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4章我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希望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鹊锦阁雅集专门面向少年郎君,相对其他雅集盛会,鹊锦阁在身份方面门槛更低,对寒门子弟很宽容,只要具备一定的才华和品德,他家大门便为之敞开。

    到了鹊锦阁,侍者问她身份姓名。

    星辰腼腆地道:“我姓夏,单名晨,陶城奉河人。”

    她到都城,是为了搞事情,自然不能用骆家子的身份,这个夏家子的身份,是精心准备待用的。类似这样的假身份,她准备了几十个,其中又分好几等。

    举个栗子——

    之前用来坑太叔夜的,那个祖孙三妇孺的身份,便是一个专门用来金蝉脱壳的身份,属于用过就丢的一次性用品。

    而夏家子这个,属于精雕细琢的优等品,经得起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侍者眼睛微微睁大,飞快地多瞅一眼星辰,遂然明白星辰的身份,夏池的小舅子,值得多看两眼。????他很快收回视线:“小郎君你可以进去,但你的随从和侍卫不能进去。郎君且请放心,我们鹊锦阁有自己的护卫,可以保证每一位郎君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星辰暗地纳闷,鹊锦阁的规矩,夏池是知道的,他怎么还要人跟着她呢?她吩咐随从和侍卫留下,自己随着领路侍从进了园子。

    领路侍从把她带到一处门院。

    门院上方挂着一副匾额,上书蕴格厚重如山的三个大字:「知崖院」。两边题写一副四字对联:文能换骨;学到寻源。

    门院里面人挺多,都在沉吟苦思。

    领路侍从站在门口道:“小郎君只管进去,倘若答出今日的考题,便能参加今次的雅集。”

    星辰道了谢,走进院里,找到知崖院的主事院主。主事院主的案几上,有一副签筒,里面有几十枝木签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侍从走过来,对主事院主附耳几句,星辰精神力卓越,听得侍从说她是夏池的小舅子。主事院主看星辰的眼神,略微发生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他捻须问道:“小郎君大约是第一次来?”

    星辰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主事院主指着签筒道:“里面每枝签的主题都不同,小郎君可摇出一支签文,凭题限时赋诗一首。倘能在半个时辰内,因主题而重新创意古体诗词,通过包括我在内的三位老师的认可,便能获得参加雅集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星辰一听这话,都麻爪了。重新创意?她哪有那份文学素养?能囫囵诌出几句就算不错了!但来都来了,总不能半途放弃吧!

    心底的小人在暴躁地撞墙,星辰的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。她拿起签筒,精神力暗暗一扫,挑出事先备考过的题目「怨女」,提前用精神力丝裹住,装模作样地摇三下签筒,精神力丝趁势一拽!

    “把签筒给小爷!”

    旁边忽地抽风似的跑来一个少年郎,擦了星辰一下,挤到案几前,拍着案几大叫道。

    精神力丝咯嘣断了。

    一枝木签阴差阳错掉出来。

    星辰目瞪口呆脸。不是她作弊的那枝签!我圈圈你个叉叉呀!少年崽你摊上大事了你知道吗!她恨不能挽起袖子揍那小子一顿。

    少年郎浑然不觉自己干了甚么好事,大大咧咧地伸手问星辰要签筒:“小兄弟,你抽完了吧?我瞧瞧你的题目——秋愁。哎,你运气真不错,这个题目前段时间刚流行过,有很多模板可以套用的!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脸羡慕的小眼神,星辰的心情当真是一言难尽。再多模版有毛线用!她又诌不出来!

    少年郎催促道:“签筒给我抽一枝。”他自来熟地伸手来拿。

    星辰握住不给,一脸希翼地对主事院主道:“刚才他撞到我了,我能重新再抽一次吗?”

    主事院主嘴角抽搐了一下,委婉地拒绝道:“小郎君,运气也算实力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星辰恹恹地看一眼签文,把木签放回签筒。少年郎讪讪地道:“「秋愁」这个题目,真的挺简单的。你套用一下模板,很快就能做出一首……”

    星辰眼神死的瞧着他,他干笑两声,小小声道了一声歉。

    星辰慢吞吞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少年郎拿起签筒,嘴里神叨叨地念道:“求楚圣人保佑我,千万不要抽中「怨女」!千万不要抽中「怨女」!”

    呵呵,怨女啊。

    星辰把精神力丝探到签筒里,裹起「怨女」签伺机往外一抽,身后顿时传来一声惨痛欲绝的哀嚎声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!

    她回到少年郎的身边,一脸羡慕地道:“你运气真好,「怨女」这个题目,很容易做的!”看着他一脸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痛苦表情,她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谎,爱情就是怨女的母题,是诗文主题中最常见的类型之一。她之前看中的签文就是这一枝。前世为解决手下那帮衣冠禽兽的个人问题,教他们怎么说甜言蜜语,怎么写情诗,有一阵她深入研究过这个课题。

    她爱情古诗库存最多,可惜拜少年郎所赐,功未成、身先死。

    院主身为主监考官,坐在广厦的最前面,三十张案几在他面前整齐排开,几乎已经坐满了人。若是想不出来,也可以在院中走走,但是不能作弊,会有侍从协助监考,一旦发现将永远列入鹊锦阁的黑名单。

    星辰找到一副案几坐下,闭上眼睛在记忆殿堂中,翻找相关的小说库存,看能不能找出一首凑合。她的精神力不比前世深厚强大,记忆殿堂又十分宏伟,在里面找几本言情小说,好比在故纸尘堆中考古,查询的速度颇为熬人。

    耗费两盏茶的功夫,她如获至宝地找到一本旧世纪普通少女,穿越回架空古代装逼泡帅哥的言情小说,里面相关主题的诗词虽有几首,但可虑到「夏晨」的年纪和经历,勉强符合要求的只有一首词。

    当下诗文主要有三种体裁,一是古体诗,格律严谨;二是秦辞体,拘束较少,类似旧世纪的楚辞体;三是乐府诗,体例根据乐曲需求。

    不知道能不能通过。管他呢,先写出来,不是他说要创意古体诗吗?

    星辰提笔蘸墨,却见少年郎蔫头耷脑地走过来,在她身侧空出的案几后跪坐,一脸死相的扑在案几上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同情他一秒,然后将其抛之脑后,捏着软趴趴不听话的毛笔,吭哧吭哧地画出一坨一坨狗爬字。画完,摸一下额头的汗,她面带欣慰的笑,欣赏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不错呢,她的字大有长进,看来她还是有一点天赋的嘛!

    旁边又是那个少年郎,声音幽幽地道:“他们总笑话我的字丑,真该教他们看一看你写的字。见识了小兄弟你的字,我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充满了希望呢。”

    星辰额头青筋暴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