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19章妾身所言,你待怎样?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却听刘立大吼道:“本侯教你第二道理:不要在老将面前班门弄斧!”

    刘立确实被太叔夜的资质惊到了,但这却也更加坚定了他除去太叔夜的决心。既然已经得罪了,就务必要废了他!

    六品又如何?一个新任六境菜鸟玄修,又怎能比得过身经百战的六品武修!

    血色剑齿虎忽地尾鞭三甩,飞出三道血刃,攻击目标:太叔夜。

    分心二用!围观的众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玄道一脉与儒道不同。儒道更侧重文治武功安邦定国,是以并不看重攻击力,当然凡事皆有例外,但儒道的主流思想确实如此。而玄道一脉内部也有分支,分支不同,功法的性能和偏向也有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不同分支的六境玄修,他们的实际武力值相差悬殊。有的连低一级儒修都打不过,有的却可以压着同级武修暴打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。????新任六品修士能够做到剑气化形已是不容易,像太叔夜这样化形如此牢固真实的,天资更是已经十分卓越,但毕竟差在经验和底蕴,如何有余力应付其他手段?更何况分心二用!

    若是撤去剑气化形,就会被对方刀气所伤。别说剑气化形不能撤,就算能撤,也来不及了呀,决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,有时只是一个刹那,便是生与死的距离!

    星辰不由捏紧手中暗器。

    正待把暗器扔出去,却见风青色的睚眦一个苍龙摆尾,拍向那三个半米长的血色月刃。睚眦身躯庞大,它一动,站在中心的太叔夜就被遮住了。

    刘立正警惕着,忽觉周围的温度降低了,好像初春时节突然回至的倒春寒一样,空气里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湿意与寒意。

    就听背后传来太叔夜的声音:“不敢贻笑大方,但请前辈赐教。”

    刘立猛地回身,挥出一掌,恰好跟太叔夜的手掌打在一起。这是风与火的较量,一个是初春滋润万物的夜来细雨寒风;一个是来自九幽冥狱的血腥炽热岩浆。岩浆虽爆发力强劲,却只有一时之能;寒风虽看似轻柔软弱,却后劲绵长且能无声潜入。

    血色剑齿虎和风青色睚眦,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刘立察觉到太叔夜真气的诡异,像无孔不入的寒风一样,往自己的身体里面钻刺,他猛地撤回了手掌。他明白了太叔夜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太叔夜他没有杀气,也没有杀意,出手的时候,好像整个人都化作了风,与风融在了一起,让人轻易察觉不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非太叔夜故意发出声音,他方才恐怕不能及时接招。

    这种放水行为,无疑是一种羞辱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时候,刘立已经完全不想留手了,他只想给太叔夜一个沉痛的教训。刘立的表情十分平静,平静地甚至有一点冷酷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爱刀虎翼,慢声道:“后生可畏。太叔夜,你真的很不错。天资之好,在整个都城都是数一数二,有点心高气傲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本侯要教你的第三个道理,你可以受用终生。这第三个道理便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永远不要心高气傲!”

    刘立一刀斩入地面,伴着一声嘶吼:“炎——流——斩!”

    炙热的炎之血煞罡气,以刘立为中心,像岩浆一样喷涌扩散。他整个人仿佛化作一座人形自走火山,足以将人体烤成焦炭的炽热血煞罡气,汹涌地包裹住太叔夜。

    太叔夜眼眸一凝,横剑道:“苍龙九转!”

    一条苍龙从剑气中诞生,盘旋游走在岩浆之上,与身为岩浆中心的刘立展开搏斗。太叔夜站在苍龙的脊背上,忽地高蹿到空中,劈下重如泰岳的一剑。

    那一剑从天空里劈下,仿佛一座山峦从天而降,重重地压在刘立的身上。一点一点压弯了刘立的脊背,压弯了刘立的膝盖。

    围观人群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太叔夜容颜俊美,一身风华气度,清贵又雅致,令人赏心悦目。他手执长剑,静立在空中,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无情执法仙君。

    一个小娘子忽然激动地大声喊道:“冰镜公子,我心悦你!”

    演武台内外蓦地静寂,片刻后,陡然爆发出一阵示爱狂潮。在场的女郎们,不管是待嫁闺中的未婚小娘子,还是已经嫁作人妇的女子,都争先恐后地发出一阵阵欢欣雀跃的激动示爱,无数手帕和香囊被此起彼伏地投掷到天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,冰镜公子看这里!我自荐枕席甘愿为妾啊!”

    “妾住西四巷,君住东珙桐,日日思君不见君,盼君来提亲啊,冰镜公子!”

    “问世间情为何物?只教我死了又死!求冰镜公子救我一命纳了我吧!”

    星辰莞尔一笑,纤指掩住小口。啊呀,原来古代闺秀也能这般豪放。

    往日嚣张嗜杀的刘立,仿佛一座大山将被打倒。一直对刘立心存怨愤,却敢怒不敢言的男人们,纷纷激动得捏紧拳头,更有人和女郎们一起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刘立的膝盖越发弯曲,双腿颤抖着,眼看要跪到地上,太叔夜猛然撤回长剑。刘立踉跄两步,险险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人群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。

    太叔夜落回地面。他抱拳致意,面含浅笑:“多谢侯爷赐教。不知冰镜有没有丢太叔氏的脸,表现还算不怂吧?”

    “不怂!”

    人群里,有人大喊道。

    刘立凶恶扭头,瞪向人群:“谁他娘说的?给本侯站出来!”充满阴霾的视线,环视一圈围观的人们,只觉每张写着惧怕的面孔背后,都仿佛暗藏着对自己的讥讽和嘲笑。

    他能够想象的到,从今天以后,会有多少人在暗中笑话自己。

    刘立用怀疑的眼神看向每一个人:“不肯站出来?那么从此刻起,本侯每数一声,便杀一人,直到这人站出来为止!”

    眼看刘立又要开始发疯,站在外围的人开始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刘立看在眼里,狠戾地道:“走也没用,本侯便从这演武台的东街坊市,挨家挨户,见人就杀,一直杀到西街坊市!本侯知道,你们中一定有人恰好站在刚才那个王八羔子的身边,告发不杀!”

    太叔夜知道刘立是在泄愤,但他却不能放手不管。正待开口,却听见一个少女的声音乘着风凛凛飘来。

    “宣威将军,是妾身所言,你待怎样?”

    那声音犹如夜幕里银月倾泻下来的月华,雍容华贵,却又清冷出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