坑你哒!

    主事院主想了想,同意了丁栋的建议。丁栋隐晦地朝星辰眨一眨眼,替她誊写了一遍,星辰接过誊写纸,暗地塞一张炭笔纸条给他。丁栋也怪机灵的,悄没声息地收下了。

    主事院主亲自走了一趟,不知怎么跟崔谒者交流的,总之星辰顺利通过了。

    星辰在人的带领下,一路去往鹊锦台。而主事院主却把星辰的诗作,以及丁栋的誊写版,封存在一个皮筒里,交给一名暗卫,令其奉给主人过目。

    到了鹊锦台,却未到巳牌九点,雅集还未开始,文人士子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,讨论今日可能会出的主题。

    星辰一面信步欣赏鹊锦台的景色,一面暗地搜寻目标,丁栋的庶兄丁楹。

    鹊锦阁绕湖而建,建筑中三停里有一停,建在湖面上,总占地面积超过50亩。而鹊锦台的主人,神秘的很,不为外人所知。

    鹊锦阁有三处景致,即使在雅集馆繁多的都城,也闻名遐迩。一个是水上九曲回廊,幽静清朗,垂柳拂岸,中秋赏月,独冠都城;

    一个是鹊锦阁的花园「百锦园」,古秀精雅,不拘一格,曲径通幽、步移景易使人回味无穷;一个是鹊锦阁的鹊锦台,气势磅礴,规模宏大,专供客人比武切磋。

    虽说是找人,但反正已经进来了,星辰也不着急,慢慢悠悠地从百锦园里穿过去。百锦园是三进院落,进了垂花拱门,便是一处峰回路转的曲折小径。

    听到里面有人声,星辰循声找过去。迎面从石林转角走出三个青年。

    看见星辰,他们相视一眼,怪声怪气地道:“你们不是认输了吗?百锦园现在是我们的地盘,偷偷往这边跑,这可不合规矩!”

    卧槽!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小小的鹊锦阁雅集,还不是最高层次的杏园雅集呢,就开始分地盘搞内斗玩撕逼,也不怕鹊锦阁嫌他们没出息,把他们一股脑哄出去。

    星辰睁着一副茫然的眼睛,怯生生地道:“我是新来的,不知这里规矩。这里不能来吗?那我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眼睛一亮,连忙拦住她:“哎哎,别走啊!加入我们「雁飞社」好啦!”

    既然鹊锦阁里的儒修有派别,当然要搞清楚情况再说其他,怎么能这么稀里糊涂的下注。星辰乖巧地摇头道:“不行,我姐夫说了,没赚头的事不能干。”

    三人组热情地道:“我们雁飞社可是鹊锦阁的第一大派!拥有最雄厚的师资力量,最庞大的资金投入,最完备的后勤服务,包你在鹊锦阁宾至如归,没人敢欺负你年幼!”

    星辰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,挺佩服他们的口舌,而且这套推销理念怎么跟她教给夏池的那么雷同呢?

    她还是摇头:“不行不行,姐夫说了,都城的骗子可多了,我得回去问问他,雁飞社到底如何,才能决定是不是加入你们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破了嘴,也说不动她,便相互对视一眼,一齐拥着她往前走,一副打算强势绑架的样子。嘴里嚷嚷:“今儿除非是你离开,否则必须得加入我们雁飞社!”

    星辰被他们推得踉踉跄跄,哭唧唧地道:“我姐夫说了,如果有人敢欺负我,就报上他的大名!”

    “左一句你姐夫,右一句你姐夫,他是谁啊,这么能耐?!”

    “人间四月天的坊主夏池。”吓唬这些小虾米是够了。

    三人腿一软,啪唧跪地上,殷情地整理星辰的衣服,含着热泪声音颤抖地道:“就说怎么一见小兄弟就跟见了亲爹似的亲切,原来是夏夏夏坊主的小舅子!早知是您,我们……来来来,您想去哪儿?我们送送您。”

    星辰连说不用送,但他们怎么也不答应,看他们那副恐慌害怕的样子,她若坚持己见倒像在欺负他们似的,也就由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这一送就送到了水上九曲回廊。

    到了九曲回廊,他们便恭敬地告退了。九曲回廊边上站立的两个寒门儒修,朝星辰走过来,冷笑道:“雁飞社简直欺人太甚!居然派这么一个小孩来欺辱我们,打量我们连一个小孩都比不过吗?!”

    星辰:你们戏真多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