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不良帝姬:天才御兽师 第17章必须跟本侯走一趟

时间:2018-07-10作者:木芙蓉

    当朝三孤之一少师大人太叔澜,和君上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宣威侯,在夏城这个国都重地,在宫廷不远处的少师府邸,居然堂而皇之地动手了!

    此事轰动了都城。

    无数人翘首观望事态的进一步发展,隔着一个符合身份的距离围观,唯有宫廷第一供奉、君上亲卫军大统领、三孤之一杜少傅,以及都城里几个举足轻重的儒道世族,才有资格亲自进入少师府邸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无人注意到一抹白色身影潜入其中。

    少师府邸的前院已经成为一片白地,太叔澜本来还算克制,却被刘立的肆无忌惮,给打出了真火。整个前院瓦砾不存,根草不剩,只剩一片尘土。而这片尘土被刘立的炽热罡气灼烧,又被太叔澜的沛然文气捶打,已经化为一面光可照人的琉璃镜面。

    进到府里的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这就很不对了!

    既是打到如此程度,那又怎会只破坏了前院?照这种不克制的打法,别说是整个少师府邸,甚至左邻右舍也难逃一劫!????一位儒道大家道:“你们瞧那文气和罡气,都被困在这院中。这院子里必设有极高明的阵法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特地说明,众人也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血色的罡气和水墨般的文气,泾渭分明地厮杀在一起,却都局限在前院的院墙之内,在互冲和对撞之下,被限制了范围的两股力量,只能盘旋着向上厮杀。都城上空的辉煌气象,正是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惊疑地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我瞧宣威侯大约用了八分力。”

    “文气若笔,气凝如画,太叔太师居然已是七品大儒!”

    “能抵御六品武侯和七品大儒的交手,这阵法无疑已在六品之上,莫非是太叔澜长子的师父青莲真人所为?可是并未曾听说青莲真人有如此阵法造诣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低声议论。

    若非今日这一场交手,他们还不知道太叔家居然有如此底蕴!又多了一位大儒坐镇不说,居然还和玄道大家交情颇深!

    其中一人询问同为三孤之一的杜如春,试探道:“杜少傅,你与太叔少师同朝为官十年,同为君上之左膀右臂,不知太叔少师是何时成为大儒的,如何不曾听得一丝半点的风声?”

    杜如春叹气道:“我一向知道太叔兄低调,却又怎知他居然如此低调,成为七品大儒这是何等可喜可贺之事,他居然也瞒得一丝不漏,真教人不知说甚么好。且先让他们停下来,问他讨三杯罚酒才是。还请叶供奉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叶供奉便是宫廷第一供奉。

    他道:“杜少傅客气了,这是叶某的份内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见他身体如何动作,便忽然出现在争斗的中心,手中银枪一抖,笔直地刺向刘立,杀意如刀笼罩了刘立。刘立正是杀性上头,睁着血红的眼睛,疯魔了一般,当即便舍了没有杀意的太叔澜,转而冲着叶供奉去了。

    刘立一调转目标,太叔澜便收手了。

    叶供奉是武道八品王侯,对付刘立并不费事,枪矛直指刘立的眉心,强烈冰冷的杀意,钢针般刺进刘立大脑。求生本能使刘立强行止住攻击动作,深入眉心的冰冷感,使他逐渐恢复理智。

    刘立不敢在八品王侯面前耍横,这也是为甚么来的不是别的供奉,而是宫廷第一供奉叶供奉的原因。如果把刘立比喻成疯狗,那么叶供奉就是那根能够锁住刘立的铁链子。

    刘立还刀入鞘之后,恭谨地施个抱拳礼:“叶供奉,刘某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叶供奉略一点头,丢下一句:“你要小心。”便飞走了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没关心叶供奉这句话背后的含义,对他们来说,武道不过是外道,就算武力值高又如何?而刘立不过是一个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武夫而已!

    他们更关心太叔澜这个冷不丁蹦出来的七品大儒。

    只有刘立和旁观一切的星辰心里清楚,叶供奉是在提点刘立,提醒他注意一下自己的心魔问题。

    叶供奉走了,事情却还没完。

    杜如春也不问两人是怎么打起来,刘立逮谁咬谁的疯狗名声在外,与其浪费时间询问原因,还不如直接把事情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他看着太叔澜,笑道:“不知太叔兄是何时进阶成为大儒的?居然隐瞒至此,此举甚不厚道啊。”

    太叔澜冷着脸道:“先不说此事,我跟刘立没完!竟敢强词夺理,辱我儿清名,当我太叔澜是泥捏的么!”

    太叔澜这番话一说完,在场之人的面色皆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指桑骂槐呢。明着骂刘立不是东西,暗地却把在场之人都骂了个干净。大家都是聪明人,谁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田统领为何非要逼着太叔澜把儿子弄回来?到场的每一个人,才是真正出手的那个人,田统领不过是一颗为求自保的棋子。

    杜如春等人顿时明白了,这次恐怕还真冤枉了刘立,真正找事的那个人至始至终都不是他,而是太叔澜。太叔澜是在用这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方式,向他们宣告,太叔家不是好惹的,他太叔澜不是好惹的,他太叔澜的儿子更不是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但是有必要把儿子喊回来之后,再玩上这么一出吗?脑子有病不是?

    杜如春面上带笑地说:“不过是些无知愚民乱说,太叔兄不要往心里去。令公子可谓在我们跟前长大的,他的品性大家都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种时候,还在无耻的装模作样!

    太叔澜的眼神当时便冷了下来:“愚民既然无知,就该接受教导,这本是我等教化之责。更何况宣威侯刘立他算得甚么愚民?刘立,我们城外再战!你敢是不敢?!”

    刘立不说话便已是借台阶下坡的意思,要他亲口认怂,是不可能的;战贴拍到脸上,避而不见更不可能。何况儒道注重修身,武道侧重杀伐武功,两者的武力值不可同级相比。

    武道修士通常能够越级击杀其他修士。

    刘立并不怵七品大儒这块招牌,他不甘示弱地挑衅道:“打可以,却必须要个赌注。本侯若赢了,你儿子必须跟本侯走一趟!”

    太叔澜冷笑:“等你赢了再说这话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一同抬脚举步,杜如春却把太叔澜给拦住了。太叔澜冷冷道:“太傅大人也想跟我切磋一二?”

    杜如春知道刘立有心魔,怕他折在太叔澜的手里,倘若被凤仪知道,自己没能阻止这事,会影响自己在凤仪心中的地位。
小说推荐