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18章刘小立,妾身为你点蜡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杜如春道:“你若想切磋,我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岂知太叔澜等得就是他这句话。

    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!

    太叔澜拉走了杜如春,诸人都跑去围观。事情到了这一步,照说就算完事了。然而刘立既然能让都城里的人,从大人到小孩都怕他,他自然就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。

    他盯上了太叔夜。

    刘立道:“太叔公子,本侯今日可算长见识了。订好的约战,一声交代也没有,就敢放本侯鸽子的人,你父亲还是第一个。还没人敢耍本侯!太叔公子,你说今日之事,又该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,他的语调,他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在威逼太叔夜。就等着太叔夜跟自己低头,然后他再顺势提出,要求太叔夜在君上面前证言,青梅县有解氏余孽活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刘立自己在暗中查了十年,但凡有解氏余孽活动的消息,他便一定要遣人追查一番,但是这么多年下来,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晨光公主的女儿。他心里的弦越绷越紧,已经不能再耽搁了。????必须重新使君上重视这件事!

    这样他才能得到最大的行动权力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了,倾西楚一国之力,还查不出一丝蛛丝马迹!

    刘立认为太叔夜已经没有其他选择,他老子太叔澜已经不在了,太叔夜没了靠山,犹如一只煮熟的鸭子,还能飞了不成?

    太叔夜闲适地背负起双手:“宣威侯说笑了,少傅大人盛意拳拳邀战我父亲,父亲既然已与侯爷切磋了一场,又怎好拒绝少傅大人,只能忍痛拒绝侯爷盛情。侯爷是性情中人,想必能够理解棋逢对手时的难以割舍之心。”

    星辰勾一勾唇,不愧是文化人,言辞够水准,经他这么一修饰,太叔澜与杜如春、刘立的明争暗斗,便被美化成高手之间的友好切磋与交流。

    又看刘立。

    剧本走向不对,打脸像龙卷风般快。

    刘立本就长相抱歉,生起气来,脸膛子一扭曲,更加不像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面目狰狞:“太叔公子不愧出身儒家世族,嘴皮子倒是挺利索!可是本侯今日尚未切磋痛快,不知这少师府邸还有没有另一个太叔澜陪本侯过上几招!”

    “夜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太叔夜伸手道。

    刘立愕然了好半晌,见太叔夜仍旧伸着手臂,一副前头带路等他同行的样子。才确认似的质问:“你要代你父亲跟本侯交手?”

    太叔夜道:“愿勉励一试。”

    被一个小辈轻视了,刘立出离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他大笑几声道:“在这西楚都城之中,七品大儒也好,八品大儒师也罢,也只敢在本侯的背后,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诋毁本侯几句,当着本侯的面,谁人敢说三道四?太叔夜,你有种!”

    别以为武人就没脑子。

    刘立确实是在以大欺小,仗势欺人地逼迫太叔夜,却没想要真交手。他好歹也是一个六品武侯,真跟一个小辈动手,未免也太自降身份。

    但,他可以行威胁逼迫之举,太叔夜却不可以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刘立残忍地笑道:“便是你父亲面对本侯,也只能认怂忍着脾气。你倒是好胆,敢跟本侯叫板。今日本侯就代你父亲好生指点你!”

    认怂?太叔夜的眼神沉了沉。

    星辰优雅掩唇,眸中笑意深深:啊啦,小夜酱气坏啦,作死能手刘小立,妾身为你点蜡哦。

    刘立迫不及待地想给太叔夜一个教训,夏城里设有雅台和演武台,供大儒以下的修士切磋。前者专供儒修,刘立是武修,自然选择演武台。

    听说宣威侯要指点太叔家的公子,都城里正在痛悔遗憾不能去看大儒切磋的人们,立刻向演武台蜂拥而去。有资格去旁观七品大儒切磋的人到底是少数。不一会儿,赶来的人群,便把演武台里三层外三层的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房顶屋檐上密密麻麻,树梢阁楼里人挤人挨,骑在墙头的,抱着树枝的,到处是跑来看戏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星辰一袭白罗裙,立在树梢观战。

    太叔夜抱拳道:“请侯爷雅正。”

    武斗对局,高对低,低手先。太叔夜是小辈,自然不能等宣威侯出手,必须先出手以示对前辈的尊敬。

    他抽出手中的长剑,身若清风般拂向刘立,堂皇正大地刺出第一剑。明眼人都能看出,他虽然抢了先手,却并没有借机占便宜的意思。

    刘立冷笑道:“哼,好个心高气傲的小子。本侯教你第一个道理:在你弱小的时候,没有谦让的资格。那不是谦让,那是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天下三大邪刀——虎翼刀出鞘,发出让在场众人忍不住颤栗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刀锋狠辣地劈向太叔夜的手臂!

    人群里顿时发出一阵惊呼。这一刀若是劈实了,太叔夜的胳膊就废了。无论是甚么人,胳膊一旦废了,就等于是个废人。

    太叔夜却仿佛柳絮一样,随虎翼刀的刀风荡开。他道一句:“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腰胯一折一转,剑随人走,人随刀锋,回敬地刺向刘立的咽喉。那一剑,堪比风中飞雪,带着一股凛冬的寒酷和冷肃,摧折万物的杀机和死寂,夺人性命于迅猛之隙。

    刘立惊出一身白毛汗。

    由不得他不惊。刘立是战场上的杀将,见的都是你死我活的战场厮杀。然而太叔夜跟他以往见过的人不同,至于怎么个不同法,刘立一时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他凭借丰富的对敌经验,化解了这个出人意料的危机。

    之后,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恼怒。本想仗着经验教导这小子怎么做人,却差点被人教导!

    愤怒之下,灌注了炎之血煞罡气的虎翼刀,仿佛一只上古妖兽苏醒了,化作一只身形巨大的血色火焰剑齿虎,猛地嘶吼一声扑杀向太叔夜。

    太叔夜的长剑发出一声激越的龙吟声,一条风青色的睚眦。睚眦身为龙之九子,生平最喜血腥之气,看见血色剑齿虎,登时张开大口死死咬住剑齿虎的脖子!

    围观人群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剑气化形!”

    “太叔公子已是六境玄修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太叔公子才十五岁吧?十五岁的六境玄修,板上钉钉的九境宗师!破碎虚空都不再话下吧?”

    星辰凝眸沉思。

    太叔夜身为重生一族,也不知前世活到多少岁,他有前世的先知与经验,也不缺家世与资质,与他相斗若想不落下风,至少秘籍不能比之差,却不知他修炼的是甚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