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23章鹊锦阁雅集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在刘立的逼迫下不得已答应替父武斗?刘立大言不惭三教道理反被打脸?像仙君一样压得刘立弯腰驼背差点下跪?

    稍等一下,这是他儿砸?

    是他那个睿智冷静狡诈小心眼,即使泰山压顶也八风不动,刀剑加身也淡定自如的儿砸?

    太叔夜是拒绝相信的,但事实就是辣么残酷。

    儿砸就是突如其来的脑残了!

    他看着儿子,百思不得其解地道:“宣威侯刘立备受凤仪信任,得罪他并不明智。为父相信你有一百种方法,能使他在今日无功而返,你却选择与他在演武台武斗。你为何如此激进?”

    他故意设计杜如春强行武斗,而扔下刘立在府邸不管,正是充分信任儿砸的应对能力,谁曾想!等他在城外浪完回来,居然接到这么一个结果!

    儿砸!你辜负了阿爸对你的信任你知道吗!????太叔夜心不在焉地吐出两字:“麻烦。”他有点在意解氏女,心里有一种事态不受控制的感觉。

    诸位大儒都去了城外,观战父亲与杜如春间的比斗,都城内没有七品以上的高手,包括他在内的六品修士,没有一个人能追上解氏女。她居然比他还快?

    吾儿叛逆伤透吾心!跟父亲说话也如此偷工减料?

    太叔澜愤愤道:“把话说清楚。怎么麻烦?如何麻烦?你以往怎么不嫌弃麻烦?谁得罪你,过后准被整得鼻青脸肿,还赚人热泪盈眶感激你。为何此次就嫌弃麻烦?你阿娘真没说错,从青梅县回来之后,你就变了!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这种抱怨,太叔夜终于停止分心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没有太多时间跟刘立纠缠,倒不如展示自己的实力,教他知难而退。刘立看似没脑子,但他若真是一个没有脑子的武夫,也不会备受凤仪的重用。甚么人能杀能得罪,甚么人不能杀不能得罪,他心里门清。”

    太叔澜没有追问他在忙甚么,神色不赞同地摇首:“那只是暂时的。只要他一有机会,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加害你。只有千日做贼,哪有千日防贼?”

    太叔夜道:“他心魔在身,修为已跌至六品下阶,顾不上我。”他也不会再给他恢复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刘立不能解决心魔,修为继续下跌,就算他人忠心、能办事,凤仪也会舍弃他,转而启用他人。

    太叔澜一生谨慎,不喜这种赌博性质的冒险行为。他叹道:“事情做都做了,如今说这些也无济于事。你师公的徒弟找得如何?”

    自儿子回来之后,他并没有机会过问此事,眼下才有功夫询问师父的情况。他只知师父去那里寻找一个命中有缘的弟子,现在想来,师父此举大概另有深意。而儿子显然也察觉到甚么,一声不吭地前往青梅县,结果和师父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太叔夜前往青梅县时,不知师公也在那里。一想到星辰在自己眼皮底下跑了,他就忍不住皱眉。他并没有提及破命星主一事,如今还不是时候。太叔夜道:“不太顺利,被杜家子弟搅扰了。”

    解氏女现身都城,搅动都城的水更浑了。

    凤仪第一时间召见刘立,问清事情详细经过,他久久沉吟,陷入漫长的思考之中。刘立不敢打断君上沉思,安静地立在一旁,阴郁暴躁的眼神却显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他修为降低全拜解氏女和太叔夜所赐!太叔夜黄口小儿,仗着资质出众,就不知天高地厚,待他除去解氏女,必会要他好看!这次君上不会再犹豫了,一定会全力支持他剿灭解氏余孽,解氏女必死无疑!

    黄昏时分,凤仪终于结束旧日回忆。残阳似血,射在殿里的青玉石板地面,映出一道冷冷血河。

    凤仪眼神平静地道:“孤当她死了,她却又活了。活着也罢了,她却不甘心。她若不出来,孤只作她已死,她可平静生活,孤亦不会究底。她却不甘心。除去自身骨血,毕竟令人心痛。刘立。”

    “卑下在。”刘立忐忑地应道,担心凤仪会心慈心软。

    “世无解氏女——杀!”

    “喏!!!”

    追查解氏余孽一事,交由刘立全权负责。翌日都城全城张榜,十几名驿兵快马飞驰,通令西楚各地郡县,缉捕捉拿解氏余孽,关于解氏女的通缉令,张贴在各郡各县各州各治。

    如今国都夏城里,最引人热议的话题,就是解氏女对刘立下战贴一事。大街小巷,酒楼茶馆,几乎人人都在谈论这桩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当年君上诛灭解氏一族,选在解金枝所出女儿的周岁生日,算一算年纪,那位帝姬今年顶天十一二岁。从身量瞧,确实是个半大少女;但那身华贵气势,真真可谓天生帝姬呀!唉,君上是未曾见过她,不然必不忍心伤害帝姬。帝姬可是一位御兽师呢!”

    “拜托你们用脚趾想想!万猫朝拜,凌空飞渡,以及令宣威侯自奉头颅的诡异手段,单看这身本事,就可猜出她年纪绝对不小,那绝对是老妖怪级别的人物啊!我劝你们可醒醒吧!”

    “哪位神仙不是寿载千年?照你这般说,西王母和嫦娥仙子岂不是都是老妖怪?御兽少女那一身气度,绝对不是甚么妖怪,神仙倒是差不多,说不得是天帝的帝姬呢,专门下凡来……呵呵,吃茶吃茶,诸兄吃茶。”

    “唉,月之女神居然是解氏一族,她对宣威侯下战贴,就等于对当今君上下战贴!即便她修为莫测,然以一人之力,抵一国之力,犹如螳螂挡臂啊!可惜了好一位神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甚么啊,谁知道她多少岁?还女神!女子当贤良淑德,无才便是德,习武做甚么,她就算能打赢宣威侯,又能说明甚么?上不得台面,不过是妖女手段!那天我亲眼所见,三颗大冰球的出现太不符合常理,也不知是甚么玄门妖法!”

    西楚崇尚儒道,十成里有八成的人修习儒道,走在大街上,随便遇到一个人,都是儒门修士。星辰一路走来,尽听人说她闲话,听得她的耳朵都痒了。

    鹊锦阁的雅集就在今日,星辰带着四个随从和护卫,一路往西城走来。

    西楚儒道盛行,儒修都是文人士子,隔三差五便举办雅集,都城此风更甚。各种园楼亭阁林立,专供儒修集会游玩,人们称之为雅集馆。雅集种类也繁多,玩不玩女人,有没有赌局,能不能雅斗,各有偏向,门类很多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